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投書】僅依據光電條例逕行開發 將破壞知本濕地多樣生態資源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聯合投書】僅依據光電條例逕行開發 將破壞知本濕地多樣生態資源

發表日期 2018/02/12
作者:彭仁君(國立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段文宏(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呂佩倫(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蘇俊榮(台東縣野鳥學會理事)
編按:台東縣政府於今(2018)年1月11日公告標租知本建康段46筆土地共161公頃,將作為「太陽光電示範專區」使用,預定於3月13日開標。台東在地生態學者對縣府的標租案提出招標異議,已於2月2日國際濕地日當天發文地方和中央政府相關單位,疾呼正視該案不當的標租規定已對生態產生嚴重衝擊,應撤案重新進行評估。
知本濕地空拍。圖片來源:曾志雄
知本濕地空拍。圖片來源:曾志雄

台東縣台東市知本建康段設置太陽能發電設備及教育示範專區座落在知本濕地的陸域區域,占地161公頃,在地台東生態學者專家站出來共同呼籲表示,此開發將砍除原供野生動物生長之草木灌叢,遍設太陽能光電板設施,將會嚴重破壞全區珍貴之動植物生態及環境資源。

台東縣政府太陽能發電案投標須知完全未有生態調查及衝擊評估,便已逕行招標,他們對台東縣政府知本建康段設置太陽能發電設備及教育示範專區標租案提出招標異議。並陳請政府相關部門根據野生動物保護法(林務局)及環境影響評估法(環保署),應先針對此太陽能發電開發案對於野生動物植物生態、濕地生物多樣性(營建署)及環境資源之衝擊影響,進行評估並提出保育對策。

光電土地使用計劃圖(含google空照)。圖片來源:蘇雅婷
光電土地使用計劃圖(含google空照)。圖片來源:蘇雅婷

知本濕地為知本溪出海口沖積形成的大面積平原,具有礫石、沙地、泥質等多樣底質。其中,因射馬干溪流過,加上伏流湧泉,並受海岸沙丘堆積影響,形成東部海岸少有之泥灘草澤。全區又因底質不同、水量多寡而造就不同植被生態,從以水生植物為主的草澤,到經常淹水的濕草地,以及較乾旱的高草叢,乃至灌木叢植被,為一個水域陸域交接的多樣生態濕地系統。

全區包含東方白鸛、草鴞、遊隼和黃鸝瀕臨絕種野生動物等共有185種鳥類被記錄。知本濕地因為地理位置承接縱谷與海岸交會的亞太遷移候鳥,水域草澤濕地被國際鳥盟劃設為重要野鳥棲地 (Important bird area,IBA,編號:IBA-TW040),能夠成為IBA的條件,除了水域草澤外,更加上周邊陸域完整的各類植被棲地,才得以維繫鳥類及動物的生存空間。全區多樣化的灌木叢、高草叢、濕草地、草澤——形成了鳥類及動物的重要棲息環境,供應大量鳥類及動物的取食、活動、棲息及繁殖。

黃鸝為瀕臨絕種(I)野生動物。圖片來源:蘇俊榮
黃鸝為瀕臨絕種(I)野生動物。圖片來源:蘇俊榮

知本濕地的鳥類資源共有53科185種豐富珍貴的鳥類資源,其中,瀕臨絕種野生動物有東方白鸛、黑面琵鷺、草鴞、遊隼和黃鸝五種;珍貴稀有野生動物有鴛鴦、環頸雉、魚鷹、大冠鷲、灰面鵟鷹、鳳頭蒼鷹、彩鷸、水雉、小燕鷗、短耳鴞、紅隼、烏頭翁、台灣畫眉..等32種;其他應予保育之野生動物麻鷺、琵嘴鷸、燕鴴、紅尾伯勞四種;台灣特有種有竹雞、五色鳥、烏頭翁、小彎嘴畫眉、台灣畫眉五種。台灣特有亞種環頸雉、大冠鷲、鳳頭蒼鷹、灰胸秧雞、金背鳩、台灣夜鷹、小雨燕、大卷尾、黑枕藍鶲、樹鵲、紅嘴黑鵯、褐頭鷦鶯..等23種。

其中以東方白鸛和灰胸秧雞最為奇特,全球僅存約2000多隻的東方白鸛在2014年底被觀察到,而全台灣不到百隻的灰胸秧雞在此也能被發現。

灰胸秧雞是知本溼地的驚奇發現。圖片來源:蘇俊榮
灰胸秧雞是知本濕地的驚奇發現。圖片來源:蘇俊榮

在知本濕地設立研究樣區,初步發現在這片200餘公頃的廣大範圍中,鳥類對陸域棲地及植物具有很緊密的利用關係,各類的植被均提供了不同生物的棲地,例如一級保育類鳥類——黃鸝、二級保育類鳥類——台灣畫眉、黑翅鳶、澤鵟、紅隼等鳥類都以灌木叢進行繁殖或覓食,而濕草地與草澤地帶,更為多種渡冬水鳥的棲地,甚至有豆雁及全球僅存約2000多隻的東方白鸛等大型稀有鳥類以此為覓食場所。

長期觀察發現,陸域為多種鳥類的棲息生長地,在知本濕地北側帶狀分布的水域,範圍較穩定,被濕潤的濕草地緊鄰環繞,提供了喜好隱蔽的物種躲藏的場所。而射馬干溪流過,加上伏流湧泉,形成之泥灘草澤,孕育豐富底棲生物,提供水鳥豐富的食物來源,可見的鳥類如白腹秧雞、紅冠水雞、花嘴鴨、彩鷸、白腰草鷸、田鷸、鷺科鳥類、水雉、灰胸秧雞、東方白鸛等水鳥均偏好此類環境。

而知本濕地大面積的乾旱草原灌叢的底層、草莖上、及頂層,除了可以提供給鳥類活動的場所之外,也蘊含數量眾多的各種昆蟲、爬行類、小型哺乳類等供給鳥類充足的食物來源,如生活在陸域底層的環頸雉、竹雞等;草莖上的灰頭鷦鶯、褐頭鷦鶯等;頂層的烏頭翁、台灣畫眉、棕背伯勞、紅尾伯勞等;空中的燕鴴、紅隼、遊隼等。保育類環頸雉一直以來都有相當穩定的族群在草叢空曠地棲息生長。另外,還有鎖鍊蛇、眼鏡蛇及雨傘節等保育類的毒蛇棲息,也常見野兔及鼠類,鄰近地區並有山羌、食蟹獴、鼬獾及山豬之紀錄。

鎖鍊蛇常見於知本濕地及周邊環境。圖片來源:粱珆碩
鎖鍊蛇常見於知本濕地及周邊環境。圖片來源:粱珆碩

知本濕地陸域有相當珍貴的植物資源,卻被完全忽略掉,例如,目前是台灣原生地植物的台東火刺木(Pyracantha koidzumii),在台灣植物紅皮書列為易受害(VU)等級,尚有少數的個體分布,應當完整保存乾旱的灌木區域,讓台東火刺木的種子能自然繁衍,以保存所剩不多的台東火刺木生育地。

此地也還有數量不少的灰葉蕕(Caryopteris incana),本種雖未列入紅皮書中,但台灣僅零星發現於荒地,而知本濕地尚有不少的灰葉蕕族群,應當保存其生育地,以維繫其族群。然而常常發現區內被縱火焚燒,恐將危害這些珍貴植物資源的生存。

台東火刺木列易受害(VU)等級。圖片來源:粱珆碩
台東火刺木列易受害(VU)等級。圖片來源:粱珆碩

台灣僅零星發現於荒地的灰葉蕕。圖片來源:粱珆碩
台灣僅零星發現於荒地的灰葉蕕。圖片來源:粱珆碩

台東縣政府近年有很好的觀光推動績效,而知本濕地擁有珍貴豐富的動植物生態資源,加上東部海岸極少有的泥灘沼澤、溪流、湧泉、沙丘及草灌叢等多樣生態環境,是一個條件優異的山海交融環境教育場域,具有非常高的生態觀光潛力,應該從更永續保育生態資源的方向來善加規劃利用。

以同樣擁有豐富鳥類資源的嘉義鰲鼓濕地為例,該濕地早期為台糖填海造陸從事農、漁、牧事業及種植甘蔗的大本營,但由於地層嚴重下陷、海水入侵地下水層,農場逐漸沒落荒廢。嘉義縣政府過去的思維也是要規劃開發設廠,但最後被阻擋保護下來,近年在中央及地方政府投入資源發展成為鰲鼓濕地森林園區,以「濕地保育」與「環境教育」做為園區主要定位,成為熱門生態旅遊及教學研究的基地,並朝向發展為具有多樣林相及豐富濕地生態資源的國際級濕地公園。

最後,政府大力推動太陽能發電、風力發電及天然氣電廠,而這些新發電設施,幾乎都落腳在「荒地」上,濕地常被視為荒地,所謂的「荒」,是指冷落偏僻、長滿野草、無人耕種或看不出經濟價值,不過這些濕地生產力是非常高的,沿海濕地是地球上效率最高的碳匯系統,政府欲發展的新能源設施都選址於濕地上建設。

不過眼前的問題不只是電力可能不足,減碳也是刻不容緩的事。濕地碳吸存力的生態服務是自然給予我們的恩賜,若只是想以低土地取得成本來建設新能源設施,不止會喪失此一自然的恩賜,亦無助達成能源成長限制的目標。開發太陽能的確是達到環境永續社會的重要途徑,不過因為利用太陽能而開發濕地,進而破壞自然化學循環,亦不符合永續原則。太陽能設施可以再擇地再建,而知本濕地開發了珍貴的生態將消失不再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