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展保育軸線 台灣里山是串起國土綠網的血脈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擴展保育軸線 台灣里山是串起國土綠網的血脈

2017年11月22日
本報2017年11月20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永續利用就能促進生物多樣性。強調與自然和諧共處的「里山倡議」這幾年在台灣遍地開花,全台約70個組織參與「台灣里山夥伴網絡」(TPSI)。林務局長林華慶強調,里山倡議在建構國土綠網的任務上肩負重要角色。

上週林務局委託東華大學邀請聯合國大學國際里山倡議網絡秘書處主任塚本直也、研究員姚盈芳來台參訪,並舉辦工作坊,多個台灣里山網絡的夥伴同聚一堂。

里山倡議:保護區外的保護 從中央山脈延伸到海岸成血脈

林華慶表示,台灣30年來建構的保護區,都以中央山脈為核心,「但台灣需要保育的絕非只有這19%的地方。」保育類動物有6成分布在海拔一千公尺以下的區域,台灣植物紅皮書比例更高,有6成多受脅植物分布在這些位處淺山與里山交界處。這些區域大多是私有土地,無論是農地或林地,不可能也不適合透過防禦型的保護區保育下來。

里山倡議主張人與自然和諧共處,達到永續利用的目標,可說是保育這些生物多樣性資源最好的策略;這也是何以台灣在2011年後積極推動里山倡議,建構保護區外的保護。

林華慶指出,台灣保育進入第二階段,從中央山脈保育軸進入國土生態綠網計畫,在既有的保護區外,關注區外的保育,透過里山倡議以社區為主的保育、建構綠帶的方式,讓保育從軸線變成分枝,有如血脈連結到海岸,成為緊密的網絡。


入選聯合國《里山案例》的富里水田。照片提供:花蓮農改場。

台灣里山夥伴關係:生計與生態並肩 生產能保育的產品

林務局與東華大學合作執行台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TPSI)交流計畫,兩年度共有來自全台灣各層級、各地方共73個不同機關、團體和組織參加,約300人次相關工作者透過TPSI平台交流。東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李光中表示,2014至2015年,在林務局的支持下,東華大學開始執行「TPSI推動計畫之先期規劃」。

TPSI初步構想是邀請台灣各地有志一同的社區組織、民間團體、學術機構、綠色企業、政府相關部門等,共同探討和實踐台灣各地「社會-生態-生產地景和海景」保全活用 的相關議題、對策和在地行動方案,促進台灣鄉村地區邁向「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願景。

「最重視的是當地民眾的生計,不會為了要環境保護逼迫農民去改變行為。」李光中解釋,若能帶出具特色的農業生產,走向意識到環境保護的農業型態,以及補助制度,都很重要;但農民的意願更是關鍵。

林華慶也說,2011年推綠色保育標章,有點類似日本能登半島推廣「能登逸品」的概念,讓消費者知道吃的農產品是和野生物、生態系相關的商品,農民是幫所有人良善的管理這塊農地,維持人的生計,並讓珍稀物種得到庇護;付給農民的農產品價格,包括了農地管理的費用。他希望透過推廣,讓更多消費者知道這種關係。

李光中表示,如何提高經濟誘因確實很重要,社區之間一起工作、交流,讓里山夥伴不孤單。

目前TPSI並非申請制,而是每年持續邀請相關夥伴加入,並依據林務局各林管處分區交流。明年南區將交由屏科大推動,其他區域也許有適合的機構一起推動,待人力和時機成熟,能有一個更正式的機制。

姚盈芳說,日本農業在國際取得立足點,就是「差別化」,沒有看國際市場而是國內市場,日本農業很好,還需要劃分嗎?大家都對自己的農產品有信心,因此不同地方的米有何差別,就看故事,差別初衷在哪。「里山不是個人的問題,而是社區為基礎,去討論、分別差異。」

願意成為傻瓜、愛管閒事 開啟里山交流的契機

至於如何促進里山社群中來自不同背景,所謂的「多元權益關係人」對話?他認為,需要類似「傻瓜」的角色,為了想做事引入專家,或因外部專家進入膠合當地人。無論哪個模式都需要有個傻瓜或多管閒事的人。

例如阿蘇草原登錄為世界農業遺產,是發自一位住在熊本縣、來自大城市的義大利餐館的廚師,他常使用阿蘇的農作物做成料理,因為看到報導知道其他地區申請世界農業遺產的經驗,於是和農民交流、討論,進而提出申請,並登陸成功。這個案例就令聯合國大學相當震撼。

「對土地的熱愛就是機會和理由,或者是多管閒事的外人,對社區也比較沒有戒心。」姚盈芳說。

塚本直也對於台灣年輕人投入農業復興表示十分感動,他前一天拜訪富里農會及農民,認為產品品質相當好。「除了產品好,你們的理念、思想、價值也可以『賣』,期待你們找到自己的價值。」


塚本直也在富里看到的優質農產品,廖靜蕙攝。

TPSI:串聯國土綠網的血脈

如何加入TPSI,李光中表示,林務局從2016至2017年接續與東華大學合作,執行《促進台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交流計畫》,透過北中南東分區交流網絡,致力搭建TPSI。「目前是非正式的由東華大學協助進行先驅性推動,未來則建議林務局邀請現有台灣的IPSI會員以及其他重要成員,成立IPSI執行委員會和幕僚單位(秘書處),正式推動TPSI。」

那麼TPSI打算怎麼運作?林華慶表示,明(2018年)將啟動國土生態綠網建置計畫,從中央山脈的保育軸,往海岸、其他山系發散,成為彼此可以互相連結的網絡;透過生態造林的綠網、海岸林或橫向高速道路的綠帶、溪流綠帶的營造串聯,或是濕地以及友善環境的農地魚塭,這些都有益生態環境及保育。

在編織國土綠網的進程中,TPSI夥伴因為認同這個理念,會是重要的遍地開花的組織,也是重要的合作夥伴。


東華大學副教授李光中,廖靜蕙攝。

目前台灣加入IPSI的會員有9個:東華大學、自然生態保育協會、台灣生態工法發展基金會、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農業委員會花蓮區農業改良場、農委會林務局、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農委會水土保持局、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