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法自然 管理自然:訪藍山復育計畫有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師法自然 管理自然:訪藍山復育計畫有感

建立於 2016/07/10
作者:徐嘉君

天然火災週期影響下的森林,可見很多大胸徑的耐火樹種,如花旗松(Douglas fir)等,樹冠層不至於過度鬱閉,林下有足夠空間提供大型草食動物活動。圖片來源:徐嘉君。

在1960年代以後,美國的森林保護運動興起,美國林務局(USFS)投入大量經費,從事數十年的積極性林火預防之後,卻沒想到在2015年遇到史上最嚴重的林火年,光奧瑞岡及華盛頓州就燒毀了21萬5千公頃的森林,事實上美國西北的林火在過去5年有越燒越盛的趨勢,遠超過歷史上的任一段時期。

起因之一是美國西北,尤其是火山群Cascade山脈以東的地區,大多是定期遭受火災干擾的乾旱林 (dry forest),組成是耐火災的優勢樹種如花旗松、西部黃松(Ponderosa pine)等,由於天然林火週期受人為經營阻斷,林下萌生許多耐陰性樹種如grand fir(大冷杉)、western hemlock(西部鐵杉),導致森林過度鬱密,累積過多的燃料所致。

痛定思痛下,USFS近年來則開始一連串促進森林韌性(forest resilience)的復育計畫,6月中旬,我來到距離波特蘭東邊350公里的藍山山塊,參訪當地林務機構所進行的森林韌性復育計畫──藍山復育(Blue mountains restoration)計畫。

所謂的森林韌性(resillency)是森林在受到干擾後的回復力,美國西北常見的干擾有火災、病蟲害,以及近年來越來越顯著的氣候變遷。圖片來源:徐嘉君。

以火疏伐 藍山復育計畫

負責整個藍山區域的森林護管員比爾(Bill Gramble)是我們今天的講師,由於同時從事規劃及第一線的執行業務,他對整個區域的復育計畫瞭若指掌,第一站就是區內的分水嶺最高點(Catherine creek drainage)。

整個藍山復育計畫的內容簡單的來說,就是利用積極的手段來疏伐(thinning)過度鬱密的林地,方法包括擇伐、機械疏伐(mulching)與計畫性的燒除(prescribed burning),這其中比爾最喜歡的是用火來管理,因為最便宜而且符合當地的生態特性。

天然的週期性林火多半是較為安全的「地表火」,然而過度鬱密的森林引發的常是危險的「冠層火」,不但燒毀不耐火的林木,連耐火的花旗松等樹種也會一併燒死,施用林火管理後的森林地表多了許多孔隙,可見許多陽性樹種的苗木及灌木層草本植物出現。

林地裡採伐後的花旗松樹頭,可見1950年代曾經遭受過的森林火災焦痕。圖片來源:徐嘉君。

計畫性林火管理後的林地,地表多了需多孔隙,可見許多新生的陽性植物。圖片來源:徐嘉君

火災後或擇伐後的森林草原,是大型草食動物如圖中的白尾鹿喜愛活動的空間。圖片來源:徐嘉君。

由於美國林務局是經費自籌的機構,所以林木採伐也是重要的經費來源之一,尤其是在林業盛行的美國西北區域,疏伐後的森林可以提供較多高品質的大型木材,而疏伐後的小徑木,有的作為栽植啤酒花(hop)的攀緣木(奧瑞岡的啤酒產業十分發達),有的則利用大型的碎木機(mulching)留在現地當作森林地表的有機覆蓋物。

大型的碎木機,在平坦的林地是十分有效率的疏伐工具,USFS多半選擇在雪季進行,以免破壞土壤結構。圖片來源:徐嘉君。

進行碎木處理後的林地,地表多了許多有機質覆蓋物。圖片來源:徐嘉君。

全民共享的森林資源

由於USFS的任務是提供全民享用健康的森林資源,所有USFS的森林、在符合諸如乾淨水等上位保育法的情況下,是任何美國居民都可以任意進入使用的,不過比爾提到除了人類以外,野生物也是他們服務的對象,所以維護森林的生物多樣性也是USFS的職責之一,這個復育計畫除了提高森林韌性,加強森林對干擾的抵抗能力以外,另一方面也顧慮到本地社群的利益,提供原住民放牧狩獵的場地,以及優先增進當地林木業的就業機會等等。

我問比爾、先前在私人林場,聽到管理員抱怨的豪豬(porcupine)啃剝樹皮造成造林木死亡的問題,他說USFS的森林非常歡迎豪豬來幫忙,這樣他就可以減少許多工作了,不禁使我想起台灣由於水鹿族群增長,導致部分森林遭受啃咬而死亡,以及隨後的一連串開放狩獵爭論,我也想起野生物專家同事曾跟我說過,或許鬱閉的森林在台灣的植被也並非常態,水鹿等草食動物造成的草原化說不定才是過去某些台灣山地的原貌,總而言之,對我們生態學家而言,有關生態系方面的研究,是永遠做不夠也瞭解不完的啊!

USFS服務的對象不只有人,還有其他的森林野生物,圖中是刻意留下作為穴居鳥類使用的枯立木。圖片來源:徐嘉君

USFS的林地也提供民眾放牧使用,而且收費十分低廉。圖片來源:徐嘉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