開發選址不踩雷 987萬筆生物多樣性開放資料 87%來自公民科學家 | 環境資訊中心

開發選址不踩雷 987萬筆生物多樣性開放資料 87%來自公民科學家

2020年08月12日
環境資訊中心 特約記者廖靜蕙 報導

工程開發前的生態檢核資料哪裡找?「友善生態給付」從哪裡做起?號稱「綠能」的風、光電,該選哪裡開發?這些台灣社會最關注,牽涉到環境永續的議題,現在透過查詢生物多樣性開放資料庫,就可獲得解答。

由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所建置維護的「台灣生物多樣性網絡」(下稱TBN,Taiwan Biodiversity Network),至今(7月)已彙集987萬筆生物多樣性資料,其中超過850萬筆、高達87%的資料,來自公民科學家。

到哪裡、什麼時候有機會看到黃襟蛺蝶?不妨到台灣生物多樣性網絡(TBN)來找資料!攝影:柯智仁;特生中心提供

看到野生物就想到「它」 TBN串聯台灣生態資訊

特生中心表示,TBN目前由公民科學家所貢獻的資料中,參與最熱烈的生物類群包括鳥類、蛾蝶類(鱗翅目昆蟲)、植物及蛙類(兩棲類)。以資料量來看,紀錄筆數最多的類群依序為:鳥類747萬、蛾蝶類41萬、蛙類10萬;以物種數來看,植物與蛾蝶兩類群加起來就有超過7000種紀錄;在植物調查及物候觀察方面,也累計超過4萬筆資料。

「生物多樣性資料是保育工作的基礎,而生物資源屬於公共財,具有公益精神。」特生中心主任楊嘉棟指出,民眾無論透過台灣動物路死觀察網eBird Taiwan台灣蛛式會社植物調查及物候觀察等網頁app輸入資料,當這些資料成為公開資訊後,就會進入TBN。

在研究人員有目的的引導帶領下,只要拿起手機,拍照記錄日常的自然觀察,並透過各個公民科學計畫的臉書社團或是到網頁App回報;透過一筆一筆生態監測資料的累積填補國土資訊,而且全民都可加入這個行列,運用科學精神,不讓生態資訊留白。

由公民科學家記錄的台灣綠貓蛛,幫助研究人員了解其族群分布。攝影:Kelvein Hsu;特生中心提供 @ spider.tbn.org.tw授權

從賞鳥賞蝶到環評攻防 不踩地雷一起守候家園

夏季毒蛇出沒頻繁,一旦被咬傷都有致命疑慮;而蛇毒血清具活性不易保存,產製過程困難昂貴,如何將這些珍貴的毒蛇血清分派到適當的地點,以便萬一發生毒蛇咬傷事件,得以就近取得血清?楊嘉棟說,疾管署就曾私下透漏,配置蛇毒血清就依據資料庫中毒蛇物種分布地點,正確地將血清分配到各地去。

特生中心研究員何東輯也舉水保局委託於九份二山進行四年四季的生態監測,包括路殺熱點、動物通道等資料,全數置入TBN中,未來水保局九份二山國家紀念園區,欲結合生態旅遊,即可依據資料庫裡四季生態資料。

「這個資料庫非常好用。」楊嘉棟說。除了國家大事少不了它,也能成為賞鳥賞蝶賞花的依據,關心氣候變遷者,也可從植物物候看出端倪。

網站資料的呈現方式,幫助使用者很快吸收資訊。資料來源:特生中心

觀察家生態顧問有限公司總經理黃于玻受訪時肯定生物多樣性資料庫的建置,也鼓勵不斷更新累積,包括各項工程計畫所進行的生態檢核,都應回饋到資料庫,增加資料的準確性。他建議,透過教育訓練幫助大眾使用這些資料庫。

此外,生態資料庫也告訴使用者,土地的有形與無形價值。黃于玻說,一塊看起來不起眼的土地,可能具有歷史文化或生態保育的價值,凸顯這個價值,對開發單位也有幫助,例如在計畫中擴增其價值,甚至結合公民參與的力量,讓土地利用兼顧社會、環境的公共利益。

對使用者而言,這個資料庫不但是完全開放,也隨時維持最新、最快的狀況。楊嘉棟說,網站使用開放原始碼,不會因管理者換人而打掉重練;其次使用web app,比使用手機須投注IOS或Android兩個系統來得經濟實用,管理效能也大幅提升。

公民科學家在生物多樣性開放資料的推動上,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動能。不過,TBN資料仍有一些限制。楊嘉棟不諱言,目前TBN仍以陸域生態為主,另外,還有一些如苔蘚、十足類等類群,尚未開放公民科學家參與。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