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邱子容──身兼數職的護河鐵娘子 | 環境資訊中心

我眼中的邱子容──身兼數職的護河鐵娘子

2008年01月09日
作者:陳健一(上善人文基金會公共議題召集人)

邱子容老師和學生的合影;圖片來源:邱子容「不要太在意,大不了輸了,就讓他們蓋高架橋吧!」我這樣告訴子容。實在是這些日子以來,看到子容滿臉疲憊,生活忙亂的困頓,我感到不捨!

「很抱歉,把你找來淌渾水。」我說。

子容是一位年輕老師,她任教的板橋大觀國中,位在板橋唯一的露天河流--湳仔溝附近。每天上下班都會看到這條河流,相較於板橋都會區櫛比鱗次的房舍,河流兩邊少了大樓及房舍的擠壓,顯得從容許多。

那一年,我知道政府要在湳仔溝河道上面規劃架設高架橋,使有快速道路銜接國道一、三號高速公路交流道,這條快速道路一旦架在橋面上,將會掩蓋湳仔溝的特色,我覺得不妥,就到處奔走遊說,希望政府停止這項決策,不要讓高架橋架在上面。

奔走過程中,我在一個關懷板橋環境的社團,認識邱子容老師。

對她,我並不期待太多。我所知道的老師,少有熱衷、專注於公共事務或社會運動接著,我和她在一次教師研習場合見面,她當時代表學校負責一件事情,後來並沒有貫徹做完。唉,這個老師有些「脫線」。我這樣看她。

啟動熱情 行動大不同

有一次關心湳仔溝的組聚,她來了,她被分派搜集浮洲都市計畫資料,幾日後,她刻意到台北縣政府找資料,並且影印一份回來,我開始注意到她的實踐力。

有一天,子容發現湳仔溝兩岸開始整地,打電話來問我:是不是湳仔溝上的高架橋要加蓋了?我說暫時不會,現在在做綠化工程,她聽了安心一些;接下來的日子,她整個人的熱情及使命感被啟動了!

她告訴我,打算到各學校遊說,讓湳仔溝附近的學校老師、學生接受她的看法,一起反對政府在湳仔溝上蓋高架橋!

「我是大觀國中的邱子容老師,我有一個想法想和全校老師說,不知校長可不可以安排時間讓我和老師見面?只要15分鐘就可以。」她是這樣打電話給附近學校的每一位校長。

聽到這樣消息的校長大部分會安排時間,讓子容和老師見面,子容帶著她的手提電腦,用單搶投影機「秀」出製作好的簡報,向在場教師說明。簡報內容簡潔有力,很快獲得教師認同;其間還有國中教師要學生畫圖給板橋市長關心這件事!

子容的學校遊說獲得廣泛支持,且有很大迴響,其中有老師自願參與關心湳仔溝的工作團隊;只是這樣的順暢不代表遊說工作進度不斷超前,事實上,在面對地方、中央民意代表及縣市首長時,被冷漠及推拖的挫敗對待居多。

生活沒品質 仍堅持為環境奔走

這段日子,子容除了要在學校教書,還要撥空到學校進行遊說,有時還要去找代表、議員,真可謂忙得「焦頭爛額」!此外子容在家裡還有一位一歲半託媽媽照顧的小嬰兒,她也需要往來媽媽家關心和走動。生活在旁人看來實在沒有品質!

那天晚上,我和一位朋友談到湳仔溝這件事,當場朋友質疑我的努力是沒有效益的。「怎麼會?這是板橋唯一一條真正的河流,保有河流,板橋做為一個淡水河南岸的都會城市,會有更豐富的空間文化和品質!」我這樣辯駁。朋友說:「就政治人物眼中,開路才是真正的效益,你執意阻擋高架橋在河面上川行,是擋他們的選舉利益,沒有人會理你們的!」

那天晚上,我帶著沮喪離開朋友,也在同時,我接到子容來電,她興奮的告訴我,她在學校裡如何遊說,如何獲得迴響。

子容電話那端的單純、執著和熱力,和早先朋友談話時充滿計算及利益的預設,形成強烈對比。這讓我想到,近一年來的遊說工作,從台北縣縣長、板橋市長、立法委員、縣議員、市民代表、里長,只要有著黨派政治共生關係的人,都以黨派的選舉利益做考量,不願意面對這個足以影響都市生態及景觀的大問題。他們的說法大都是:「這件事上面已經規定好了。」「這件事不可能改路線的,太花時間,成本太高了。」「唉,這件事不是你想的這麼天真的。」「高架橋不經過湳仔溝,板橋就沒有快速道路銜接高速公路…」

子容在面對深謀遠慮、精算選票的政治人物,顯得「笨拙」,口齒不清。感覺上她好像一個不懂事、莽撞的「小麻煩」。

「這是對的事,為什麼大家要這樣疏離和猶豫?」子容憤憤不平。

「台北縣政府和板橋市政府的大官們,大談韓國人拆掉高架橋搶救清溪川的經驗,一副有為者亦若是的樣子,卻眼睜睜的看到自己城市的一條河流,且是唯一的一條河流被高架橋掩蓋,他們怎麼可以這樣的?」

「以前學校裡教我們要勇敢面對不公不義行為,為什麼真正的遇到了,卻是這樣多的阻撓和萎縮?」

這個時候,我們已努力許多個月,進度依然停滯,困在原地。

一肩扛起家事 天下事

「我懷孕了。」那天,子容說出自己「懷孕」事情的時候並沒有太喜悅的表情。該是心中有罣礙!是湳仔溝這件事情讓她煩心。想想:未來一年,要面對懷孕的身子:要待產、生孩子,又要照顧仍在學習走路的幼兒!

奮鬥了一年多,雖有許多人陽光乍現,初識感動,但多半快速隱退,主要的遊說工作,仍由子容一肩扛起。這樣的為人老師、為人母親、為人妻子,身上背負這樣多的工作和職責,不應該是她,扛著整個議題主導工作!我想到我呢?其他人呢?我們其他人在哪裡?我感覺到自己和板橋市長、台北縣長一樣,及板橋市民代是「一丘之貉」! 

「子容,你自己的孩子比較重要,不要因為這件事情造成遺憾。這件事若會妨礙懷孕的品質及孩子的照顧,就不要做了!假如真的失敗了,把力量轉到教育。讓板橋的孩子知道這段故事,了解板橋過去公共事務的好事和壞事,讓他們未來做為一個板橋公民,有這樣一段教材做實踐基礎。」我這樣安慰她,也用這樣的理由「搪塞」自己的猶豫和鄉愿。

「我不知道萬一高架橋真的架在湳仔溝上的時候,我要如何面對這條河流…」她說話時竟帶點悲愴。

她任教的學校(大觀國中)就在湳仔溝附近,假如真的蓋了起來,看到原來可以和藍天共構的河流,卻萎縮在高架橋下,真叫她情何以堪啊!

說話時她帶點困惑,但是不久她又信心飽滿的說:「總之,要努力下去,要堅持下去。」她眼神堅定,依然熱力。

反倒是我,坐在旁邊,心思悽迷,感覺自己在縮小,一直縮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