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動物納粹主義? | 環境資訊中心
台灣新聞

新動物納粹主義?

1997年06月10日
摘錄自1997年6月10日民生報報導

據報載,環保署副署長林達雄表示要在五年內「消滅」全台灣130餘萬隻流浪犬,「倘若台灣地區一旦證實為狂犬病疫區,撲殺流浪犬的計畫還要快馬加鞭進行」。

但是,「台灣地區沒有狂犬病」,這句話不僅出自獸醫學專家之口,亦同樣出於農委會、衛生署及環保署的官員之口。既然台灣沒有狂犬病,又為什麼要用「全面撲殺」這樣缺乏實際效用,又不人道的手段來處理流浪犬問題?在筆者主辦的公聽會上,環保署毒管處副處長曾經親口表示,環保單位沒有這樣多的人力來做全面撲殺流浪犬的龐大工作,同時也不願意做這樣的事。

流浪犬的問題,是人類自己為逞一己之私欲所製造出來的問題;如今,當然也應該由人類自己拿出勇氣來承當後果,而不是以殘忍無用的方式,企圖殺盡台灣街頭所有的流浪犬,或以掩耳盜鈴的方式,自欺欺人。自從農委會發佈不實警告以來,一些自私自利的飼主不僅拋棄原先的寵物,甚且變本加厲地拿硫酸、熱油來殘害流離失所的流浪犬;如果這就是人性;那麼,這樣的人性太可怕了。面對千百年來與人為友的同伴動物,今日受到如此殘忍的虐待,有良心的人都會感到汗顏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