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島】另一個清境 一點也不熱鬧的定遠新村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我們的島】另一個清境 一點也不熱鬧的定遠新村

2018年05月14日
公視記者:陳佳利 陳忠峰

高山農業與觀光休閒雙線發展,農墾地遍布,民宿爭奇,清境成為台灣山區眾所矚目的焦點。 其實在民宿出現前,這裡是政府安置軍隊的高山農場,滇緬義胞與榮民共有七個村。後來民宿過度發展,政府頒布禁建令,這些村落的屋舍改建也因此受限。現在針對這些村落的建物禁建令即將解除,對清境將帶來什麼影響?美麗的高山稜線,從森林變成農場,接下來,人們又將打造什麼樣的清境?

一般人對清境的印象,是歐式木屋的民宿,宛如瑞士的溫帶風情,台灣最熱鬧的山城。不過夾在繁華亮麗之間,有著另一個清境。

954-2-7S清境。

50年代,政府將從泰北撤退的軍隊,安置在清境,50多年過去,那段在異域掙扎的歷史,遺留在空氣裡,滇緬血統的記憶,保存在食物中。南投縣雲南同鄉會秘書長楊陞義說,「村子裡每家婆婆做的菜都不一樣,最純正的菜都在廚房裡。」

整齊的平房,安靜的巷弄,這裡是定遠新村,緊鄰青青草原與清境國民賓館,卻沒有觀光熱點的熱鬧。因為禁限建,年久失修的房子,村子裡有好幾棟,住在這裡的是滇緬義胞的後代。

954-2-10S因為禁限建,年久失修的房子,村子裡有好幾棟,住在這裡的是滇緬義胞的後代。
因為禁限建,年久失修的房子,村子裡有好幾棟,住在這裡的是滇緬義胞的後代。

1985年,隸屬於退輔會的清境國民賓館落成,踏出轉型的第一步。1991年,政府放領配置給滇緬義胞的110公頃土地,私有地可以自由買賣。1999年,九二一地震重創南投,成為清境的另一個轉捩點。

南投縣雲南同鄉會理事長李克之說,清境地區從九二一地震以後,帶動觀光業。台灣民宿協會理事長施武忠說,清境從十家民宿,變100多家民宿,遊客量從一年20萬人,變150萬人,而且創造非常高品質的餐宿條件。

然而100多家民宿,只有五家同時取得建照與民宿執照,完全合法。不少業者為了增加房間數,違法擴建。民宿爭奇鬥豔,違法亂象與坡地安全,成為社會焦點。2014年,地調所發布南投縣山崩地滑地質敏感區,清境地區屬於廬山層的板岩,有六成以上位在地質敏感區,區內有順向坡與山崩潛勢區。

依建築法規,四級坡以上不能蓋建物,但清境地區與山爭地的情形還不少。地質調查所環境與工程地質組科長陳勉銘表示,「這邊的平均坡度,將近75%超過四級坡以上(含四級坡), 坡度超過十七度。」

954-2-6S依建築法規,四級坡以上不能蓋建物,但清境地區與山爭地的情形還不少。
依建築法規,四級坡以上不能蓋建物,但清境地區與山爭地的情形還不少。

政府當年帶頭發展清境,卻沒有畫出藍圖,造成非都市土地使用失控。為了遏止民亂象,2012年5月,南投縣政府頒布全面停發建照的禁限建令,並連續四年進行安全監測,老舊眷村的禁建,與民宿過度開發有關。南投縣建設處長李正偉表示,「新的違建即報即拆,以101年當作劃分點,舊的違建列管排拆,自拆跟排拆的,總共拆了20多家。」

南投縣政府即將在2018年5月15日,針對老舊眷村,有條件解除禁建令,並規定如果建築基地位在山崩地滑敏感區,必須進行詳細的地質鑽探。李正偉強調,

不會因為這次開放民生基本需求,解除禁建,讓原來的民宿再惡化。

一直以來,清境缺乏總量管制與整體規劃,水源不足和污水直接排放入河,始終是隱憂。當空拍機往上空拉高,就會發現,建築物管理,只是清境其中一項問題。南投縣建設處長李正偉說,「清境不只有民宿的問題,還有整個區域開發定位的問題,需不需要犧牲這麼大的環境條件,轉換高冷蔬菜和高山茶葉?」

當年義胞拓墾了200多公頃,加上附近的原住民保留地,都種上了溫帶水果,後來因為WTO衝擊,農民紛紛轉作,山坡成為高麗菜、百合花與高山茶的版圖。台灣山林復育協會理事長蔡智豪提出,一塊塊農墾的地方,原來都是森林。在中海拔強降雨區,是很容易崩塌的,這些地方如果不處理,最後還是會有疑慮。

其實更早之前,清境地區是賽德克族人的傳統領域。從教職退休的Mega,是畫風獨特的油畫家,他在鄰近春陽部落山坡上,蓋了一家民宿,這是家族土地,全家人都住在這裡。Mega筆下除了描繪生活文化,也紀錄家鄉的變化。他的故鄉春陽部落被群山包圍,從前清境也是這樣。「古木參天,都是森林,沒有像這樣被開發的亂七八糟。」

台灣山林復育協會理事長蔡智豪說,這裡可以漸進式的找回森林,如果政府願意輔導農民轉作,將現有的農墾地依地形區分,陡峭的作為復育區,平緩的生產經濟林木,森林如果能夠回來,對水土保持和經濟都有很大幫助。

來清境地區種茶的林重雄,耕耘了20多年,他在茶園周圍種了許多樹。數十年在山上打拼,看著清境的變化,他明白森林是環境復甦的關鍵。林重雄說,「裸露的大部分都是蔬菜區,還有種花的,當然最好是能夠改善。」

問題是,如何找回森林又兼顧當地農民與民宿業者的生活?蔡智豪表示,「以這塊區域來講,假設是5000公頃的山坡地,一個林農可以工作五公頃,加起來就是1000個,這個地方一年5億的預算,是有辦法去維護的。森林回復,對民宿也是好事,對整個地方是雙贏。」

環團認為如果陡峭的作為復育區,平緩的生產經濟林木,森林如果能夠回來,對水土保持、經濟都是好事,對整個地方是雙贏。
環團認為如果陡峭的作為復育區,平緩的生產經濟林木,森林如果能夠回來,對水土保持、經濟都是好事,對整個地方是雙贏。

南投縣政府正積極進行地質調查,希望整合地調所的報告,在南投縣的國土計畫中,把清境地區可開發與需要保育的地區做釐清。南投縣建設處長李正偉強調,「南投要走的是觀光首都,有總量管制,希望在開發跟建築、永續環境間,找到平衡點。」

這塊被人們擾動數十年的土地,從前過度發展,現在有機會改變,在願景與現實拉扯間,未來看見的會是什麼樣的清境?

本文轉載自:【公視《我們的島》節目—另一個清境】
05/14(一) 22:00首播
05/19(六) 11:00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