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污染進入鳥類腦部 福島最新動植物被曝研究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核污染進入鳥類腦部 福島最新動植物被曝研究

2018年04月18日
作者: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福島核災後,由於輻射污染未能完全解除,部份以山區為主的「返鄉困難區域」,居民不能回去;另一方面,科學家們在這裡研究放射性物質對生物的影響。日本公共電視NHK,為此製作紀錄片「被曝森林」,穿插居民的心聲,呈現放射能污染的實態。

11萬貝克 / 公斤的蜂窩

茨城基督教大學助教桑原隆明,到此採取胡蜂蜂巢,發現樣本平均有11萬貝克(輻射單位) / 公斤的污染,「測出從來沒看過的數值。測出這麼高的數值時,嚇了一跳。」

圖ㄧ:胡蜂的巢,與巢的材料、杉木樹皮在放射線像(呈現輻射的照片)下的樣子。
胡蜂的巢,與巢的材料、杉木樹皮在放射線像(呈現輻射的照片)下的樣子。來源:https://www.nhk.or.jp/docudocu/program/46/2586019/index.html

和桑原隆明合作的放射線像拍攝工作室說,胡蜂的巢,會建築在民屋的屋簷或倉庫,在距離人類生活圈很近的地方,春夏之際會突然出現。這是生物活動造成的污染擴散,除去污染後的土地和家屋,仍有可能因此再污染。因此除了森林無法除去污染之外,污染還會隨之擴散。

生物活動擴散污染

過去該工作室也曾發現,因老鼠糞便在室內造成的輻射污染,山豬和猴子糞便所造成的污染大範圍移動,這次新發現的蜂巢污染是新的例子,可供福島核電廠周邊居民參考。 順便一提,據非核媒體投書,一名東京都八王子市(距離福島核電廠300公里遠)民眾吉田照勝,庭院白樺木上的鳥箱,有一對日本山雀在裡面做了柔軟溫暖的鳥窩。今年3月初,他把鳥窩拿去驗輻射,結果,放射性銫合計1674貝克 / 公斤。

圖二:根部接觸到輻射污染的植物,隨著成長,體內的輻射濃度變化,簡單地說,就是把它吸上來。
根部接觸到輻射污染的植物,隨著成長,體內的輻射濃度變化,簡單地說,就是把它吸上來。

輻射污染進入腦部

東京大學名譽教授森敏,採集多種植物,發現它們遠遠超過食物輻射標準;至於植物是如何從土壤吸收放射性銫的呢?高崎量子應用研究所做了實驗,拍攝出植物成長時體內輻射濃度變化的影片(上圖),「雖然這裡的風景很美麗,但必須要看到那些,看不見的物質才行。」

圖三:被曝的野鳥(日本山雀),輻射污染進入了腦部。
被曝的野鳥(日本山雀),輻射污染進入了腦部。

日本野鳥協會的山本裕也參與了研究,清楚地發現輻射污染(放射性銫)如何在生物間循環,鳥吃了污染的果實而被曝,而鳥蛋也有(超標的)污染,確認了母鳥會把污染帶給下一代;令人側目的是,從放射線像照片上可以看到,放射性銫污染了腦部。

圖四:輻射被曝的日本獼猴,和正常的日本獼猴,不同的造血幹細胞分佈狀況,白色的是脂肪,點點的是造血幹細胞。
輻射被曝的日本獼猴,和正常的日本獼猴,不同的造血幹細胞分佈狀況,白色的是脂肪,點點的是造血幹細胞。

圖五:輻射被曝的日本獼猴,被曝量越高,造血幹細胞越少。
輻射被曝的日本獼猴,被曝量越高,造血幹細胞越少。

東北大學名譽教授福本學,研究這裡日本獼猴的被曝狀況,由於牠們和人類同為靈長類,因此特別受到注意,2016年節目單位採訪他的時候,得知日本獼猴骨髓內的造血幹細胞,和輻射被曝量呈現反比關係。

不過,兩年後的現在,不可思議地發現,血液(紅血球數量)倒沒有異常狀況,福本學對此提出假說:因為輻射污染的影響,減少細胞的量,而加速細胞分裂的速度,被認為是在勉力維持正常的狀態,還需要繼續觀察。

圖六:從日本獼猴的血液裡,發現染色體異常的現象。
從日本獼猴的血液裡,發現染色體異常的現象。

學者的工作

福本學又把日本獼猴的血液樣本,帶給放射線生物影響專家、弘前大學三浦富智准教授觀察,認為會提高罹癌風險;「發生很複雜的染色體異常現象,以野生動物來說,這個程度很驚人。」

福本學說:「輻射被曝是現在進行式,實際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把它揭露出來,是我們學者的工作。」

※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
※ 本文轉載自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