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化爐抗爭真象~桃園 大園、蘆竹鄉親的心酸

   
文字大小
編輯室彙編

親愛的朋友:

在本人提筆的同時,我們尚有八位鄉親被留置在警局,夜深了,他們的家人正耽心著。

在四個多月前,鄉親們自發性地展開保衛鄉土的陳情抗議活動,樸實的鄉下人,每每用汗水、血肉之軀抵擋黑金暴力,令人憤慨的是號稱人民的褓母─警察,竟淪為黑金操縱的工具,新聞媒體竟將樸實的鄉民指成暴民,將坤業公司派遊覽車載來三車不良少年、輟學生說成「年輕的工人」,被操縱的警察是「正義之師」。

坤業公司、桃縣環保局、警察局異口同聲指坤業焚化爐興建為合法,以下幾點請諸君評判之:

一. 該焚化爐煙囪高度僅30米,不但為全台之最低,恐怕在已知全世界興建焚化爐中亦創最低記錄,而此焚化爐要燒的是事業性廢棄物,亦即工業生產的垃圾,顯示台灣興建焚化爐技術獨步全球!

二. 即使30米高度,本區位處機場飛航管制區,又正巧在飛機起降航道正下方,一般民房建築只能蓋到二樓,而神通廣大的坤業竟可蓋相當十層樓高的30米煙囪,豈非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看來我們的飛行員要多學一招「躲煙囪」的功夫了,不知新式的F-16、幻象2000是否設計此功能,不過知情者鐵定不讓子弟當飛行員了,誰知道未來各處機場航道下方又要冒出多少根冒黑煙的煙囪?

三. 該焚化爐用地原為水利會所屬,早期耕種農民在水利會收回時獲得補償金不到壹佰萬,而後被有力人士收購,如今該地竟可向省屬行庫貸得四億餘款項,顯示業主任多年議員及某黨桃縣黨部要職後之「有夠力」。

四. 該地為緊鄰灌溉池糖的水利會地,業者申請焚化爐設立規模小於兩公頃,刻意躲避「環境影響評估」之規定,而這也是桃園縣環保局局長聲稱業者合法的理由。難道環保局忘記多年前省桃附近遭到鎘污染,致使數百公頃農田全面休耕的嚴重事件了?如今又要在灌溉池塘邊上設立事業性廢棄物焚化爐,仰賴池塘灌溉的農作物勢必再受污染。請問諸君,該焚化爐「營利」後據專家估計每日將超過兩百輛垃圾車次進入,光是沖洗車輛帶來的污水進入地下,日後您還敢吃桃園縣出產的農產品嗎?還有超低30米煙囪帶來的工業廢棄物所汙染的骯髒空氣、塵埃等,您還敢來桃園嗎?而這就是被指非法抗爭,遭到黑道恐嚇、白道打壓的鄉親落地生根的家鄉。

綜上淺而易見的理由,您還相信一面倒的新聞媒體、警察單位一再強調業者合法、百姓非法嗎?

如果您住過鄉下,您一定會喜歡善良的鄉下人,喜歡純樸的民風,我們理性的抗爭只想保衛這塊土生土長的鄉土。親愛的朋友,如果您常和附近的居民通電話,是否對方常說「請等一等,飛機經過,聽不到!」,在長期受到飛機噪音污染下,我可憐的鄉親又將受到空氣、水的污染浩劫。

我們找過地方上選出來的立委,他老兄在鄉親們最需要他的時候,似乎「頗有苦衷」,在家鄉發生多次激烈衝突後,他仍可以視若無賭,而其他人也只在有數百人在場的村民大會上大聲疾呼,卻不見下文。為什麼每次新聞報導在此地的衝突事件中,鮮少看到各級民代站出來?官大的有苦衷,官小的被黑道威脅「做掉」。嘿!真的!真的!每次新聞固定訪問業者、警察,每次都說他們的工人多人受傷,哪一次訪問過民代?哪一次報導我因下體糟石塊打傷住院一週的鄉親?

我們也找過監察委員,來了份公文說是要調查,似乎也石沉大海。也許代天巡狩的諸公們認為慢慢再查,而一次次激烈的衝突,耗費巨大社會成本,豈是錢復院長一只公文說「已委派委員調查」所能交待?

立委、監委,更不用說縣政府!早期發生衝突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由縣府主秘、環保局局長協同業者到抗爭現場做過的一場說明會,旁邊還有多位戴墨鏡的頻向鄉親攝影,當中鄉親質疑飛航管制區內為何業者可建高30米的煙囪?是否附近民房建築也都將以此為限?事業性(非一般家庭)廢棄物焚化爐煙囪高度標準是否只要30米?雖說規模低於兩公頃焚化爐不須作「環境影響評估」,而灌溉池塘邊也可設置嗎?猶記得環保局長聲稱未來決不會對地方造成環境污染,且要求業者連垃圾車都要清洗乾淨後才可上路,那麼每日超過兩百車次垃圾車清洗的污水何去何從?也許業者又說他們會設專用污水處理廠,但請注意,業者為了刻意躲避「環評」,申請設立面積不到兩公頃,令人質疑還容得下污水處理廠否,不過據「自救會」資料指出,此區區兩公頃竟可向省屬行庫貸款四億餘款,厲害吧!主管機關不是互踢皮球就是留下一句「我們帶回去研究再做答覆」,為什麼不是「我們研究、溝通後再施工興建」?想必又是石沉大海,這就是所謂的溝通、說明。

以下是我目擊的幾次衝突事件:

一. 業者用三部遊覽車載來百多名不良少年與鄉 親發生衝突,您相信嗎?

當時新聞媒體竟說坤 業公司「年輕的工人」一早要進入工地做工被阻而發生衝突,他們衣著緊身光鮮、頭髮染紅或黃、細皮嫩肉,個個目光兇狠,那像我們風吹日曬的「做工仔人」。當天若教育單位抽查,肯定各國中、高中少了不少學生,因為他們出任務到抗爭現場了。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目賭這麼聲勢浩大的「黑道童工」,對ㄛ!坤業公司可能涉及僱用「童工」從事危險工作的刑責,是「非常危險」工作。

二. 大園分局分局長率兩百多名警力,「強力護 送」業者十幾卡車的鋼材進入工地,警察人員守持警棍,三人一組強拖手無寸鐵靜坐在地的民眾,而搜證的刑警當然滿載而歸的搜到反抗的鄉民,隨後的幾天又有鄉親被請去作筆錄。納稅人的錢付薪給號稱人民褓母的警察,有「力」人士卻可以「公器私用」,本人目賭大園分局長親自督軍率警護送業者工人、建材不下十次,而當治安不良時,反正「警力不足」。

三. 最近一次一部豪華遊覽車,載著「黑道童工」 要進入工地,在入口與抗爭民眾對峙,一旁警 力駐守。染了頭髮的「工人」個個腰間工具腰帶配備榔頭、起子等,民眾赤手空拳頭戴安全帽。妙的是三名搜證刑警鏡頭始終往鄉親這邊照,有一位民眾拿起一根木棒,分局長馬上大叫「拿武器那個!抓起來!」,我剛好站在離他一米處,聽他一邊指揮一邊正和業主通大哥大,他說「你們的工人不敢進去,我有什麼辦法?」。之後民眾發現豪華遊覽車上竟裝載大量釘上長鐵釘的木棍,向分局長強烈抗議,說要帶回去「作筆錄」才結束這次事件。也許車上「釘上長鐵釘的木棍」不構成危險武器吧?因為此事件又是沒有下文。

由於我是上班族,已被上司多次警告出勤狀況,實際目賭或參與衝突事件有限,實際當然不止於此,就拿今日(89.5.27.)新聞報導衝突事件,本人到時已剩下修車胎工人正在處理被扎的吊車,及少數鄉親,聽說八名鄉親被警察帶走,看來接下來的幾天又得分批到警局作筆錄。據說有人事後才趕到,業主陳炎坤對分局長大叫「把他抓起來!有代誌我負責!」,胡亂抓了一堆人,憑對方工頭指認,有位賣豬肉的老兄隨後被釋回,其餘抗爭鄉親熟面孔到深夜12點還未回來。

目前桃園縣的縣長是代理,目前大園鄉鄉長也是代理,我可憐的鄉親將何去何從?誰人關心?誰人評理?我們沒有上達天聽的管道,雖然我們的前縣長已貴為有史以來首位女性副總統,我們仍在黑道恐嚇、白道打壓、媒體封殺的夾縫中,為這塊雖不美卻是我們落地生根的鄉土,用我們的汗水、用我們的血淚保衛家鄉。如今奉公守法的鄉民已分梯至警局「作筆錄」,帶頭抗爭的「自救會」幹部時受恐嚇,每天出門上班還得耽心前去抗爭的老父、老母是否平安?不是說要打擊黑金、打擊特權的嗎?

如果您看過「桃色風雲搖擺狗」這部電影,那麼請不要相信電視新聞鏡頭有關在此的報導。如果業者合法,前所提出疑問如何能解?

請諸君評評理!



回應

發表新評論

此內容將保密,不會被其他人看見。

加入專頁,隨時關心地球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