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沙二十 海洋天堂的回顧與展望(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東沙二十 海洋天堂的回顧與展望(下)

建立於 2017/12/11
作者:公視記者 于立平 柯金源 郭道仁 陳添寶 陳慶鍾

冬日的清晨,東沙島還籠罩著黑幕,陽光捨不得從厚厚的雲層中露臉,只微微地放出一點點光芒,天空漸漸被染成淡紅色,美麗的雲彩是甦醒的前菜,然而這座島嶼一天真正的開始,是從大王廟。

933-2-6東沙島上的廟宇大王廟,早上七點準時敲鐘打鼓,習俗來自古時候的鳴金收兵,意思是部隊準備好了。
早上七點,島上唯一的廟宇大王廟,準時敲鐘打鼓。

早上七點,島上唯一的廟宇大王廟,準時敲鐘打鼓。

長期駐守島上的海巡署官兵,各自進入自己的崗位,為了維護島嶼主權和海域安全,肩負守護海洋資源的任務,值哨人員得隨時注意有沒有其他國家的船隻,進入附近海域。

長期軍事管制之下,東沙總蒙上一層面紗,直到1994年,政府提出南向政策,農委會召集各領域的研究人員,浩浩蕩蕩50多人,首次前往南中國海的東沙和南沙進行資源調查,東沙生態的獨特性才開始受到注意。 

933-2-7在東沙海域不時有中國籍 越南籍等漁民越界捕魚,巡守的官兵不時得驅離越界捕撈的漁民。
在東沙海域不時有中國籍 越南籍等漁民越界捕魚,巡守的官兵不時得驅離越界捕撈的漁民。

那一趟行程,台大戴昌鳳教授擔任領隊,他回想當時軍事氣氛濃厚,國際局勢相當緊張,島上仍是海軍陸戰隊駐守,周圍可以見到許多中國漁民越界捕魚,為了驅離中國漁民,海軍陸戰隊的官兵不得不真槍實彈,對空掃射。

當時研究人員為了登島,派出先遣小艇,一度被誤認為是越界的漁船,「子彈從頭上咻咻地飛過,還好大副下船時帶著一面國旗,我們合力撐起來,海軍陸戰隊才停止掃射。」戴昌鳳教授說起那一段驚險的回憶,也說出東沙的過去。

由於東沙海域漁業資源相當豐富,吸引鄰近各國的漁民前來淘金。早期台灣南部的漁民,也會到東沙捕魚,由於東沙距離中國廣東比較近,仍以中國漁船為最大宗,廣東漁民還流傳著一句諺語「你要發財就去東沙」,可見這裡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很好的漁場。

長期以來,部分漁民以毒魚、炸魚等掠奪式的漁法,讓東沙的生態很受傷,1998年,東沙環礁又遭到致命一擊,全球發生聖嬰現象,海水溫度升高,東沙環礁內的海水溫度,有一兩個月的時間,高達30˚C以上,導致珊瑚大規模白化死亡,2000年海洋研究人員再訪東沙,發現海裡就像一大片火燒過的森林,滿是珊瑚的殘骸枯骨,只剩死寂。

933-2-3  1998年,全球發生聖嬰現象,東沙環礁內的海水溫度上升,導致珊瑚大規模白化死亡,
1998年,全球發生聖嬰現象,東沙環礁內的海水溫度上升,導致珊瑚大規模白化死亡。

不忍美麗的海洋天堂從此變調,一群海洋學者大聲疾呼,希望透過國際保育的對話與合作,將東沙環礁劃設為海洋保護區,幫它找出一條活路。

2007年,東沙環礁劃設為台灣第一座海洋國家公園,未來發展有了初步定位,但是漁業行為仍無法全面杜絕,復原是一條漫漫長路。2012年東沙國際海洋研究站正式設立,有了小型研究船等最基礎的調查設備,國內外的研究人員才終於有機會更全面性探索東沙環礁。

933-2-05  2007年東沙環礁劃設為台灣第一座海洋國家公園,2012年東沙國際海洋研究站正式設立。
2007年東沙環礁劃設為台灣第一座海洋國家公園,2012年東沙國際海洋研究站正式設立。

在環礁內外各種研究陸續進行,從空中俯瞰,散落在環礁潟湖內的數千個塊礁,大大小小、高高低低,搭配深藍、淺藍海洋,成為一幅美麗的風景畫。縮小尺度來看,由微孔珊瑚為主體的塊礁上,還長著其他珊瑚,構築成一個一個生態小世界,這些塊礁到底怎麼形成的,研究人員想要解密。

東沙耀眼的光芒,吸引國際學術界的目光,五年來有20個國家不同領域的科學家,來過東沙進行研究,其中最受關注的議題,是關於全球暖化對海洋的影響,以及這裡有全世界最大的內波。

933-2-2

簡單來說,內波就是發生在海底下的波浪,南海內波的振幅可高達150公尺以上,相當於50層樓的高度,內波會影響潛水艇航行,也會將深海的營養鹽帶到表層。台大戴昌鳳教授推測南海內波,提供了軟珊瑚適合生長的條件,在外環礁有將近120種軟珊瑚,有些地方覆蓋率高達七成以上,密集程度全世界少見,而且這裡珊瑚礁生態幾乎沒有受到1998年聖嬰現象的影響。

東沙還有太多的未知,等待挖掘,在東沙環礁2000萬年的時間光譜,20年是相當短暫,我們對它的研究與了解非常有限。

除了生態,東沙的水下考古與歷史,也具有國際研究的潛力。

933-2-1東沙的水下考古與歷史,也具有國際研究的潛力。
東沙的水下考古與歷史,也具有國際研究的潛力。

在清代,東沙島是漁民捕魚重要的休息站,日本人也曾經占領過東沙島,開發島上資源。長期研究陶瓷的陳信雄,更採集到元宋時期的陶瓷片,不過這些都並非碗盤等生活器物,反而比較像是外銷貨品,再加上並沒有在島上居住的跡象,推測當時人們可能是發生船難或觸礁,才遺留這些物品。

東沙環礁可是觸礁風險極高的危險海域,現今航海輔助儀器進步,還不時發生船舶擱淺,更何況早年科技較不發達的年代,海洋大學的邱文彥教授蒐集國外文獻資料,彙整後發現在東沙海域有考古價值的沈船,至少有28艘。

從軍事占領到漁業利用,從生態研究到水下考古,東沙在轉變,東沙的未來到底該怎麼走,台灣海洋生態學者,想把東沙打造為國際級的研究中心,除了有柔性宣示主權的意義,也才能真正確保東沙環礁逐步恢復生機。

海面下的珊瑚,還烙印著深深的傷痕,海面上的沙灘,漸漸解除了軍事禁錮,每個時代的人們對待東沙的方式,都不盡相同,人們的期待有可能決定它的命運,東沙的下一個20年將是什麼模樣呢?(回看上篇

公視 我們的島【東沙二十】
12/11(一) 22:00首播
12/16(六) 11:00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