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機場興建三跑道 海豚有難台灣來救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香港機場興建三跑道 海豚有難台灣來救

2014年07月18日
本報2014年7月18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香港政府為了解決機場運輸量增加,擬填海650公頃,興建長達3.8公里的第三跑道;卻將衝擊長期生活在此、族群穩定的珍稀中華白海豚。為了呼籲香港環保署審慎評估,香港海豚保育學會發起「海豚三十」行動,在環評過程公眾諮詢期間,募集一萬個公民意見書。台灣保育團體也發起跨界聲援,一起為這群白海豚發聲。

聲援香港白海豚記者會

跑道興建要更謹慎

趕在意見書提交期限前一天(18日),以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為首的台灣保育團體發起「快閃聲援」,號召60位民眾身穿粉紅色上衣,代表香港機場白海豚個體,前往香港在台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呼籲香港政府,在沒有得到香港保育專家認同,或經專家研究有可行保育措施前,停止任何嚴重危害白海豚生活棲地的開發行為。

香港在台辦事處由新聞高級主任廖珮賢,接下台灣保育團體聲援香港白海豚聲明書。

香港白海豚啟蒙台灣白海豚研究

台灣和香港的白海豚在族群上雖然無法交流,卻是同一種。香港的白海豚研究卻早已啟動,台灣民間白海豚保育運動,最初就是得到香港官方與民間的資助,也使得「福爾摩沙鯨保育研究小組」得以在2002年進行台灣白海豚的全面族群調查。

香港海域的白海豚(簡毓群攝)

「台灣的白海豚可說是得救於香港這群白海豚,」媽祖魚聯盟理事長陳秉亨說,台灣白海豚保育受到香港學者很大的幫忙,特別是證明填海造陸後,白海豚不會轉彎,也是出自香港的研究。因此當香港白海豚有難,台灣義不容辭伸出援手。

共同發起此次快閃行動的台灣環境資訊協會代表許惠婷表示,在一週前收到香港保育團體的來信,希望台灣保團體給予支援,響應聲援香港白海豚的行動,「我們希望當年反國光石化、救台灣白海豚的七萬人也能站出來。」

陳秉亨補充,白海豚在地球上的數量稀少,任何一個族群消失,都是嚴重的損失。香港島沿岸的30~60隻,只生活在此處,一旦棲地消失,恐無路可退。

機場也要友善白海豚

由香港海豚保育學會發起的「海豚三十行動」網站上,將每一隻依靠著機場沿海的海豚,填入每一天中,每一隻海豚都有編號、姓名,讓民眾了解牠們都是活生生的存在。

 海豚三十螢幕截圖

「我們不希望抵達香港所降落的機場會傷害白海豚。」環保工作者潘翰聲指出,台灣每年到香港旅遊或轉機的旅客非常多,香港機場的擴建,台灣每位使用的旅客都有責任;而本案並無必要,香港吞吐量還在規劃範圍內,問題的解答在於中國不願意將軍用航道釋放給民航使用。

海龍王愛地球協會執行長林愛龍指出,白海豚是保護傘物種,保護白海豚也會保護海洋生態。香港興建機場是為了更大的經濟發展,只是在追求豐盛繁榮,應顧及「共榮」,海裡的白海豚一起分享人類經濟的發展,而非因為人類生活進步而倒大楣。

3.8公里填海650公頃

香港機場擴建計畫將使白海豚再失650公頃棲地,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提供香港國際機場興建第三條跑道(計劃中稱此個項目為三跑道系統)為《香港國際機場2030規劃大綱》最重要的計畫,是由香港機場管理局2010年代所發表的計劃。工程造價為863億港元(折合台幣約4000億)。

計劃內容包括興建全長3.8公里的第三跑道、滑行道系統、100座停機坪、航空交通控制塔及可以連接60座登機橋的丫形客運廊、擴建行李處理系統、延展現有旅客捷運系統,同時更改興建二號客運大樓成為無人駕駛列車車站等。現正進入環境影響評估程序,若計劃實施,預定2023年完成(參考維基百科)。

為多餘的跑道付出環境成本

香港「機場發展關注網絡」發言人巫堃泰無法及時趕赴快閃現場發言,由許惠婷代為宣讀聲明。據巫堃泰指出,此次機場開發案是「多餘的跑道」,在此之前,1990年代,香港政府已經為興建機場花費4000億新台幣,填海1000多公頃,當時因無環境影響評估,香港人為此付出龐大的環境代價。

香港機場原先設計,可以處理每小時82到86班機,一年可處理8700萬旅客跟900多萬公噸貨物。現在,香港機場處理的旅客只有5000多萬,只達到當年設計的68%;貨物處理量差距很大,只有413萬公噸,只及當初設計的46%。

但是香港政府主理機場的官員,卻在去年表示,當年估算有誤,每小時只做到68班機。不過,相關團體則於3年前拆穿機場達不到目標的原因,是因中國軍隊不給香港機場方便增加航道,而非估算錯誤。

台灣民眾可點選「立即行動」表達意見。

第三條跑道對白海豚的威脅

1.棲身地永久消失:將導致超過650公頃的白海豚棲身地永久消失 阻擋移動走廊:填海範圍正處於海豚來往不同重要活動核心區的移動走廊。

2.降低保護區作用:興建及營運期間,將嚴重影響鄰近兩個作為海豚保育用途而成立的海岸公園。

3.海上交通更頻繁:工程完成後,新填海區的出現將影響附近的航道,亦會令海上交通更為頻繁,或令白海豚不再使用北大嶼山水域。

4.大量水底噪音:填海工程期間,大量工程船及運送工人往返的船隻將製造大量水底噪音,嚴重干擾海豚之間的溝通及日常活動。

5.累積影響:北大嶼山的發展項目正不斷增加。除了三跑工程以外,還有正進行的多項港珠澳大橋工程,及數個正建議中的填海計劃。眾多工程的累積影響勢必影響海豚的生存。

6.未採納「預警原則」:面對白海豚在港水域數目不斷下降,三跑環評報告未採納「預警原則」以評估此大型填海對海豚的傷害。

7.補償措施不足:三跑環評報告所提出的緩解或補償措施,明顯不足以解決以上提及的種種嚴重威脅。

資料來源:「海豚三十行動」網站

 

香港團體「機場發展關注網絡」聲明完整版

網絡發言人:巫堃泰;代宣讀人:許惠婷

各位台灣鄉親朋友:

抱歉我今天中午才到達台北,沒辦法跟你們今天一起行動。 我衷心感謝台灣朋友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跟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的朋友跟支持者,力挺香港反對興建機場跑道。

香港可供開發的土地很小,所以很多大型開發專案,都是以填海方式興建。90年代,香港政府已經為興建機場而填海1000多公頃。那個時候沒有法定環境影響評估,所以機場水域的生態是怎麼子,有多少條海豚在那裡生活,沒有人知道。 那時候香港人付出4000億新台幣,還有巨大的環境代價,來換現在的機場。香港人原本以為,一個那麼大的專案,從此便一了百了。結果17年也未夠,那些貪圖盈利的官員,就要嚷著填海擴建。

香港機場原先設計,可以處理每小時82到86班機,一年可處理8700萬旅客跟900多萬公噸貨物。現在,香港機場處理的旅客只有5000多萬,只及當年設計的68%;貨物處理量更差很大,只有413萬公噸,只及設計的46%。可是啊,香港政府主理機場的官員,卻在上一年說香港機場當年估算有誤,做不了每小時82到86班機,只做到68。 不過,關注團體早於3年前拆穿了,機場做不到82到86,是因為中國軍隊不給香港機場方便去增加航道而被卡住,而不是甚麼估算錯誤的空話。

團體說穿了事實後,這些官員依然有恃無恐,仍可以滿口謊言去遊說香港人支持計劃。要知道,那些官員的酬金,是跟飛機數量多寡跟機場商舖租金掛鉤的。說到底,這個機場擴建,又是一個徹頭徹尾,官員殘民自肥的謊很大。 用了香港人的稅款,漲了自己的口袋,更要海洋內的生物付出沉重代價。那些機場官員還敢公開說,海豚是很聰明的動物,他們游到了中國水域,7年後工程完成,牠們就會自動回來了。那些機場庸官,為了自己的貪婪,不惜將海洋生物趕至海洋監管有法不依的中國,更胡扯牠們會「自動回來」!7年在污濁的珠江三角洲水域,到時候牠們還死還活,真的誰都算到。

幾個月前,台灣人說「自己國家自己救」。 今回,香港人都要說「自己香港自己救」! 過去20年,香港的環境已經被中國式的盲目發展思維,弄得體無完膚了。這次機場開發案,除了花錢8000億台幣,更是興建一條多餘的跑道跟客運大樓。香港人已經拒絕再做冤大頭,讓香港人跟台灣人一起,去煞停各個破壞環境又浪費的大白象開發,好不好? 再次感謝各位台灣人為香港力挺,感謝感謝!

(編註:大白象White Elephant為英式俚語,指一項貴重及需要高昂費用維持,但沒有巨大經濟效益的資產)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