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下居民現身亞泥股東會場外 徐旭東:「外面的與我們無關」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礦下居民現身亞泥股東會場外 徐旭東:「外面的與我們無關」

2018年06月26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賴品瑀報導

26日亞洲水泥公司舉行股東會,爭議許久的花蓮新城山、新竹關西礦場周邊居民與聲援團體,也前往位於國軍英雄館的會場外發起行動。

「礦下有人!」民眾一聲聲向股東喊話,強調股東應該要知道亞泥的爭議行為,違背了環境與人權,股東不但應該督促亞泥改善、負起社會責任,並指出這些爭議也是股東們所面臨的投資風險。不過亞泥董事長徐旭東卻在場內跟股東說,「外面的與我們無關」;散場後股東面對民眾發放傳單,也大多反應冷淡。

反亞泥自救會與聲援團體再一次推擠後,進入亞泥股東會場外大廳。賴品瑀攝。

反亞泥自救會與聲援團體再一次推擠後,進入亞泥股東會場外大廳。賴品瑀攝。

「Rjingay ku namu,sruun ma ku da.(不要惹我們,我們是會反抗到底的人。)」民眾唱著太魯閣族古調表達心聲,為了兩礦場的爭議,場內場外都曾爆發衝突。

環團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黃靖庭取得股東身份進入股東會場內,在徐旭東向股東表示「外面的與我們無關」,說明抗爭的人有許多是外地人時,黃靖庭起身嗆聲「當然有關係」、「礦下有人」,隨即遭架出場外。

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黃靖庭說明進入股東會,黃專員舉起「礦下有人 亞泥面對」的布條,並不斷高喊「礦下有人 亞泥面對」。最後被拖拉出來。(李宗明攝)-2
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黃靖庭說明進入股東會,黃專員舉起「礦下有人 亞泥面對」的布條,並不斷高喊「礦下有人 亞泥面對」。最後被拖拉出來。李宗明攝。圖片來源: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場外的當地居民與聲援團體,在與警察的一陣推擠中攻進大門,數名太魯閣族人、原青陣成員與環團成員進入國軍英雄館的一樓大廳,他們激動一次一次高喊「礦下有人」,但卻無法再進入股東會場中,遭擋在門外的部落耆老則不斷歌唱打氣,最後抗議者選擇在大廳一角靜坐抗議,但直到股東會結束,都不見亞泥派出任何代表回應。

抗議民眾在大廳外靜坐,卻等不到亞泥派人出面回應。賴品瑀攝。

抗議民眾在大廳外靜坐,卻等不到亞泥派人出面回應。賴品瑀攝。

「品質第一、發展經濟」民眾搬來數袋亞泥出品的水泥,包裝上是這麼寫著,不過在當地居民與環團的眼中,亞泥卻是罔顧人權與環境,更是長久以來都不守法的不良企業。

新城山礦場去年在沒有進行環評、沒有進行原住民諮詢同意下取得展限,可再挖礦20年,然紀錄片導演齊柏林以空拍揭露其挖禿山頭的畫面,引發社會關注此案,發起連署、遊行要求經濟部撤回展限,當地居民也提出訴願,要求撤銷展限。

亞泥新城礦區空拍。網友Munch提供。
亞泥新城礦區空拍。網友Munch提供。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蔡雅瀅指出,亞泥新城山礦場的爭議不只於此,從1973年設廠時,涉嫌以欺騙、偽造族人的權利拋棄同意書,聯合秀林鄉公所塗銷耕作權登記、占用族人土地來取得原保地的土地使用權,造成原本住在礦區山腰平台上玻士岸Ayu部落的50戶族人集體迫遷到山腳,無法再踏上賴以維生的耕地、獵場。

經過「還我土地」運動、長期纏訟,2014年兩位第一代耕作權人拿回土地所有權狀,亞泥卻選擇繼續上訴,蔡雅瀅批,這是亞泥在以訴訟手段阻撓花蓮縣府繼續把其他土地還給族人。

數十名太魯閣族人與聲援民眾26日在亞泥股東會場外抗議。賴品瑀攝。

數十名太魯閣族人與聲援民眾26日在亞泥股東會場外抗議。賴品瑀攝。

當地「反亞泥還我傳統領域自救會」會長田明正批,雖然政府與亞泥在原轉會進行三方會談,但至今不見進度,重複報告相同的內容,讓他們覺得是假的,他表示,亞泥應該提出具體的關礦計畫與期程。

新竹關西居民羅政宏表示,雖然亞泥目前暫時沒有在關西繼續採礦,但是過去開採後留下的裸露山壁仍在,讓居民感到威脅,而過去亞泥關西廠在「四份子捨石場」堆置棄土,將原本180公尺的小山坳堆成480公尺,其土石曾經在大雨後沖進聚落、農田與校園,確實造成傷害,可見亞泥沒有做好關礦計畫,礦挖完了,卻把問題留在當地。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