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二螺栓斷裂聽證會紀實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核二螺栓斷裂聽證會紀實

2014年01月03日
作者:蔡雅瀅(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撤銷核二重起案律師團成員)

核二廠斷裂螺栓,圖片來源:台電

前言:去年(101年)6月核二廠1號機發生錨定螺栓斷裂事件,在爭議聲中重新啟動。來自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環境法律人協會、台北律師公會環境法委員會的9位義務律師,協助25位關心台灣核安問題的原告提起撤銷核二重起行政爭訟。目前仍在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理中(102年訴字第201號)

回顧當時核二聽證會狀況:

公民參與關卡重重 10公里內不算核災範圍?

生平第一次參加聽證會,事前按規定上網報名,勾選要陳述意見。抵達原能會看到好多警察和長長的警棍,準備對付誰?覺得有點悲哀,應該充分開放公民參與的會議,卻安排一堆警察像要鎮暴。

到報到台,明明E-mail報名了,名單上卻找不到我的名字。同時走進原能會,公務員模樣的男子,看到我似乎遇到障礙,一副很期待自己也進不去的樣子問:那我可以進去嗎?要是不能的話,就太好了。很可惜他可以入場。

我向原能會的人抗議:明明按你們的規定報名,為什麼名字不在上面?承辦人同意現場報名,問是否住在核二廠8公里範圍?沒有耶,住在10幾公里(北投區)的地方、在20幾公里(中正區)的地方工作。那妳只能到2樓看轉播,不能上3樓參加會議,發給我白色通行證。不合理!核災發生10幾公里也會受害,我是法律上的利害關係人,有權利陳述意見。帶她去二樓。

在工作人員陪同(監督)下,和不太想參加會議的男子一起搭乘電梯,電梯到2樓,工作人員和男子走出電梯,工作人員回頭說:妳只能到2樓。我賴著不走,準備闖關3樓。電梯門開,3樓仍有關卡,工作人員問:妳是記者嗎?不是耶,來參加會議的民眾。工作人員說:通行證要翻過來喔!我翻開通行證,準備走入會場,馬上被攔下:她是白牌(只能看轉播),不是黃牌(可以入場),不要讓她進去!

警察很快擋住入口,站在門口的我,看見裡面明明有一大堆空位。請讓我進去,我住在離核二廠10幾公里處,有權利關心核二廠的安全。另一位工作人員說:只有距離8公里的居民,才可以進去,這是規定。(註:行政程序法並未就聽證參與者住家與核電廠的距離為規定,8公里是原能會自己就利害關係人的認定)。你們的規定不合理,核災發生時,輻射污染絕對不會只有8公里,你們的薪水是我們國民繳稅付的(這個月才剛繳完稅,就被禁止行使公民權),每一個公民都有權利瞭解核電廠安全。

因為進不去,我決定站在門口聽。工作人員說:小姐,妳擋住我們的通道。我沒擋住,是你和警察擋住,而且現在沒人進出,裡面還有一堆空位。工作人員拉一張椅子過來,不然妳坐在外面,不要站在這裡。不要,我想聽裡面開會,踮起腳尖伸長脖子,視線還是被警察擋住,突然覺得人矮也是種悲哀。

小姐,妳這樣不行,妨礙到我們開會,工作人員向警察使了使眼神,有一種即將被強制驅離的預感。我認為你們的規定非常不合理!我按你們的規定報名,也花時間寫書面意見,還印了一疊,然後不能進去陳述意見,至少把我的書面意見送進去。我只能收一張。為什麼只能收一張?留做會議記錄嗎?這樣根本沒機會被斟酌。

因為非常想聽會議內容,不想被強制驅離,決定放棄抵抗,乖乖跟工作人員下樓。走到半路,突然很想哭,質問工作人員:你在原能會工作,一定非常、非常清楚,核災發生的時候,住在十幾公里的我一定會受害,日本被福島電廠害得這麼慘,台灣核電廠反應爐錨定螺拴大量斷裂,都快發生核災,你怎麼可以用不合理的8公里,剝奪我進去參加會議的權利?工作人員竟然慚愧地說:對不起…對不起……。即使知道是不合理的規定,仍然被僵化地執行到底。我在工作人員陪同(監督)下,走進二樓旁聽室看轉播。

看不懂原始資料也該全面公開 總會有人看得懂

旁聽室裡,遇到住貢寮的阿英姊,阿英姊很認真抄筆記,紙上密密麻麻的字。先前遇到的男子也在旁聽室。你是台電的人嗎?不是,核研所的。交換名片,對方來頭不小。

我看著轉播,做筆記。核研所的先生十分友善:聽不懂可以問喔!好。聽到民間的學者、專家和立委均要求資訊公開,轉頭問:核電廠各種檢驗的「原始資料」應該要全面公開上網吧!不能只公開摘要整理過的資料。

就算公開,一般民眾也看不懂。核研所的先生不以為然。看不懂也該全面公開,怎知民眾看不懂?而且就算大多數人都看不懂,總會有人看得懂,不能全部資訊都掌握在原能會、台電和奇異公司手上,台電和奇異就核安根本就是當事人,光聽他們講的沒有公信力,原能會和台電走太近,像你們核研所就有接台電的標案,讓人沒信心。

政府花那麼多錢,換6支螺拴就快1億元,這些資訊是公共財,把所有原始資料全面公開,讓民間學者、專家分析,提出意見,如果能找和核電沒有利害關係的團隊,做相對應的研究,就更好了。

妳說的「資訊全面公開」有道理、也做得到,但是「相對應的研究」,是標不出去的。為什麼?妳沒聽過尹清楓命案?核電的利益太大、太複雜。聽到在核研所工作30幾年的人這麼說,突然覺得很悲傷,難道2300多萬人的安危命運,鬥不過巨大的核工業利益?

阿英姊和會議室裡原能會年輕員工鬥起嘴來了,阿英姊認為應該早日廢核,不能為了利益,讓人民承受風險,長得很像吳建豪的年輕人則說:要是沒有核電,台灣會缺電。我質問對方:你怎麼可以騙人?明明核電占的比例,比備用容量率低。而且核二廠1號機3月份大修、核三廠1號機4月份大修,台灣少了1/3核電機組運轉也沒缺電。對方似乎想爭辯,又忍了下來。

賭命用核電 就是不願降低用電量?

我知道,擁核派的認為:核燃料體積小,運輸一次可以用很久,具「準自有能源」性質,而其他燃料,較易受到國際物價波動和航運的問題影響。然而雖然核燃料運輸一次可以用很久,但產生的核廢料幾萬年都無法解決,況地震頻繁的台灣,有三座核電廠位於人口密集的首都圈,政府既然沒有能力處理核災發生時的疏散和安置,就不該賭上全民性命使用核電,而該積極找尋其他替代方案。

如:停止持續增加用電量(政府一邊高喊節能,但能源規劃卻預估:用電量持續成長。豈不是自我矛盾?)、改善既有電廠的發電效率和污染削減能力、增加煤燃料安全貯量、減少輸配電耗損等。

中場休息,另一位工作人員問我要不要上去?可以上去嗎?重新燃起希望。反正爭取看看,大不了再下來。可惜依然進不去,只能拜託三樓的工作人員,將自己印好的一疊書面意見送進會場發放,對方收下資料,說要請示主席。覺得聽證會跟想像中差很大,甚至比環評會還不友善公民參與。過去參加環評會,也有很多被阻擋的不愉快經驗,但至少都願意代為發放書面意見,甚至還有幫忙影印多份發給委員,儘管書面意見不一定會在會議結束前被閱讀,但至少有渺茫的希望被讀到。

環保團體的力量太小 自己的性命要靠自己救

回到二樓,警察問我:妳是研究生在寫論文嗎?不是耶(我的論文一直還沒開始寫,對不起老師,錯了,是對不起自己)。我看妳一直在抄筆記,好認真,像在寫論文(如果寫論文也有這種拼勁就好了)。因為是費很多力氣,才聽到的資訊,或許一開始聽不懂,但一定會越來越懂,我再也不要因為覺得核電很深奧,就讓自己的命運,任由「專家」擺佈。

透過轉播,看到林淑芬、田秋堇、鄭麗君三位立委,非常認真、積極地為民眾爭取權益,在此向三位委員致敬。希望更多立委能站出來共同監督台電、原能會,讓台灣早日遠離核災夢靨,依法實現非核家園(91年12月11日制定的環境基本法,立法都快滿10年了,非核還遙遙無期)。

最後,如果有人讀到這篇,拜託花點時間,上網連署、打電話、寫信、親自去找你支持的立法委員、政黨,要求實現非核,環保團體的力量太小,自己的性命要靠自己救。不管你支持哪個政黨,核災都一視同仁。

※ 本文轉載自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