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澎湖後花園寶石──嶼坪

   
文字大小
作者:黃新真(澎湖玩家負責人、澎湖縣永續生態旅遊協會常務監事)

澎湖,海上的珍珠,大大小小將近100個島嶼,絕大多數為無人島。澎湖,讓一般人聯想到的,不外是觀光景點,著名離島的旅遊勝地,旅客隨著遊覽車匆匆地來,匆匆地走。然而,大家並不知道,在南海的幾個島嶼,逐漸被世人遺忘,甚至有些澎湖人也不知道自家的後花園有一顆閃亮的寶石──嶼坪。

嶼坪屬望安鄉,民國55年畫分為東坪村及西坪村,一般人稱為東嶼坪及西嶼坪。東嶼坪位於望安鄉之南方偏東,與望安距離約10公里;西嶼坪位於望安鄉南方,與望安距離約9公里。西嶼坪位於東嶼坪的西北方,兩島相隔700~800公尺。

暫停的時間與空間

東坪村村落第一次上東坪村,村上的寂靜讓我覺得似乎到了世外桃源,但跟這些老人家們談,發現嶼坪並不像我所想的樣子,「時間」對嶼坪的住民來說,是靜止的狀態。三級離島的交通不便,鮮少有觀光客上岸,但因附近為不錯的漁場,定期會有造訪的磯釣客,讓東坪村唯一一間的小民宿帶來商機。島上唯一的雜貨店,也不盡然每天營業,男主人若開船至馬公採買,女主人也跟著一起出門。

西坪村只剩四位居民的西坪村,長者守著自己的家園不願離開。一位婆婆在西坪村照顧身心障礙的大小孩。我問婆婆,為什麼不離開西坪?婆婆回答:「我的家在這裡。」我又問,那如果生病了該怎麼辦?婆婆說:「以前衛生室還有護士,但現在因人口少,護士不願意駐守。」基本的醫療對西坪的住民來說,是奢侈的資源。

沒有門的茅廁(台灣環境資訊協會提供)這兩個村落,房子裡沒有所謂的「套房」,屋子情形好一點的,還有現代化的衛浴設備,再簡陋一點的則是用茅廁。柴油發電機只運作到晚上9:00,之後電力得靠備用電力取代,有時候還需點蠟燭。原來,我們都市生活所需,認為理所當然的各種日常生活資源,對東西嶼坪這兩個僅有4個人及10多位居民的小島而言,是奢侈的享受,也難怪出走外移的人口,不願意回來這座島上。

幾次短住在嶼坪的時間,對我來說是一種修煉,所有生活的不便利性,對我來說是一種挑戰,我面臨物資的短缺,碰到沒水可飲用的困境,這是一個很好的修行方式,可以仔細的觀察內心對環境的反應,察覺自心和環境的互動。在都市裡的人們,無法體會遺忘的島嶼島上的生活情形。看到嶼坪生活,再回頭看看我們大部分人的生活,我們應該感恩知足,嶼坪人充分表現出樂天知命的精神。

嶼坪生態旅遊的潛力與隱憂

背著海葵走的斑點真寄居蟹指型軟珊瑚與小丑魚第一次到嶼坪,是民國91年到水下進行探勘,我深深被海洋熱帶雨林感動,而來過嶼坪的其他遊客多半反應澎湖的南海比國外還美。我們有如此瑰麗的寶藏,我們所需要的是如何把這樣的寶藏保護下來,讓遊客能夠造訪的同時,也可以兼顧環境保護,這是生態與旅遊之間要尋找的平衡點,而這個平衡點我們也還在摸索之中。

東西嶼坪以及其附近的兩座無人小島南鐵鉆、頭巾嶼,具有發展生態旅遊的潛力。頭巾與南鐵鉆兩島除了鬼斧神工的玄武岩景觀之外,島上鳥類資源豐富,是夏季候鳥的繁殖棲息地區,是個適合賞鳥的好地點。而嶼坪兩島都各具極富特色瑰麗的珊瑚礁,這一串的島嶼,其實是生生不息的。

但是生態旅遊在目前並不容易操作,首先得教育業者何謂生態旅遊,業者再教導遊客生態旅遊的規範,才能降低這一串島嶼的破壞,並且讓居民、業者及旅客了解旅遊與生態保育之間的重要性,教育大眾向大自然學習,而非向自然掠奪。我們必須學習,每個生物個體都是平等的,並不因為我們是人類,而自恃甚高。

珊瑚覆蓋的面積超過90%以上,但更令人覺得痛心的是,離岸200公尺長的珊瑚是一片死寂。問過當地住民,住民說,大陸漁船,有時都會利用夜間越界捕魚,毒、電、炸、滾輪式拖網都有,因為作業多半為夜間,所以海巡署人員心有餘而力不足,無法強制驅趕大陸漁民。除此之外,有些台灣漁船也是會雇用大陸漁工進行違法的電魚,這些都是我們對嶼坪海洋生態的隱憂。

隨風搖曳的圓管星珊瑚球莖觸手海葵因為喜愛澎湖的美,所以選擇留在澎湖經營生態旅遊,但我們需要營造的是一個讓生態環境可持續維持其生命力的旅遊,而非掠奪地方資源的行為。結合各方的力量,回饋社區或是使社區意識抬頭,這些都是生態旅遊希望達成的目標,讓島上的島民再度充滿活力與自信。同樣的,這些目標,也都需要經過適當的規劃管理,並納入不同角色的參與者的意見,以期能或得共識,達到發展生態旅遊,增進經濟發展,同時又能兼顧環境生態資源保育的目的。

回應

發表新評論

此內容將保密,不會被其他人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