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不抗爭 彩虹勇士號抵台 宣導海洋減塑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這次不抗爭 彩虹勇士號抵台 宣導海洋減塑

建立於 2017/12/01
本報2017年12月1日基隆訊,陳文姿報導

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Greenpeace)的行動船「彩虹勇士號」(Rainbow Warrior)四度來台,距離上次公開跟台灣民眾見面時隔四年。這次行程將停靠基隆、台南安平,開放民眾上船,並宣導海洋無塑,與日常減塑行動。隨後會到高雄外海進行海洋微塑膠調查,並在澎湖與當地民眾跟學生共同淨灘。

正面迎戰捕鯨船、抗議核武試爆、反對北極石油開採,加上第一代「彩虹勇士號」遭法國特工炸沉的歷史,它無疑是世界最知名的船隻之一。

此次來台的「彩虹勇士號」是第三代。除了延續前二代的使命,它與台灣還有個特殊的交集——2015年在中西太平洋海域發現台灣籍漁船進行非法漁業,此事加速促成台灣通過「遠洋漁業條例」,加強漁業管理。

1130-1

綠色和平的彩虹勇士號三代29日抵台,展開減塑教育交流與研究行動。攝影:陳文姿

海上抗爭陸地宣導  行動促長遠的環境改變

「彩虹勇士號」29日抵達基隆,12月2、3日開放民眾參觀,名眾可上網或現場報名導覽與登船,或參加岸邊的主題攤位。7日抵達台南安平港,9、10日開放民眾參觀。15、16日於澎湖馬公進行二天的淨灘活動。預計17日離開台灣。

1130-13

綠色和平的彩虹勇士號三代29日抵台,展開減塑教育交流與研究行動。攝影:陳文姿

「彩虹勇士號三代」全長58公尺,是艘二桅動力帆船,主要以風力推進,視天氣狀況可改以柴油和電力發動。它曾連續二個星期僅靠海上風力從斯里蘭卡橫跨印度洋到達紐西蘭。

此次來台的活動主題是海洋減塑,以教育宣導與交流為主,也會到高屏溪外海進行海洋塑膠污染的調查。

綠色和平表示,用過即丟的塑膠垃圾已經成了海洋殺手,現在海洋最大的問題就是海洋廢棄物。綠色和平今年與環保署及荒野保護協會、環境資訊協會、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等共同成立「海洋廢棄物治理平台」。除了辦理淨灘、淨海活動外,無塑海洋更要從平日的源頭減塑做起。

跟過去激烈而直接的抗議行動不同,這次「彩虹勇士號」化身為教育使者。綠色和平表示,海上的直擊可以引發關注,但無法持久。必須搭配長期的政策遊說跟民眾宣導,讓更多的人參與,改變才會真正發生。

1130-15

綠色和平的彩虹勇士號三代的機動小艇,行動就靠它。攝影:陳文姿

對抗北極石油開採 揭發非法漁業問題  

第一代「彩虹勇士號」從1978年啟航,歷經被炸沉、第二代接替,現在綠色和平的使命由第三代接手,持續海上追蹤並攔截非法船隻、對抗全球暖化與環境破壞事件。

1130-6

彩虹勇士號船上的台灣籍志工許博翔(左)與美籍機械技師 (右)。攝影:陳文姿

船員小故事:專訪迪弗諾
機械技師迪弗諾(Marc Defourneaux)30年來幾乎都在綠色和平的船上工作。

迪弗諾於1987年加入綠色和平,負責南極洲基地的運補與極地訓練。當時,南極Dumont D'Urville的法國科學基地正打算建造飛機跑道。迪弗諾指責,法國科學基地的設立目的是研究企鵝,卻不惜破壞企鵝棲地來興建跑道!當年35歲的迪弗諾加入阻止的行動,與法國年輕工人正面交鋒。這是他的第一場抗議。

隨後,在返回到綠色和平基地的途中,迪弗諾遇上日本捕鯨船。日本捕鯨船駛入暴風圈以擺脫綠色和平的糾纏。迪弗諾形容,「那可能是我經歷過最糟的暴風圈」。捕鯨船擺脫不了綠色和平,但也不放棄捕鯨,於是迪弗諾跟夥伴們駕著船隻,擋在捕鯨船與鯨魚群中間。

從最激烈的行動,到保護海洋免於塑膠威脅,迪弗諾看盡綠色和平的行動。迪弗諾說,海洋塑膠的問題很嚴重,但多數的人會擔心核爆,卻看不到海洋塑膠的潛在威脅。

「彩虹勇士號」第三代於2011年啟航,2014年與曾與綠色和平另一艘船隻「希望號」在荷蘭與俄羅斯天然氣公司Gazprom的運油輪正面交鋒,抗議運載北極開採的第一批石油!

2015年9月,它又在中西太平洋海域發現台灣籍漁船順得慶888號從事非法漁撈,船上發現鯊魚魚翅與中西太平洋上禁捕的黑鯊。

台籍漁船「順得慶888號」涉嫌割鰭棄身,已遭漁業署依法辦理。圖片來源:台灣綠色和平組織

台籍漁船「順得慶888號」涉嫌割鰭棄身,已遭漁業署依法辦理。圖片來源:台灣綠色和平組織

此事揭露台灣在漁業管理面的漏洞,再加上過往的紀錄,歐盟10月1日將台灣列入打擊IUU(非法、未報告、不受規範漁業)不合作第三國警告名單(黃牌名單)。迫使台灣正視處理非法漁業問題,並於2016年通過「遠洋漁業條例」

1130-12

彩虹勇士號船上的台灣籍志工許博翔。攝影:陳文姿

船員小故事:專訪許博翔
許博翔是「彩虹勇士號」的短期志工。本月7日,從斯里蘭卡加入「彩虹勇士號」,經過麻六甲、新加坡、回到台灣。他擔任甲板員助理,協助每日的清潔、維修、收帆、放帆等工作。

許博翔五年前加入綠色和平,擔任第一線的街頭募款與教育專員。但說到登上「彩虹勇士號」的夢想,則要回溯到念書時代,當時就曾聽聞這艘船隻的事蹟。

船上會不會有聽不完的海上冒險故事?許博翔說,其實這方面的話題並不多,大家都是一群默默把事情做好的人。

這是許博翔第一次上船,最喜歡的地方是迎風處的船頭。船員的日常其實是忙不完的工作,但他仍認為這趟旅程是難得的經驗。

「技能,這是我覺得收穫最多的。」每一個人都要了解船的每個部分,所以有不少機會向船副或工程師學習,也有快艇課程、收帆、放帆課。

船已經是許博翔的另一個家。美好的時刻太多,許博翔說,快接近台灣時,在宜蘭外海,船隻被一群海豚圍繞,這是最感動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