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島】濕地.出口 河海交會的衝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我們的島】濕地.出口 河海交會的衝擊

建立於 2018/01/29
公視記者:陳寧 張光宗

海岸濕地是大河的出口,也是都市居民找尋片刻悠閒的一方天地。它承載萬物新生的喜悅,也默默包容各種人為活動的衝擊。海岸地形的變遷,潮間帶生物的演替,這些來自濕地的訊息,人們聽見了多少?

漫步木棧道上,北風強勁,仍然不減遊客興致。位在大甲溪口的高美濕地,是中部的熱門景點,近年來,連外國遊客也為它的魅力著迷。彈塗魚、招潮蟹、水鳥,每種生物動態,都吸引遊客目光。這裡還是稀有植物雲林莞草的重要分布地區。

940-3-28大甲溪口的高美濕地,是中部的熱門景點。
大甲溪口的高美濕地,是中部的熱門景點。

雲林莞草造就了高美濕地豐富的生態。2004年,農委會就將高美濕地公告為野生動物保護區。然而在沒有木棧道的年代,遊客們往往越過堤防,直接進到泥灘地戲水,大量踩踏,嚴重傷害這裡的生態。

940-3-2雲林莞草造就了高美濕地豐富的生態。
雲林莞草造就了高美濕地豐富的生態。

2011年,台中市政府開始嚴格執法,派駐巡守隊,對不遵守規範的遊客進行勸導,擅闖保護區的遊客可罰款五到二十五萬,2014年進一步設置木棧道,遊客不得進到核心區的泥灘地,穿過長六百米的棧道後,進到永續利用區,則不受限制,可以到灘地親水。

不過,木棧道只不過解決了一小部分的問題。木棧道以外的區域,仍有遊客擅自闖入,管制鞭長莫及。2015年,台中市政府拋出了打算研擬總量管制的政策方向,但遊客上限該如何評估?又該如何引導遊客更深度認識生態?都是未知數。

高美濕地的生態系,不只侷限於堤防外的保護區,而是和堤內的農地、水系整體相連,海堤、水泥溝渠,都阻斷了陸蟹遷徙之路。根據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團隊的調查,2016年、2017年,在番仔寮海堤,陸蟹死亡率高達一半,路殺是一大主因。去年10月,一塊陸蟹重要棲地的農地,疑似為了開發,違規填土,至今仍沒有恢復原狀。

940-3-37高美濕地生態系,不只侷限保護區,堤內農地、水系相連,海堤、水泥溝渠,阻斷了陸蟹的路。
高美濕地生態系,不只侷限保護區,堤內農地、水系相連,海堤、水泥溝渠,阻斷了陸蟹的路。

另一個隱憂,是台中港北堤完工後,大甲溪口的出沙,堆積在高美濕地南側,地形持續陸化,有一天也許會讓雲林莞草消失。

海岸工程造成環境大幅變動,這種現象不只發生在高美濕地。岸邊釣客一字排開,河面上幾艘傳統舢舨船緩緩駛過,淡水河在出海口南岸,形成一個大彎,挖子尾因而得名。這裡曾是河岸居民仰賴的天然漁港,也是每年候鳥南飛度冬,抵達台灣的第一個休息站。

940-3-45河面上幾艘傳統舢舨船緩緩駛過,淡水河在出海口南岸,形成一個大彎,挖子尾因而得名。
河面上幾艘傳統舢舨船緩緩駛過,淡水河在出海口南岸,形成一個大彎,挖子尾因而得名。

大河不斷帶來淤沙,改變了這裡的地形,台北港的北堤完工後,加速讓沙灘往外擴大。每年4到7月,荒野保護協會的志工們都會來到挖子尾,在沙灘上展開地毯式搜索,仔細尋找東方環頸鴴的巢位,進行紀錄。他們發現,巢位數量,一年比一年還要多,2014年調查到58巢,2017年已經成長到209巢。

940-3-52荒野保護協會志工來到挖子尾,在沙灘上展開搜索,仔細尋找東方環頸鴴的巢位,進行紀錄。
荒野保護協會志工來到挖子尾,在沙灘上展開搜索,仔細尋找東方環頸鴴的巢位,進行紀錄。

當台灣西海岸的鳥類棲地持續消失,面積逐漸增加的挖子尾沙灘,成為東方環頸鴴、小環頸鴴、小雲雀等鳥類繁衍後代的庇護所。隨著八里左岸自行車道,十三行博物館等景點陸續完工,遊客開始進到這個原本偏遠的小漁村,對潮間帶環境的干擾也變多了。

為了更積極保護這片棲地,荒野保護協會開始遊說新北市政府,希望推動季節性保護措施,在每年東方環頸鴴的繁殖期間,禁止開車進入沙灘,也暫停淨灘活動。

940-3-49荒野保護協會遊說新北市政府,希望推動季節性保護措施,在每年東方環頸鴴的繁殖期間
荒野保護協會遊說新北市政府,希望推動季節性保護措施,在每年東方環頸鴴的繁殖期間

海岸濕地的變遷,有些生物看似因而得利,卻有更多生物失去了牠們的家。午後,新竹海山漁港旁,聚集大批消費者,等著搶購剛從定置漁場載回來的新鮮漁獲。

濕地中的螃蟹,繁殖過程釋放出大量幼蟲,成為海洋生物重要的食物來源,孕育了豐富漁產,人們興建漁港希望進一步發展漁業,卻阻擋了沿岸漂沙的移動,長年下來,改變了香山濕地的面貌。南側堆積出高達數公尺的沙丘,海山漁港北側的灘地,土質則變得越來越黏。

940-3-3興建漁港發展漁業,卻阻擋漂沙移動,改變了香山濕地的面貌。南側堆積出高達數公尺的沙丘。
興建漁港發展漁業,卻阻擋漂沙移動,改變了香山濕地的面貌。南側堆積出高達數公尺的沙丘。

劉烘昌觀察,棲地的改變,也讓分布在這裡的螃蟹種類出現消長。雖然螃蟹種類的數量沒有減少,但只有萬歲大眼蟹棲地增加,其他螃蟹的棲地卻大幅減少,整體的生物多樣性仍是下降的。要維持棲地多樣性,關鍵在於,不要有太多不必要的海岸工程。

940-3-71劉烘昌觀察,棲地的改變,也讓分布在香山濕地的螃蟹種類出現消長。
劉烘昌觀察,棲地的改變,也讓分布在香山濕地的螃蟹種類出現消長。

近年來,新竹市政府投入大量經費,積極營造海岸景觀,仿效高美濕地,打造賞蟹步道,今年將完工啟用。繼新竹後,彰化縣政府也有意在芳苑濕地興建步道,地方政府為了打造景點,跟風施作性質類似的設施,擾動了濕地生態,遊客透過步道能認識到的物種,卻可能很有限。

人和濕地互動的方式,一再牽動著土地的命運,還有依附它們而生的廣大生物。當人們來到河海交會處,希望找到遠離塵囂的出口,海岸濕地的出口,又在哪裡?

公視 我們的島【濕地.出口】
01/29(一) 22:00首播
02/03(六) 11:00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