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討論、基於數據 荷蘭的循環經濟不只科技問題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公開討論、基於數據 荷蘭的循環經濟不只科技問題

建立於 2017/10/10
本報2017年10月10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相當重視循環經濟的荷蘭,近年成為台灣取經的重要國家,然而在零廢棄願景、引進各種琳瑯滿目的新科技背後,荷蘭的民間企業到底是如何面對這些挑戰?參與永續生態村規劃等案例的者荷蘭Metabolic循環經濟顧問公司事業開發專員Nadine Galle表示,由於荷蘭過去的「圩田」文化使然,如果因為一人的不合作,將造成所有人的田都面臨淹水,這樣的「多元利益關係人」概念早已深植人心,緊密合作、公開分享資訊是讓公共政策往前進的原因。

S__4661382

荷蘭Metabolic循環經濟顧問公司事業開發專員Nadine Galle。

Metabolic是荷蘭一家創投顧問公司,主要以提供策略工具、資料處理、創造新技術、試產、大規模創新等,參與全球永續發展的挑戰。團隊成員約有25人,專長橫跨多種領域,他們曾協助公司、社區、城市、政府等,在循環經濟的挑戰上,已有200多個案例。例如「Schoonschip」這個漂浮在水岸上的循環住宅區計畫,也有農業永續、綠色化工平台等案例。

可以從這些案例上,看到Metabolic的規劃,是基於大量的數據,不但種類精細繁多,而且都明確量化。Nadine解釋,這些數據來自於政府、民間NGO團體,或由他們親自去訪查、探勘而來。若與目前台灣面臨不管是誰做的調查數據,往往遭到各方質疑的窘境相較,Nadine表示,他們的作法是一開始就跟「所有人」都緊密的合作,不管是業主、關心的環保團體等等,且因為這些資訊終都將公開,因此也沒有人會選擇說謊或隱藏。

難道業者就沒有需要保護的商業機密嗎?為何願意合作、願意交流資訊,Nadine認為,這可能得從荷蘭的圩田(polder)歷史開始看起。低地國荷蘭早期在河岸築堤擋水,硬是從河川搶下大量土地,這些農牧用地的維護,需要整片圩田上的所有人一起合作,因為只要有一個人不妥善處理他那塊土地的排水,就可能帶來潰堤,讓所有人的農地失守,因此多元利益關係人的概念,早在荷蘭根深蒂固。

多討論、配方不再最高機密 化工減毒按進度

這或許也是Metabolic所推出的綠色化工平台能運作的理由之一。這個平台,在線上提供建議、協助業者修改化學配方,以求降低對生態與人體的毒性。

為何業者願讓自己的配方供外人檢視,Nadine指出,一來是歐盟提出減毒時程表,明確列出什麼化學品在那一年開始不能使用,業者當然需要設法尋找替代品;再者,目前的監測設備,可以輕易檢測出工廠使用了哪些化學品,業者當然只能面對問題,盡快淘汰壞化學品,改採永續材料。

Nadine表示,目前歐洲不只是化工業,各行業都在設法鼓勵創新,除了政府對研究計畫提供補助,企業也很喜歡辦理競賽,對企業而言,可以很划算的取得創新的技術,對參賽者而言,也是尋求進入大公司工作的機會。除了可以說是公益,其實對業者來說,也是面臨若沒有進步,商品的銷路也不會成長的現實問題。

Metabolic也推出一個「Digital Earth」平台,以統計數據來推估產品與供應鏈可能對環境造成的影響,讓公司在規劃階段就能預先降低影響。

漂浮社區Schoonschip 實驗永續循環生活

Schoonschip永續社區,則是Metabolic參與的一個創新計畫。從一個女子希望住在水上的夢想開始,陸續有人加入這個計畫。預計在2019年完成,這個社區將容納46個家庭、105名居民。

除了打造漂浮在水上的建築物外,他們更打算用太陽能板、熱泵、聯合智慧電網、熱回收系統、水回收系統、綠屋頂等設施,要追求零碳排。

duurzaamheidsplan

Schoonschip社區的永續計畫。取自Schoonschip官網

Nadine表示,在這個實驗中,他們希望證明並非有錢人才能過零排放、零廢棄的永續生活,而是可以多樣性的參與。因此在居民要加入前,必須填寫問卷,在各種選項中,選擇自己怎麼樣達到永續,例如將是怎樣的生活模式、願意購買哪些設備等。

這些過程都會全面公開,但是否能夠複製到他地,Nadine認為當然需要看條件與狀況,不過,唯一不能複製的,應是各自討論出的共識,Schoonschip的居民便為此已經花了9年的時間去討論與取得共識。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