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屋還地」有轉機 蟾蜍山阿嬤情人節笑擁玫瑰 | 環境資訊中心

「拆屋還地」有轉機 蟾蜍山阿嬤情人節笑擁玫瑰

2014年02月14日
本報2014年2月14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14日上午,20多位年輕人手持玫瑰花,在台北地院門口集合,陪伴遭台科大提告「不當得利」並要求拆屋還地的蟾蜍山居民鄭燕出庭,讓情人節除了年輕愛侶間的晚餐約會與購物外,更添溫馨。

此次開庭,原預測恐將出現不利於鄭燕的宣判,但台科大的委任律師主動提出停止訴訟,希望能與被告鄭燕進行協商,經被告方同意後,此案成為「合意停止」的狀態,有4個月時間可展開協商,若仍無共識,將會繼續開庭。

高齡82歲的鄭燕得知自己可能重拾在老屋終老的機會,收下年輕人紛紛送上的玫瑰花,臉上充滿笑容。

鄭燕與聲援民眾在地院門口合影

未履行安置計畫即提告  作法惹議

位於台北公館商圈周邊的蟾蜍山聚落,去年因其中的煥民新村出現剷平危機,開始獲得社會關注。

台科大於1990年代爭取蟾蜍山周遭土地作為校地,在校方與居民代表進行多次協調後,做出「先安置後開發」的承諾。在此前提下,都市計畫委員會於2000年決議,將此筆土地撥給台科大,此筆預定校地有2.3公頃,蟾蜍山聚落中的煥民新村39戶、自力營造眷村56戶、農業試驗單位12戶都包含在內。

由於台科大始終沒有安置計畫,該筆土地10多年來無法使用,但台科大在去年7月起先行針對2戶農改場住戶提告,要求他們繳交數十萬元的不當得利並拆屋還地,引起社會議論。

台科大態度軟化  願開啟協商

鄭燕本案鄭燕於1950年代因在農改場工作而取得宿舍,至今仍在使用該屋舍,對於台科大完全沒先聯絡及溝通便逕自提告,鄭燕無法接受也相當不甘。鄭燕強調,這間房子是她的宿舍,並不是非法佔用,雖然農改場這些年來沒有進行維護或收取管理費等管理行為,但她的同事都是住到終老後才繳回。對於上次開庭時台科大以「送你進老人院」來回應她爭取要安置,鄭燕更痛批「太沒有人情味了」。

不過此次開庭,台科大態度明顯軟化,律師主動提出停止訴訟,希望開啟協商。這也將會是自去年7月提告之後,首次表達溝通的意願。而鄭燕表示,台科大必須依照當時都市計畫提出安置計畫,或是讓她在這間房子生活直到終老,其他條件她不願意接受。鄭燕強調,她希望在這間房子終老,並不想去住養老院,若能住到終老,有需要繳交合理的管理費用她也願意,但同樣的,台科大就要進行維護。

若鄭燕成功爭取到在此屋內終老,其他居民將來勢必也會要求比照辦理,台科大改建計畫也就有得等。

此案法官劉素如點出,十幾年前都市計畫裡面就要求台科大提出安置計畫,但台科大自己遲遲未做到,否則早就不會有如今的爭議,「這還有什麼話好說?」劉素如甚至對台科大方面表示「這樣告實在沒什麼意義。」

台科大學生:盼學校活化老房使用  非一味拆除

前往聲援的民眾王若璇表示,從此案可以看到公部門「便宜行事」的風格,現在連大學也這麼做,他們不願意溝通與討論就直接提告的作法相當粗暴,而台科大選擇先從最沒有反擊能力的2戶下手,是挑軟柿子吃。

同樣曾面臨法務部以「不當得利」提告的華光社區居民林雅琪也到場,林雅琪表示,華光社區於2006、7年陸續挨告,當時社會尚無人關注,但目前都更議題已獲媒體與社會關注,而且兩公約也在2008年實行,她來現場,除了表達支持,更是要瞭解司法過了這些年有沒有比較進步。

林雅琪更指出,這些人帶著花前來聲援鄭阿嬤,這樣的精神支持其實意義重大,之前華光社區的老人家多為遭提告、迫遷的打擊而鬱鬱寡歡,甚至因此往生的都大有人在,「有人陪伴」的感覺,將會讓面臨迫遷的居民好過很多。

鄭燕收下民眾送的玫瑰花,笑容滿面

台科大建築系的學生小家表示,目前很多大學都是以這樣的手段面對校地爭議,台科大也如此,小家雖並不意外但依然感到失望。小家強調,對他而言建築是「處理人與空間的關係」,並非只限於拆掉老房屋重蓋一批新的建築,例如之前煥民新村爭取活化,他也期待朝工作室、社團活動空間去規劃老屋活化,「我想學校可以有別種的思考」。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