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城醫院趕進度 錯誤移植行道樹 過半已死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土城醫院趕進度 錯誤移植行道樹 過半已死

建立於 2017/04/03
本報2017年4月3日新北訊,賴品瑀報導

在春回大地,春天來臨時,溫暖和生機回到大地的時刻,新北市所BOT的土城醫院建地,卻有上百棵樹木因為移植不當,超過半數至今沒有發出新芽,在文來文往間,新北市府至今還沒具體提出要怎麼處理。

為了改善新北市土城、樹林、新莊、三峽等地區醫療品質,新北市府提出「土城醫院」計畫,將在土城金城路二段建設2棟大樓,提供約每日1萬3000人次的醫療服務。此案BOT給長庚醫療集團負責,在並在2015年9月通過環評、12月宣布開工,並喊出2019年7月完工,2020年開始營運的目標。

不過懸壺濟世的美意,卻因為趕工、不當移植周邊樹木而大打折扣。土城護樹志工先是發現,執行營建工程的中麟營造在2016年7月時,沒有按正確的移樹程序完成修剪與斷根,就直接將周邊的行道樹移走;再者,並沒有一次定植到原訂移植的邊坡處,直到10月才移回定植區,到了秋天11月去看時,這上百多棵樹木已經一片光禿死寂。

DSC_0309_2

土城醫院工地,藍色圍欄內的移植樹木,三月時,至少過半已經確認死亡。賴品瑀攝影。

未依環評承諾、移植計畫施工 行道樹過半死亡

護樹志工也開始奔走,聯絡環保署與新北市環保局,不過,到了3月記者再到工地現場,只看到至少過半的樹木仍不見生機,至今沒有發出新芽。

而主事新北市府也始終沒有提出將如何後續處理,文來文往之前,新北市府至今只轉交了一份中麟營造所做的報告書,至今仍無表態見將如何處理此案。

在今年1月時,環保署督察總隊與新北市環保局曾前往土城,與護樹志工洪郁凱等人會談。洪郁凱指出,按照環評承諾要遵守的樹保計畫,樹木的移植應該在冬至春季進行,而且必須先有修剪、斷根的程序,但土城醫院選在最不適合移植的7月去動這些行道樹,且根據後續中麟公司所提供的報告書所附照片,也的確沒有進行斷根,是直接將樹木連根拔起後再作包覆。再者,在環評中,土城醫院承諾會作對樹木傷害較小的一次性定植,但後來卻移了兩次。

DSC_0306_21

從營建公司所提供的施工紀錄照片,可見移植前無進行修剪、斷根等程序。

洪郁凱強調,這些行為都明顯違反了環評,也就是因為這些不符程序的行為,造成了樹木的存活率大減,他想知道新北市政府將會如何處置,以及後續不要再其他公共工程重蹈覆轍。

這一批樹木包括了金城路二段人行道行道樹與基地內樹木,合計102棵。當時土城醫院在環說書所提的行道樹移植計畫,包括了一次性定植;保活6個月、存活率100%,若有死亡,以原生種1:2比例補植等措施。

違反原移植計畫 新北市開罰了8萬元 

對於沒有一次定植,新北市農業局在公文中回應說,中麟公司表示是因為遭遇尼伯特颱風,基於安全考量才先將樹木移植到平面區域,並在2016年10月移回定植區域,不過由於沒有申請備查,也對樹木過度修剪,都是沒有按原核定的移植計畫辦理,將會依照新北市樹保條例第15條處理。

該條規定,可處新臺幣6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罰鍰,並命其限期改善,屆期不改善者,並得按次處罰。新北市景觀處秘書張振元表示,已在1月時開罰8萬元,目前正在等待業者提交改善計畫。關於樹木的補植,原則上還是會要求再現地補植。

業者曾在12月找專家學者現勘,提出此次移植會有多株樹木死亡,原因大概有5點,包括夏天移植的季節不對、移植空間腹地不足使樹木生長不良、現地移植地點土壤屬岩層,其實性質不佳、颱風對樹木的傷害、工程施工可能也早成傷害。

至於樹木死亡後的補植,專家學者認為,目前的氣候條件跟動線並不適合進行移植,建議待工程完成後,再進行土讓改良與補植作業,或是在土城地區另擇地點補植。

DSC_0312_1

工地外公告了環評結論,但新北市環保局至今尚未出面對違反環評的部分有所處理。賴品瑀攝影。

不過,新北市環保局至今仍未對違反環評承諾進行處分,從1月至3月之間,作為也僅是將中麟公司的所寫報告書轉寄給督察總隊。對此,督察總隊科長溫修慧表示,此案雖然是在環署通過環評,不過由於2016年1月環評施行細則的修正,此案後續的環評監督已經移交地方政府,但環署相當關注此案,於公於私將持續與新北市府聯繫,督促新北市盡快做出明快決定。

溫修慧表示,督察總隊日前也已回文新北市,要求市府再作釐清。例如業者在報告內「環評樹木保護計畫辦理情形逐段檢視表」中,均已「皆以相關原則辦理」做回覆,但卻無提出具體事證,且此案也的確明顯有違反環評承諾的狀況,都是新北市府需要進一步釐清的。

市府要政績 面臨趕工壓力包商早準備好樹死賠錢

3月在工地現場,一位工程師認出護樹志工而前來積極說明,「樹的確死掉了很多。」該工程師坦言102株中,大概已有60株左右確定死亡,並表示非常願意賠錢,只是就要看新北市府到底想要怎麼處理,但目前都等不到市府的明確指示。

營造商表示,由於「官方要進度」,工程進度沒辦法等,這些行道樹就位在工程出入的地方,不移就沒辦法開始施工,明知移植的季節不對,但也只能做好賠錢的打算。至於為何沒有照程序在移植前先進行剪枝與斷根,「半年前我們根本還沒得標,怎麼來斷根?」工程師無奈表示反問。

面對業者與環保機關多次詢問「你們想要怎麼處理?」洪郁凱表示,護樹志工沒有一定要怎樣處理,而是要知道政府會怎樣處理。既然該案違反了環評承諾、樹也已經死了,他們要看到的是政府會該怎麼開罰、怎麼補償,怎麼為這些樹木討回公道。更重要的是,未來新北市還有許多公共工程,例如捷運萬大線、例如土城還有新訂都市計劃,這一些建設勢必都還會涉及樹木移植,市府要如何避免損失更多的樹木,是志工們更關心的。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