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PM2.5飆高不只國外 北捷實測也相符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地鐵PM2.5飆高不只國外 北捷實測也相符

建立於 2017/04/12
本報2017年4月12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蔡麗伶審校

地鐵是全世界最廣泛地使用的大眾運輸系統,但每天數百萬的通勤旅客的空污暴露總量和潛在健康威脅,可能超過汽車駕駛人!根據英國薩里大學研究,在最糟的情況下,倫敦地鐵系統內的懸浮微粒濃度可比市區車內還高八倍。

這些懸浮微粒空氣污染物質的來源並非來自廢氣,而是鐵軌、輪胎和煞車之間互相磨損時噴出的碎屑,以及從通風孔道和入口進入地鐵站的戶外空氣。

本報於台北捷運系統隨機實測,也得到類似的結果 [註]。在地下車站的月台測得PM2.5濃度最高值達52 μg/m3,而在高架車站的月台則僅有32 μg/m3 。根據環署的細懸浮微粒(PM2.5)指標對照表,一般健康民眾於濃度達54 μg/m3即需開始注意戶外活動的強度,顯示地下軌道運輸的空氣污染問題不只存在國外,台灣也需要重視。

倫敦地鐵。Leif Harboe(CC BY-NC-ND 2.0)

地鐵內也有可能是空氣污染重災區。圖為倫敦地鐵。圖片來源:Leif Harboe(CC BY-NC-ND 2.0)

專業的醫學研究資料庫PubMed上曾有研究顯示,在都會區,有21%的懸浮微粒來自車輛的煞車磨損,佔廢氣以外懸浮微粒的55%。

倫敦地鐵不通風 成空污重災區

英國記者歐蘇利文(Feargus O'Sullivan)撰文指出,19世紀開始電汽化的倫敦地鐵,其實是全世界運輸系統中最大的污染源之一。

這類的懸浮微粒在所有的地鐵站中都有,但是倫敦地鐵站隧道狹窄、沒有空調,在密閉、通風不良的環境下,污染物特別難以散去,對旅客健康更加不利。列車駛離月台後,可見窗戶與隧道牆壁之間距離僅數英尺。空間如此狹小,難怪懸浮微粒濃度極高。

就算列車能夠過濾空氣,懸浮微粒仍然滯留在隧道中。在窗戶可以打開的地鐵路線,車廂內懸浮微粒濃度就較高。在炎熱的夏日,有時打開車廂窗戶是唯一可吹到些許涼風的方式。在窗戶不能開的路線,通風系統之微弱,夏日時車廂幾乎像蒸籠。

汽車仍是主要污染源! 地鐵站可加強減少機械磨損

歐蘇利文強調,這並不代表市府將解決空污問題重心放在減少排放是錯誤的。

汽車駕駛人的空污暴露較少是因為車內有空調,他們不必開窗戶吸廢氣。研究發現,倫敦公車通勤者接觸的懸浮微粒比汽車通勤者高23%。這並非因為公車排廢較多,而是敞開的窗戶和門使懸浮微粒可以進入。汽車仍然是懸浮微粒的始作俑者。

歐蘇利文最後建議,欲改善空氣污染,未來應將重心放在減少機械磨損。此外,應立即在倫敦大眾運輸系統加裝空調,改善炎炎夏日揮汗通勤之苦外,也避免空氣污染縮短倫敦人的壽命。

歐盟採樣研究 哪一種月台設計能減少站內空污

由歐盟架構計畫(European Seventh Framework Programme; FP7)資助的HEXACOMM專題與歐盟執委會環境和氣候行動計畫(LIFE Program)資助的IMPROVE專題合作,調查地鐵站的空氣品質,以及地鐵站的設計如何減少旅客暴露於有害空氣污染物。

HEXACOMM和IMPROVE在西班牙巴塞隆納四個地鐵站月台設置大量的採樣裝置,經歷兩階段採樣(溫暖季節:2013年4月~7月;寒冷季節:2013年10月~2014年3月)測量出巴塞隆納地鐵系統中PM2.5的濃度、化學成分和來源。

四個地鐵站分別代表不同的月台設計。其中三個地鐵站是單線或雙線的舊式地鐵站,有些在兩線之間有牆隔開,有些沒有。第四個地鐵站比較新,月台邊有安全的滑動門。研究團隊也在一巴塞隆納郊區的地鐵站測量戶外空氣的PM2.5,作為比較基準。

Aleix Cortés(CC BY-NC-ND 2.0)

西班牙巴塞隆納的地鐵列車。圖片來源:Aleix Cortés(CC BY-NC-ND 2.0)

來自隧道的赤鐵礦 站內PM2.5濃度可比戶外高5倍

研究人員檢視了樣本的化學組成發現,PM2.5最主要的成分(佔28~65%)是赤鐵礦,來源是軌道、輪子和煞車的磨損。

隧道與月台分開的新站,PM2.5濃度低了60%。因此,研究人員認為月台樣本中的赤鐵礦來自隧道。

此外,車站中PM2.5的濃度是戶外的1.4~5.4倍。鋇、銅、錳和鋅等微量金屬的濃度也比較高。其中也是以新站濃度最低。

降低PM2.5 從通風、月台滑動門設計著手

分析研究結果發現,不同地鐵站在不同季節的PM2.5濃度有所不同。寒冷季節中,四個站濃度都較高。可能是因為溫暖季節地鐵站通風設備多開啟,PM2.5散出較多。

結果也顯示,最新的地鐵站PM2.5濃度比舊站低。研究人員認為可能和滑動門隔絕了隧道與月台間的空氣,新站通風較好,加上車次較少有關。

研究團隊的結論是,要減少旅客暴露於空氣污染的風險,須從地鐵站的通風和整體設計著手。研究人員特別強調月台上應設置門,不但可減少月台上的PM2.5,也可減少旅客掉入或進入軌道的危險。


滑動門隔絕了隧道與月台間的空氣。攝影:鄒敏惠。

※註:本報上月底在非尖峰時段測量台北捷運站內PM2.5數值,並比較地下車站、高架車站的差異。測量儀器使用民間社群LASS(Location Aware Sensing System,開源公益環境感測網路)的微型空氣品質監測器。

測量車站及PM2.5數值分別為台北車站(月台座椅區35μg/m3)、中正紀念堂站(半高式月台門邊52μg/m3)、劍潭站(月台邊32μg/m3;車廂內17μg/m3;地上驗票閘門口21μg/m3)、中山國小站(全高式月台門邊44μg/m3)、萬隆站(地下驗票閘門口45μg/m;地面入口17μg/m)。另在古亭站轉乘月台測得52μg/m3。


台北捷運萬隆站實測結果,左為地面入口,又為地下驗票閘門口。


北捷站內隨機測量PM2.5數值,最高測得52μg/m3。

參考資料

作者

蔡麗伶(LiLing Barricman)

In my healing journey and learning to attain the breath awareness, I become aware of the reality that all the creatures of the world are breathing the same breath. Take action, here and now. From my physical being to the every corner of this out of balance's planet.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鄒敏惠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