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有權利私下交易國土? | 環境資訊中心

誰有權利私下交易國土?

2003年12月03日
作者:張恒嘉 (雲林縣野鳥學會前總幹事)

據傳聞11月28日經濟部與農委會秘密招開會議:屬於離槽式的湖山水庫引水道所經的保安林,因為「阻擋」工程發包,將由農委會於近日內大開後門解編。此舉可藉以掩蓋經濟部水利署無法順利提出的八色鳥移地保育的缺失,與敷衍民間保育團體要求農委會必須在11月底前劃定雲林縣61-73林班地為八色鳥重要棲息地或保護區的承諾。湖山水庫的設置其實純屬荒謬,茲將筆者等人數年來不斷深入本區,不斷抗爭與異議的理由陳述如下:

一、經濟部與農委會疑似嚴重違法

此一傳聞若屬實,農委會與經濟部雙方的暗中交易,就已經嚴重違反森林法施行細則第四章所規定之保安林解編相關程序,此一特例若開,後患將無窮。保安林的解編有一定程序,水利署早知應申請,卻遲遲未辦理,明顯是要以已發包工程的執行壓力,壓迫林務局開一特例,以規避森林法解編保安林的相關手續,並使農委會由「伐木派」轉型為「保育先鋒」的先前努力盡數棄置,讓台灣再度成為國際韃伐的對象。

在雲林的任何一寸土地都尚未劃為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前,農委會卻疑似選擇此時與經濟部水利署同流合污,將開後門違法解編湖山水庫引水路所經的保安林(南投桶頭吊橋至湖南),以利暗渠6450公尺,隧道450公尺,全長共6900公尺的越域引水工程發包及施工,與掩蓋八色鳥調查後卻發現無法移地保護的事實。

如此一來等於對世人宣告,在台灣或雲林八色鳥保育不具重要性,枕頭山陸砂開採與湖山水庫開挖的訊息,恐將再度在國際保育界發酵。此舉也將使阿扁「綠色恐怖」更上一層樓,在民間百萬名保育工作者的面前抬不起頭,在國際法庭上再吃一筆悶帳,更遑論及明年的總統大選的勝利。

二、水庫壩址安全性堪慮

雲林縣內規畫開闢之中小型水庫有湖山水庫、古坑水庫、大湖水庫、清水水庫、龍池水庫、田寮水庫等,但是就湖山水庫一案來說,雲林人從未被徹底告知,環境影響評估學者亦僅為政府背書與陷害之對象,斗六人的生命安全實在堪慮。

湖山水庫位於雲林縣斗六與古坑鄉間的湖山岩,大壩座落於北港溪支流的梅林溪上游,水源引自清水溪,引水暗渠位處車籠埔斷層帶,附近地質極為不穩,又有大尖山斷層(越域引水必經之處)、撓坑斷層、大埔斷層和梅林背斜經過,更是嚴重剝落或滑落的坍崩地區,輔以每年夏天2000-2500公釐高降雨量,本區土石流反撲災變自然不斷。因此,日本治台期間就曾建議不可在此興建水庫。但是,若依照處變不驚的台灣「阿Q」人定勝天觀念繼續規劃與施工,佐以百年來3次7級以上的強震,與無處漫流的水泥化河溝,斗六人恐將再度生活在921地震與87水災的雙重恐懼中。

三、阿扁視雲林為邊緣蠻陌

近來阿扁每到雲林必定提及雲林將有湖山水庫、雲林大湖、六輕擴廠、八輕進駐等多項建設之利多。也因為雲林一向吸收外縣市不要的東西,因此多年來一直被台北京城主政者當成大中國主義之下的邊緣蠻陌之地,倒盡多少文明污染,掩埋不為人知的秘密與被地肉切割後汨汨流出的血淚和鄉土情懷。

其實,湖山水庫所在的地區幾全為林班地,整體地勢南高北低,東陡西緩。林班地中以檨坑山(海拔234公尺)之南勢坑、土地公坑及鄰近的南投鯉魚尾為界,也是百年以前山與後山的小關口。地形景觀有檨仔坑、迷人坡、回音谷、倒傘天、情人床、鐵礦泉、情人峽、露營地、不知春及擁有3000多年歷史的梅林遺址等地。若是強行開發此處,恐使濁水溪以南繩文陶變為灰黑陶文化的關鍵形成斷層,破壞台灣史前文化的層序及年代,亦將使百年前雲林與南投先民文化交流的通口淹沒在無情的水底。

四、雲林人根本不缺水

政客所稱的雲林缺水的主因在於:水都跑去供給六輕及相關工業區;六輕及陸續成立的工業區,更是地下水質惡化與沿海居民烏腳病的主因。如果將集集攔河堰的所提供的農業及民生用水回歸給雲林人使用,如果將工業區設廠污染源排放標準跟歐美看齊,如果讓只帶來「污染奇蹟」的六輕「惡魔島」自行籌湊「麥寮人工湖」的用水與經費,如果公務系統落實封井填平計畫,做好污水回收循環再生與加強河川污染源整治,我們為什麼需要水庫?

況且雲林目前並不缺水,未來的湖山水庫僅規劃12﹪的民生供水與高達88﹪的離島基礎工業區的工業用水。如此坐在冷氣房中的學者與官僚所規劃出來供應未來離島工業區的水庫,我們要它何用?

五、挖山毀林是負面的生態教育

本區植被屬台灣低海拔闊葉樹之榕楠林帶,但因接鄰人口頗多的鄉村以致林地開發頻繁。野外現存植群型有以荔枝、龍眼及柚子為主的人工果園;以麻竹、綠竹和桂竹三種為主的竹林;和地勢陡峭區殘存的原始林及溪流畔演替的次生林等。殘存於峭壁的原始林物有梧桐、無患子、鴨擔子、白匏子、猿尾藤、山鹽青、土蜜樹、山柑、扛香藤、香楠、軟毛柿、山黃麻、馬櫻丹、台灣蘆竹及山漆莖等。

特有種鳥類有深山竹雞、藍腹鷴、台灣紫嘯鶇、台灣藍鵲及黃山雀等5種,以及鳳頭蒼鷹、松雀鷹及大冠鷲等約30種特有亞種。哺乳類共有台灣獼猴、釉獾、大赤鼯鼠、白鼻心和食蟹?等5目7科8種。爬蟲類計有食蛇龜、過山刀、青竹絲、龜殼花、台灣滑蜥和蓬萊草蜥等2目7科21種。兩生類中國樹蟾、史丹吉氏小雨蛙、莫氏樹蛙和褐樹蛙等1目5科19種。此外,這裡也是八色鳥是全球已知分佈密度最高的區域與數十種保育類的棲息地。

在台灣西部低海拔在未列入保護區的棲地中,能有如此的生物多樣性與先民文化要塞,確實必須加以維持此一自草嶺以降,湖本為終點的綠色生態廊道之暢通。因此,本區應朝人文生態園區去規劃八色鳥核心區域,實在不宜開發為水庫。

六、開挖將引起國際制裁

水庫的開挖與利用必須顧及水文涵養、地力調節、氣候改變、地體穩定、公共安全、生態保育、社會經濟等為整體性考量,非僅以「政策面」或「供給面」來做考量。若是強行進行此一毀滅性的工程,因而造成全球最大八色鳥族群棲地破壞與山河的破碎,將使灣多年經營的保育形象毀於一旦,也將再次引起虎骨、犀牛角事件與「301」制裁,影響之深遠與開挖後之不可逆性實在值得再三思索。

執政者可由1993年黑面琵鷺事件,1994年培利制裁案,高雄縣的美濃水庫,屏東縣的瑪家水庫、搶救棲蘭檜木林等等事件,來驗證一再輕蔑與欺騙人民的後果及「未經收編」的土地保育工作者的強大力量!

七、不當興建水庫有違正義公理

台灣的大小小的水庫已有60多座,水庫集水區面積也高達全台面積的七分之一。同時,也因為河川上游的濫伐、濫建及濫植之淤積及藻類過度滋生之優養化等因素,每年都減少了一座明德的水庫的蓄水容積,雲林縣缺水的主因也是濫墾與濫伐形成的。不當放任農業上山(檳榔園、茶園、咖啡園與蔬果園)與不當的「經營」管理山林(單一林相的人工林、未妥善規劃的生態旅遊與伐木威脅)所導致草嶺、樟湖、大尖山、湖山等地的天然林消失與小木屋、咖啡廳與墳場四處林立,各種災變自然不斷「加劇」發生。

因此,政府的國土規劃應該有整體考量,建立一個經濟與環保並重的大縣為重。不應只顧本代「人種」的短暫利益或少數「人種」得利,應破除開發才有進步之落伍觀念,才能符合所有「生界」的正義與公理,兼顧後代眾生的權益。

八、覬覦驚人的砂石利益

本區處山坡地,地質以更新世頭嵙山層和第四紀現代沖積層為主,區內單面山羅立,潛藏著利益驚人的礫石層。所以濁水溪河床與雲林古坑林內等山區才有不斷的河川整治兼盜採砂石的情形發生。

小小的湖本枕頭山106公頃18億元私有地就引起眾「蒼蠅」們的暗中較勁,而湖山水庫帳面上的總工程經費至少有158.5億元,光這一點再加上挖山後源源不斷的砂石開採販賣國土利益,便足以引起更大「老虎」的覬覦。因此,這才是所有將「甘蔗、蘆葦、白茅、甜根子草、五節芒」通稱為台灣蘆葦的政客之興趣所在,與興建湖山水庫幕後主因。

九、雲林龍脈將被挖斷

過去在本區申請的數十件開挖陸砂案,幾乎每一件都以化整為零的方式(低於5公頃)規避環評。我們擁有的低海拔山林之物種岐異度比同緯度的他國多出數十倍,但是政客們不思保存卻心存破壞地理師所稱的「雲林龍脈」。開挖億萬年來眾植種賴以維生的豐沛的土地資源就等於是反演化,就等於直接消滅億萬年來物種演化的基因池。這等教壞小孩的事,也只有不愛本土的外來政權才做得出來。

但是,就政治現實面來說,儘速解決湖山水庫和枕頭山八色鳥重要棲息地或保護區案,可以使阿扁政府行情更上一層樓,生態旅遊觀光是政府推動的措施,「一個能讓自然萬物與人類和諧共存的空間,才能生生不息,永續發展」是阿扁幾年前跟八色鳥所在地人民約定但尚未兌現的承諾。大選在即,千萬不要在這節骨眼自打鳥嘴,造林前焉能砍林,盼請三思。

所以,儘速劃設重要棲息地或保護區,除可保存八色鳥最後一絲命脈外,其它生存於低海拔地區的生物,也可獲得一賴以延續族群的活水源頭,劃設後選票也將如4-5月的八色鳥般,源源不斷自動前來棲息與繁衍。

十、藍色與綠色聯手的恐怖手段

雲林的平原大湖與麥寮人工湖已進入規劃或環評階段,人民至今仍懵懵懂懂,被蒙在鼓裡。經濟部水利署在歷次鳥會參與的會議中,一再與御用學者阻撓與剝奪保育團體的發言權,藉不斷的說謊來圓謊,一再指稱湖山、湖南水庫無替代性方案,並以成本過高排除海水淡化及廢水回收再利用替代案,但是又回答不出平原大湖的設置與海岸水庫、麥寮人工湖既有的規劃,這分明是有計畫的欺騙行為。

近來,相關參與八色鳥調查或反水庫的成員更有多人遭受「口頭威脅」、「暴力相向」、「茶葉款待」、「上級關懷」、「身家調查」、「政風約談」與「通訊監聽」。台灣好不容易脫離了「白色恐怖」時代,緊接著卻又陷入另一個「藍色與綠色聯手的恐怖」時代,生活在這「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沒有未來的21世紀裡,直教人情何以堪?

結語

晚冬原屬生界蟄伏再起的生命動力,如今已將殘存破碎,在踏上61-73林班地每一寸土地時,我的步履卻相當沉重,一想到昨日懸崖峭壁、鬱鬱蓊蓊、溪水清澈、矗林勁挺的畫面,即將隨台灣鳥類的228事變之湖本與湖山步伐沒入政經分贓的洪澤。在此,我聽到大地的哭泣,我聽到萬物的哀嚎,在茫茫的淚眶中,依稀看到中秋八色鳥啁啾夜鳴的遠去,在沒有明天的未來,我跪禱上蒼,心中所盼,但盼此地永遠蒼鬱、二盼台灣生態健全,三盼蒼生感悟。

※以上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