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被政府利用 福島核電工拒絕健檢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不願被政府利用 福島核電工拒絕健檢

2018年05月07日
作者: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我不認為政府是想守護我們的健康,坦白說,不能信任他們,就算過了幾年之後健康出現問題,國家也會說:『雖然這個人檢查過了,但不認為有放射線異常的狀況。』然後事情就這樣結束了不是嗎?」一名51歲的前福島緊急作業核電工A先生,在面對日本NHK記者訪問時說道。

所謂福島緊急作業核電工,指的是核災初期投入的底層核電工,由於災難初期輻射線量極高,狀況危急,世界各國媒體時常讚美為英雄。然而,不管是現場的勞動條件,或事後的輻射被曝追蹤,都出現弊病與疏漏,導致許多核電工的不滿與憤怒,NHK為此製作專題報導〈福島核電工2萬人健康追蹤檢查 連續遭到拒絕 原因為何?〉

福島緊急作業核電工,各國媒體爭相報導。
福島緊急作業核電工,各國媒體爭相報導。

由於這群遭遇輻射被曝的工人,未來可能有健康影響的問題,日本政府正在為他們做追蹤調查,然而,超過六成的人拒絕調查。

一名工人說:「我們就像過河卒子一樣,因此說我們賭命救災什麼的,真的很讓人難為情。」相對於英雄的美名,工人的反應卻是如此。

koxYUT0(1)

先解釋調查的背景,平時核電工的輻射被曝限額,是一年50毫西弗以下,5年不超過100毫西弗,緊急時則是100毫西弗,不過福島核災發生當時,提高到250毫西弗,在這個緊急標準下的核電工有2萬人(見上圖)。

其中輻射被曝超過250毫西弗的工人有六人,250~100毫西弗的有168人,這些人要針對胃癌、肺癌、大腸癌、甲狀腺、白內障等做定期檢查;100毫西弗以下有19634人,這些人每3~4年要做一次包括輻射影響項目在內的追蹤健檢。負責檢查的放射線影響研究所顧問認為,國家既然改變了標準,對工人的健康就有責任,「要盡可能地留下健康紀錄」(下圖)。

Z7v5l18

原本調查的目標,是期望八成的人能夠接受檢查,然而,核災七年來,只有三成五的人接受,換句話說,有1萬2000人拒絕。原因為何呢?一名20多歲的工人表示,以承包商的立場,為了檢查請假的話可能會被開除。其他人則說:「放下工作去檢查,也不會補償。」「就算發現疾病,國家也不會給予治療。」對現有體制感到不滿,「結果,就好像免洗筷似的。」

mAvMoOr
核電工A先生不認為政府是真的關心工人。

其中,也有人是因為不信任政府與東京電力公司才加以拒絕。一名51歲的前福島緊急作業核電工A先生,因為遭遇過現場無視工安的狀況,跟赴死沒什麼兩樣,事後相關單位不聞不問,「底層的人不關他們的事。用過就丟。」他不認為政府是真的關心工人,或許數據還會被用來淡化輻射危害,「(為了這種政府)賭命工作,好像笨蛋。」另一方面,有工人因為反覆罹癌的關係,在2017年去世了。 

糟糕的是,主管調查的單位發現,對照國家跟包商各自的工人輻射被曝紀錄,國家有漏計的狀況,檢查單位的研究員說「運用可信的資料來說明是很重要的。將這些數據重做評估的話,或許可以減少工人們的不安。」

日本政府在2010年發表的核電工被曝研究。
日本政府在2010年發表的核電工被曝研究。

對核電工輻射被曝的調查,是民間討論輻射問題時,受矚目的參考資訊之一。旭川北醫院院長松崎道幸指出,根據日本政府對20萬名核電工長達十年以上的追蹤調查,每增加(人工)輻射被曝達10毫西弗,就會增加3%的(全)癌症死亡率,結論和2011年一份由加拿大學者提出的醫療被曝研究一致;跟一般日本男性的死亡率相比,達統計上的顯著差異。另一方面,官方則解釋為,可能是因為核電工抽煙喝酒的比例比一般人高的緣故。

※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
※ 本文轉載自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