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想想政府用的詞彙——福島避難災民M的故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請想想政府用的詞彙——福島避難災民M的故事

2018年05月04日
作者:宋瑞文
【編按】以下為日本福島縣富岡町避難居民M的演說稿,由福島避難災民組織Go West Come West發刊及中譯。原文經長期關注福島核災的公民記者宋瑞文略為修整、配圖,並經Go West Come West授權轉載。

大家好。我叫M,從福島縣雙葉郡富岡町避難到大阪。我家在福島第一核電站的南邊,離核電站大概8~9公里。2011年3月11號,發生大地震與海嘯,我們避難到富岡町的音樂館,當時心中一直很擔心核電廠有沒有出事。

26573435237_0a2ee08dcf_b

輾轉流離的避難過程

隔天早上,聽到鄉公所的廣播告知。內容是這樣的:核電廠的狀況很危險,請您們避難到川內村。所以我跟父親往西邊開車。想起當時有人說要避難到南邊或西邊比較好,當時富岡町好像有收到SPEEDI(緊急時迅速放射能影響預測系統)的資訊。

塞車很嚴重,平常50分鐘就到的地方,我們竟然花了大概8個小時。中途沒有什麼飲料,只有一塊麵包而已,真的非常痛苦。我父親有糖尿病.所以一直很擔心低血糖。廣播一直重複地播放「核電狀況很危險」這樣的內容,我情緒一直沒有辦法平靜。

因為川內村已經人太多,沒有辦法接受避難者,而我們再開到更西邊。最後,到了田村郡船引的國小。雖然他們接受我們,但支援物質不足了。之後,車的油不太夠,要到其他避難所,條件包括只有受過事前輻射檢查的人才能接受等等,於是想避難也無法避難。

2017年8月,民間秋田測定所在郡山市內,測到比一般高出2~30倍的輻射線量。

 

這樣過了幾天,3月16號,在會津若松的某高中表明能接受避難者。大家都知道會津若松會下大雪,幸好我父親已經換好防雪輪胎。在新的避難所見了從郡山市來的20多歲年輕情侣。從他們那邊聽到,福島縣政府隱蔽強制避難區之外的輻射污染。

對我來說,在很冷的體育館的生活還是非常痛苦的,舊疾也變得不太好.所以我跟父親、親戚說,想去關東地方的親戚或朋友家避難,不過他們反對。

避難者越來越多,我聽到需要的藥可能很難收到,把這事告訴父親後,在3月23號,就避難到在關東的親戚或朋友家。到了4月我到父親所在的日光避難所,在那裡跟他一起生活到8月底。後來才知道那時候在關東地方也有輻射污染,以及日光那裡是輻射熱點等資訊。

2011年9月,我避難到兵庫縣寶塚市的租金減免住宅。大學時代我在京都生活,不太擔心搬到關西。不過生了病之後,對這方面有點擔心了。搬家後一陣子想不開,一直有陷入困境的心情,也常有避難過程的陰影。

關東民眾井上玲(左)報告當地醫院災後狀況:包括過敏(特別是眼科)、水疱瘡、帶狀疱疹、皮膚疾患,特別是呼吸系統等等的用藥不斷增加。(出自下澤陽子臉書)
關東民眾井上玲(左)報告當地醫院災後狀況:包括過敏(特別是眼科)、水疱瘡、帶狀疱疹、皮膚疾患,特別是呼吸系統等等的用藥不斷增加。(出自下澤陽子臉書)

災後病況惡化

我曾在災前的2006年罹患纖維肌痛症,有多樣症狀,像是全身僵硬、麻痺、疲倦感等等,精神方面也不好,有判斷力或思考力低下、記憶障礙等。核災後,纖維肌痛症的病況變糟,睡眠時間變得更長,有時睡到超過14小時。

追加被曝,會惡化病情與增加一般沒有的症狀。(出自gowest-comewest簡報)
追加被曝,會惡化病情與增加一般沒有的症狀。(出自gowest-comewest簡報)

在福島療養的時候,發生過去沒有過的疼痛,真的很痛苦。纖維肌痛症和原爆病是很相似的。病情惡化跟被曝可能有關。另外,生了災前沒有過的氣喘、皮膚異常等。每次去福島會生針眼。在2011年秋天接受的甲狀腺檢查,發現到甲狀腺嚢胞,但後來它消失了。

順便一提,核災發生時,避難所沒有發給我們碘片。核災後在醫院做了血液檢查,被診斷有橋本氏甲狀腺炎傾向,不過來到關西後,症狀轉好。

我父親現在住在福島縣大玉村的復興支援住宅。災前他有糖尿病,災後症狀變得很嚴重,要吃的藥變很多,眼睛也變得不好了。醫生也說:「沒辦法長壽。」現在他為了健康,很努力散步、運動,不過那裡輻射線量很高,車諾比也有糖尿病惡化的報告,所以我很擔心。他還得了大腸癌和胃癌。

據福島醫大數據,像是腦出血、各類癌症(第4~9行)等,在災後倍增。(出自gowest-comewest簡報)
據福島醫大數據,像是腦出血、各類癌症(第4~9行)等,在災後倍增。(出自gowest-comewest簡報)

核電賠償訴訟

我成為核電賠償兵庫訴訟的第三次原告,認為核災的責任在東京電力和政府,希望他們負起責任。除此之外,我聽說現在發生了和原爆病類似的症狀,想救那些健康被害的人,畢竟我有過類似疾病的痛苦經驗。被曝的症狀真的是多樣的。希望再也不要增加因為核災而生病的人。

有個住在關東的朋友,咳嗽一直治不好。避難到橫濱的親戚阿姨,因為蛛網膜下腔出血死了。為什麼這社會不能承認,為了健康和安全而避免被曝的權利呢?為何這權利還得去爭取呢?

現在心情很複雜,因為我很擔心,在等判決結果的時間裡,又增加核災的被害者。不過為了確立避難者救濟制度,成立永久醫療補償制度、健康診斷制度等等,我想要努力。

核電賠償兵庫(ひょうご)訴訟抗議照片,爭取避難權利。(出自「原発賠償ひょうご訴訟 ぽかぽか★サポートチーム」官網)
核電賠償兵庫(ひょうご)訴訟抗議照片,爭取避難權利。(出自「原発賠償ひょうご訴訟 ぽかぽか★サポートチーム」官網)

扭曲的返鄉政策

富岡町在去年4月,除了一部分地域之外,解除了避難指示。那裡原來有大約1萬6000人,不過確實有回去的居民,只有492人而已。一方面,為了推動返鄉(歸還)政策,政府和東京電力開始廢止賠償金。

為了讓大家回到福島,政府積極地進行各種獎學金或移住補助金、就業支援等。比如說,對於在福島任護理職位的人,有獎學金和移居資金制度,或是為三世代以上的多世代家族,最多有110萬日幣的補助金等。為了讓大家回到福島,政府和福島縣花非常多的錢。

那麼,回到福島後,有安全的保障嗎?我想,並沒有。比如說,對於在意輻射的人,政府和福島縣鼓勵他們,使用居民監測服務,也就是使用輻射線測量機器紀錄空間線量。核災發生前的標準是一年1毫西弗(1ミリシーベルト),但核災後被提高20倍(20ミリシーベルト),叫我們回到這樣的地方。我擔心身體如果出現問題,會被說是自我管理不夠等等。

民間團體要求政府撤回福島20毫西弗標準(20ミリシーベルト)的訴訟傳單。(出自「南相馬・避難20ミリシーベルト基準撤回訴訟支援の会」網站)
民間團體要求政府撤回福島20毫西弗標準(20ミリシーベルト)的訴訟傳單。(出自「南相馬・避難20ミリシーベルト基準撤回訴訟支援の会」網站)

再想想政府用的詞彙

今天我發了資料,是關於特定廢物運搬路徑(因除去污染而衍生的垃圾、輻射有8000貝克/公斤以上)的注意公告。我不想住在有那麼危險的東西通過的地方。海嘯或除染產生的核廢棄物[1],正在富岡町的暫時焚化廠裡燃燒掉。

在這裡有一件事情想拜託大家。請您們再想想政府用的詞彙。這問題不是只在核災有。

「中途儲存設施」是甚麼呢?「暫定焚化場」是甚麼呢?

用曖昧的詞彙,用文字遊戲,來描述核廢儲存設施。說是臨時設置的,因為不是要永遠使用的,以這樣的理由來蓋焚化場。於是,如果要說福島因為它被污染,可能就沒有辦法。在這樣的文字遊戲中所建設的處理設施,福島被很模糊地定義成可以回去的地方。

民眾到被棄置不管的、破損的除染袋旁,測出超標的高線量輻射、4.22微西弗小時。
民眾到被棄置不管的、破損的除染袋旁,測出超標的高線量輻射、4.22微西弗 / 小時。

不過,這明明就是因為焚燒核廢棄物,而再度污染的地方。我當然不想回去被輻射污染的地方,更不想回去被政府欺騙的福島。每次回到福島時,我真的很痛苦又很難過。因為自然很豐富又很美,一下子會忘記輻射污染的事實。我很喜歡東北和關東,所以要承認那裡也有輻射污染時很難過。

民間土壤檢測數據圖,超過車諾比標準(37,000貝克平方公尺),為放射線管理區域的部份,用黃色以上來表示。關東不少地方皆是如此。
民間土壤檢測數據圖,超過車諾比標準(3萬7000貝克 / 平方公尺),為放射線管理區域的部份,用黃色以上來表示。關東不少地方皆是如此。

結語:被政府否定的避難者

我來到關西後,在大阪結婚了。我是2014年才開始住在大阪的,是一名避難者,但對政府和東京電力來說,我不是避難者,只是移居者。我因為真實的被害,而避難到這裡。我想跟這裡的朋友們一起主張,不只福島人,而是包括在東日本的人等,所有被強迫被曝的人,都有避免被曝的權利。

[1] 關於福島核災後除染的問題,可參考文章:〈福島媽媽:「在黑色金字塔前,無法育兒」〉。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苦勞網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