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屏空污總量管制二期 「移污」抵換爭議大 環團堅決反對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高屏空污總量管制二期 「移污」抵換爭議大 環團堅決反對

2018年05月22日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李育琴高雄報導

高屏地區是全國第一個實施空污總量管制的區域,自2015年6月30日開始實施的空污總量管制計畫,至今年7月即將結束第一期三年的管制,並且進入第二期程。由於計畫第二期程將實質管制固定污染源的污染指定削減,及污染量的抵換交易,環保署昨(21)日在高雄蓮潭會館舉辦計畫修正草案公聽會,說明第二期程的實質減量目標,和未來高屏地區工廠新設或變更,需取得的污染額度和抵換交易辦法。

不過修正草案公布後,高屏環團即大表不滿,怒批第二期程的減量速度太慢,且固定污染源的污染減量太少。此外,環團多次反對「移動污染源減量可抵換固定污染源增量」,痛批環保署不積極削減工廠排污,反而幫新建工廠找污染量,直問「高雄空污什麼時候才有改善的一天?」

地球公民基金會等高雄10個團體抗議高屏空污減量速度太慢,用行動劇諷刺政府聽不見高屏人的心聲。攝影:李育琴
地球公民基金會等高雄10個團體抗議高屏空污減量速度太慢,用行動劇諷刺政府聽不見高屏人的心聲。攝影:李育琴

批減污龜速!環團要求加速減量

21日上午,地球公民基金會等10個在地團體召開記者會,批評環保署對高屏空污減量龜速,讓人忍無可忍。他們手持鍋碗瓢盆大聲敲擊抗議,並且諷刺環保署長李應元與經濟部長沈榮津聽不見高屏人的心聲。

長期監督政府的空污政策,敦促政府改善始終處於三級空品區的高雄空品狀況,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王敏玲表示對第二期的時程和管制目標大失所望。她說,空污總量管制計畫歷經16年才公告實施,前三年第一期實質減量不多,第二期程應針對固定污染源的指定削減,但是卻要花六年半的時間(到2024年底),這樣的速度根本是龜速!「總共要花25年半的時間,一個孩子出生都已經成人了才能看到實施效果,我們怎能忍受這樣的污染一年又一年?」

此外,環保署規劃第二期程各種污染排放的指定削減幅度只有7%-25%,王敏玲說,環保署對於業者改善減排的要求太低,未來高雄如要達到WHO的空品標準PM2.5為10微克,現在就應該削減更多的排放量。

共同發表聲明要求政府加速減污的還有美濃愛鄉協進會、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荒野保護協會等10個團體。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副理事長陳銘彬沉痛指責:「夠了!高雄發展重工業,長達50年的空污傷害人民的身體健康已經夠了!」他批評高雄市政府目前的產業政策忽視市民健康,而執政黨的市議員更是與市府沆瀣一氣,未能好好監督,為市民把關。

新廠拿不到污染量  批環署用移污幫工廠找增量 

下午公聽會前,南部反空污大聯盟也共同出席,抗議高屏空污總量管制計畫是「假管制真污染」。聯盟表示,高雄市有臨海工業區800多根煙囪、林園工業區,當中的燃煤發電廠、中鋼煉焦爐等重大污染源至今未見有效改善,現在環保署又要把移動污染源的減量、關廠工廠的減量,來換抵給新設或擴廠工廠使用,對高雄空污是雪上加霜。

他們表示堅決反對移動污染源減量抵換新設工廠增量。高雄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理事長黃義英說,高雄PM2.5是全國之冠,林園、臨海工業區的致癌健康風險已經超標,但是不管環團如何抗議,當地最大污染源之一的中鋼卻始終不願改善,如果讓移動污染源可抵換,再新設工廠增加當地污染,政府對小港沿海六里的居民如何交代?

南部反空污大聯盟質疑移動污染源抵用交易實質讓高雄污染增加,不希望高屏成為計畫白老鼠。攝影:李育琴
南部反空污大聯盟質疑移動污染源抵用交易實質讓高雄污染增加,不希望高屏成為計畫白老鼠。攝影:李育琴

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監事蘇義昌指出,新設工廠必須拿到污染量,但是既有業者改善或拆除舊廠拿到的量並不會拿出來交易,多保留做為未來自己擴廠使用,造成新廠要進入高雄困難。

「但是,高雄要發展什麼產業?如要照舊發展石化鋼鐵業,就應該加強減量力道,讓業者思考轉型,否則自然淘汰。如不加強既有業者的減量,新廠進入無法取得污染量時,政府又想找移動污染源來抵換,對這些工業區的居民來說太不公平。」

移污未總量管制 抵換制度恐造成實質污染增加

移動污染源抵換固定污染源的爭議在於,移動污染源並未總量管制,抵換後移動污染源仍有可能增加。台灣要健康婆婆媽媽團古珮嫆說,「政府並沒有限制車輛自由進出高屏管制區,也沒有禁止人民添購燃油車,除非燃油車不再移轉買賣,否則未來的移動污染源仍可能增加,到時被抵換的排放量再也收不回來,也阻止不了得到排放量的工廠光明正大製造污染。」

儘管環團對環保署的預定公告辦法砲聲隆隆,公聽會現場出席的近百位鋼鐵業者和員工也對管制辦法不滿。

有業者發言表示,高雄重工業是歷史共業,設備改善業者都有在努力,但是政府是否要因空品標準殺雞取卵,希望能多加考慮。這名業者說,「每一個企業後面都是一個個家庭,如今外在經營環境不佳,如果要把空氣弄好,卻讓企業沒路走,以後台灣人也只能淪為到國外去做台勞。」他的發言引起在場民眾大聲鼓掌叫好。

21日高屏空污總量管制計畫修正公聽會,鋼鐵公會動員出席,反對政府對業者殺雞取卵。攝影:李育琴
21日高屏空污總量管制計畫修正公聽會,鋼鐵公會動員出席,反對政府對業者殺雞取卵。攝影:李育琴

根據環保署的修法時程,預計6月進行公告修正辦法,7月開始執行第二期程。不過對於污染抵換的爭議仍大,無法取得共識,環團甚至質疑實施空污總量管制的實質效果,高屏恐成為污染交易的白老鼠。

對此環保署空品處處長蔡鴻德說,讓高雄空氣盡快變好是大家共同的目標。總量管制是透過行政管制和經濟誘因的方式,來加速改善空氣品質,目前計畫繼續往前走對高雄的空品改善速度是最快的。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