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台北「不當得利」又一樁 台科大告蟾蜍山居民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老台北「不當得利」又一樁 台科大告蟾蜍山居民

2014年01月20日
本報2014年1月20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今年82歲的鄭燕阿嬤,遭台科大控告要求返還不當得利60餘萬元,好蟾蜍俱樂部提供都更腳步逼近,在台北市定居50餘年蟾蜍山居民面臨「不當得利」的訴訟,台科大以此相逼,要求他們搬離住了大半輩子的家,與華光、紹興等老社區遭遇如出一轍,恐怕又有老台北人將流下親手拆除家園的淚水。

蟾蜍山聚落是公館的發源地,也是台北唯一的山城眷村,由空軍眷村「煥民新村」、軍人自力營造的「類眷村」以及日本時代興建的農試所宿舍群所組成。除了已閒置的煥民新村外,聚落內尚有數百人居住其中,可說是台北市中現存最富有生活感的「活聚落」。

但其中農改場宿舍的2戶住戶於去年遭到台科大提告,要求他們繳交數十萬元的不當得利並拆屋還地,此案將於今年2月中第4次開庭,擔憂結果將不利蟾蜍山聚落保存,民間正在發起連署,希望來得及阻止又一批迫遷。

蟾蜍山聚落

全區安置計畫沒譜  台科大先提告

1990年代,台科大因校地不足欲取得蟾蜍山周遭土地,在校方與居民代表進行多次協調後,做出「先安置後開發」的承諾。在此前提下,都市計畫委員會於2000年決議將此筆土地撥給台科大,此筆預定校地有2.3公頃,蟾蜍山聚落中的煥民新村39戶、自力營造眷村56戶、農業試驗單位12戶都包含在其中。

台科大預定校地圖,好蟾蜍提供,點我看大圖由於安置計畫難產,而使該筆土地10多年來無法使用。但台科大自去年起先行針對2戶農改場住戶提告,要求他們繳交數十萬元的不當得利並拆屋還地而引起議論,當地居民發起的「好蟾蜍工作室」近日也發起連署,尋求公眾的聲援。

好蟾蜍工作室發起人林鼎傑表示,被告之一的鄭燕女士已80多歲,當年因在農改場工作而取得宿舍,至今已50多年,如今台科大卻要求她繳交近70萬元的不當得利並得自行拆屋還地,台科大委派的律師甚至在法庭上表示,若鄭阿嬤還要爭取安置,那就將她送到「療養院」。

林鼎傑痛批,此行徑不但違反都市計畫法,台科大選擇先從最沒有反擊能力的2戶下手,更是挑軟柿子吃,恐怕是想趁反彈聲浪較小的時機先取得勝訴,之後再對其他住戶如法炮製,實非一所國立大學應有的態度。

林鼎傑指出,台科大運用「不當得利」、「拆屋還地」等訴訟,將讓蟾蜍山步入華光紹興社區的後塵,但對台科大而言,居民安置問題尚未解決,即便校方拆除這兩戶,仍會因為當年都市計畫「全區安置後才能開發」的承諾,無法開發使用該地,那塊地也只能是一片空地。

記者致電台科大求證,企圖瞭解此舉是否真有違法之嫌,或是台科大已備妥新的安置計畫。校方表示此案由副校長李篤中負責推動,但因李篤中目前出國,無法即時回應。

提報文資 「煥民新村」爭取最後生機

而以「北市最後山城眷村」的名號,名導演侯孝賢也為其請命的「煥民新村」,目前仍有一絲生機。

煥民新村一角,取自公視我們的島「煥民新村」除了與當年美軍協防台灣的歷史密不可分,居民沿山建出區位分散與多元建築形式,也獲台大城鄉所副教授康旻杰等學者肯定其保存與教育意義。因此民間與學者向台科大提出建議,不要把煥民新村拆掉改建大樓,而是直接接收現存眷舍,規劃為設計、建築等創意學系的工作室,不但能活化煥民新村,更將成為台灣歷史建物與教學結合的創新典範。

煥民新村中的39戶已獲國防部安置而於2011年年底搬走,原訂在2013年8月夷為平地後,以「素地點交」的方式還地,卻因老樹保存與立委協調而暫獲保留,民間也陸續前往清理、舉辦活動,目前煥民新村已回復過往的整潔模樣。

2013年9月民間團體在煥民新村舉辦活動,名導侯孝賢也聲援

林鼎傑表示,國防部允諾可「現況點交」給台科大使用,因此拆除相關合約已獲展延,但台科大卻以維修經費過於龐大的理由拒絕接收,對於活化煥民新村的提議採非常抗拒的態度。對此,好蟾蜍工作室近日將正式向台北市政府提報文化資產,爭取煥民新村得到保存與妥善維護。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