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阿朗壹古道 一條正在消失的原始海岸線

   
文字大小
作者:阿紫

古道的海岸線
古道的海岸線 

行軍、征戰、討伐、納貢、郵遞、交易、打獵、訪親、遷徙……

兩、三百年來,這條卑南琅嶠道路承載了台灣多少民族文化,豐富了多少歷史厚度。

只是當年行走在海岸線上的先民們,可能想都沒想過,到了後代,有一天這條古道竟會被公路給取代。

而留下的,卻只剩一條終於串聯台灣環島公路的政績,一粒粒阻擋人們與海洋親近的肉粽角,和一條哭泣的……

海岸線。

為您發表「走山的人」第八季的第12篇文章:關於阿郎壹的美麗與哀愁。

南田石海岸。 圖片提供:阿紫。
南田石海岸

最後的海岸線

原以為自己都還把持得住,這一路走來也並無太大的感觸,畢竟從我輾轉得知台東的南田段已經在施工後,心就已麻痺。

卻未料到,就在快要離開海岸線時的那回頭一望,卻聽到鵝卵石碰撞海水傳來的淅瀝聲,一種讓人心疼的哭泣聲……

海天一色的南田石。圖片提供:阿紫。
海天一色的南田石

秋天的滿州山區,山芙蓉的嬌顏綻放在公路兩旁,那落山風的溫柔,吹得旅人的心格外優雅。

我們從古道的起點,恆春東門開始出發,解說員敘述著兩三百年的文化演替,

伴隨著天氣一會晴、一會兒雨的變化不定,彷彿就像在道盡這條古道的命運,一直都操縱在別人的手裡。

古道的一段 。圖片提供:阿紫。
古道的一段

鮮豔的馬鞍藤,為大地舖上一層濃妝,視野的延伸是一條美得不能再美的原始海岸線。

岩壁上,昂首而生的海濱植物,強力抵抗惡劣氣候,在嚴苛環境中,展現出驚人的生命力。

一路走來,我也跟伙伴們一樣,隨著解說員講解,以生態和人文為主要的觀察點,只是雨……是越下越大了。

馬鞍藤。圖片提供:阿紫。
馬鞍藤

豐富的歷史厚度

天空籠罩起烏雲,是美麗之外的哀愁。

雨水打在臉龐,交織著海水的味道,是一種鹹鹹的像淚水的味道。走在古道上,原有一種緬懷前人的感傷,而此刻的心情正呼應這樣的氛圍。

當年清廷追討林爽文、朱一貴的千軍萬馬踏在礫石上;當年原住民各族群向卑南王進貢的浩浩蕩蕩;

當年馬卡道族受洪水侵襲北遷台東的心酸移民……

古道的沙灘。圖片提供:阿紫。
古道的沙灘

他們牽著牛隻,走在這條古道上,還有斯卡羅族大頭目潘文杰,協助英國技師遊歷卑南,留下的珍貴旅行見聞。

這些畫面,一幕幕在我的腦海迴旋起來!

海,是想要告訴我些什麼?

浪花拍打的南田石。圖片提供:阿紫。
浪花拍打的南田石

我站在礁石上凝視這段即將消失的海岸線,若干年後這裡將變成一根根混凝土基椿,一條切山斷脈的省道台26線。

路越寬廣,人們與自然的距離就越遙遠,如果沒有這些環保團體的力爭抗阻,眼前早已是一台台混凝土車。

古道特有的南田石。圖片提供:阿紫。
古道特有的南田石

經濟與保育的衝突

只是要對抗政府的公路政績與地方民意,其力量卻是如此的薄弱,又能擋得了多久,又能留住些什麼?

這幾年來,台灣許多自然美景都已被經濟政績所取代,許多山岳古道也假借觀光之名,大肆整建拓寬,原本青翠的林相,換成的是一階階的水泥花崗岩。

台灣假黃鵪菜。圖片提供:阿紫。
台灣假黃鵪菜

雨停了,天空也終於放晴,離開海岸線時,我掬了把水洗盡臉龐。海水潮起潮退,依然在卵石間發出淅瀝的碰撞聲。

只有自己親自走過阿郎壹,才知道這條海岸線真的在哭泣,而那種聲音是直擊心坎的難忘。

一種命運未卜,等待被判決的悲愴!

古道的其中一段 。圖片提供:阿紫。
古道的其中一段

【下篇預告】走進瓦拉米古道 那段迴盪在山林裡的抗日史詩

回應

反核廢

反對核廢料場設在南田的理由

發表人:阿露伊勇士

1. 身為基督徒,我們堅信我們信仰的上帝是一位行公義好憐憫的神,祂必審判世上所有的邪惡與不公義,祂讓義人的腳站立得穩;因著祂的同在,就算被丟入獅子坑也坦然無懼。基督徒要終身效法耶穌基督的樣式,以基督的心愛人也愛這世界。抵擋世上所有不公義之事,阻止所有邪惡的計謀,是每一個基督徒的責任。

2. 身為父親,愛護我們的孩子是做父親的責任,為孩子預備安全無害、健康無虞的生活環境是我們的天性;試問有哪位作父親的,當孩子要糖吃時卻給他毒藥,當孩子要魚吃時卻給他毒蛇?身為父親要竭力捍衛孩子的生存權。

3. 身為教育工作者,我們認為教育之道無他,愛與榜樣而已。我們不該只給孩子魚吃,卻不敎他釣魚;不該只給他營養午餐補助款,卻不敎他努力向上、發憤圖強。當某一位政府機關首長大言不慚地說:「核廢料回饋金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時,我們今後該如何教導學生「禮義廉恥」、「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的道理。當孩子們還沒有能力拒絕時,天真的眼眸、無邪的笑容竟已被父母投票選出的「公務員」出賣而蒙上一層陰影。孩子啊!老師的口已哽咽地無法言語,妳們璀璨的未來已被無知貪婪的「長輩」出賣給惡靈。

4. 身為安朔村民,部落的歷史告訴我們,千年以前我們的祖先culelj家族就已翻越崇山峻嶺在此建立部落,300年前在大龜文王國ruvaniyaw王室的協助下安居qinaljan,1940年又在舊地重逢,經過qaqidun、vuvu、ama、ina們辛勤耕耘才有如今的成果。這塊土地是我們安身立命的所在,賴以生存的家園,是孕育我們的母語和文化的搖籃,是我們的家,我們的根,我們沒有理由不去捍衛她保護她。親愛的部落族人,你能忍受全世界最危險的核能廢料就在我們家隔壁的南田嗎?你還能吃得安心睡得安穩嗎?

5. 身為排灣族大龜文王國的後裔,我們確信南田部落所在區域,自古以來就屬於大龜文王國阿朗壹盟部的傳統領域,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排灣族擁有對此地區的自然主權,經濟部計畫在此設置「核廢料最終處置場」之前,不僅必須取得南田部落族人的全數同意,也必須取得大龜文王國二十三個盟部的全數同意,更必須取得排灣族十二個鄉全數族人的同意。排灣族的傳統律法中沒有少數服從多數的投票制度,只有全數同意的合議制。經濟部做不到就是違反原住民族基本法。

6. 身為達仁鄉民,我們了解臨太平洋的安朔與南田二村的海岸,擁有享譽國際的台灣國寶~南田圖案雅石,公所與縣府正積極陪力南田石產業的發展,建立本鄉特色產業,核廢料場的設置將扼殺南田石產業的未來榮景,對本鄉來說是得不償失。達仁鄉也將從「南田石的故鄉」、「毛蟹的故鄉」搖身一變成為「核廢料的故鄉」。達仁鄉的子弟們將永難抬頭挺胸走出去告訴別人他來自達仁鄉,「達仁鄉」三個字令人羞愧令人不齒,她將成為恥辱的代號。

7. 身為台東縣民,我們明白台東縣擁有許多世上獨一無二的自然及人文景觀,住著善良純樸的人民,各項農特產品,青山綠水、碧海藍天,是台灣最後的淨土,發展觀光的潛力無窮。發展觀光首重交通,達仁鄉是本縣對外交通的門面,扼守台九線及台二十六線的入口,核廢料場若設於達仁鄉將造成外地遊客欲進入本縣旅遊時,第一個迎接她們的就是核廢料的惡劣印象,嚴重破壞本縣的觀光形象,打擊觀光產業的發展。核廢料場的設置更會嚇跑原本有意到台東投資開發的食品、餐飲、飯店等觀光旅遊相關企業,蒙受的損失絕非核廢料回餽金所能彌補。莫非台東縣有核廢料的原罪?要為全台灣背負核廢料的十字架?台東縣已經為全國承擔了二十多年的社會責任(蘭嶼核廢料),難道還有責任再背負下去嗎?真的把我們當人看嗎?

8. 身為中華民國國民,我們知道原住民族是台灣最早的主人,政府對原住民族應給予基本的尊重,並保障其生存權,政府不該一而再再而三地以國家的威信欺壓弱勢的族群。以威脅利誘、以番制番的殖民手段,強迫原住民族接受漢人社會不要的核廢料,先是蘭嶼的雅美族同胞,現在是達仁鄉的排灣族同胞,接下來呢?又會輪到哪一族倒楣被欺侮?人民有生而免於恐懼的自由,無論核廢料場設置於哪一縣哪一鄉都會帶來永無止盡的恐懼。只要是有人居住的地區就不該放置有害的毒物,更何況是遺禍萬年的核廢料。講民主講人權的國家,政府應設法於境外尋找無人地帶妥善存放核廢料,並積極研發無致命污染的替代能源。

9. 身為文化人,我們清楚位於南田與旭海之間有一條令人驚嘆的「阿朗壹古道」,承載著豐富且珍貴的自然生態及歷史文化遺產;它是保育類動物綠蠵龜與椰子蟹最後的棲息地,有特殊的海岸砂丘與巨礫灘,林投、瓊崖海棠、鐵澀、樹蘭、台灣海藻、草原構成的海岸原始林,有排灣族的古老部落及史前文化遺址;有排灣族大龜文王國、知本卑南族、恆春阿美族、東海岸排灣族、斯卡羅排灣族、平埔族、荷蘭人、清軍在此遷徙、聯姻、征戰、融合的歷史軌跡。其遼闊壯麗的山海景觀是發展觀光的最佳資源,核廢料場的設置將使這一切都毀於一旦。

【直線距離核廢料場30公里內危險村落一覽表】

危險距離 村落名 族群 人口

2公里內 台東縣達仁鄉南田村 排灣族 300人

3.6公里 台東縣達仁鄉森永村 排灣族 400人

3.9公里 台東縣達仁鄉安朔村復興路 排灣族、漢族 300人

4.4公里 台東縣達仁鄉安朔村安朔路 排灣族 400人

5.4公里 台東縣大武鄉南興村 排灣族、漢族 500人

6公里 屏東縣獅子鄉內文村 排灣族 300人

6.7公里 屏東縣牡丹鄉旭海村 排灣族、阿美族、漢族 300人

7公里 屏東縣牡丹鄉東源村 排灣族 500人

8.6公里 台東縣大武鄉尚武村 漢族 800人

9.5公里 屏東縣獅子鄉草埔村(簡東明 立委的家) 排灣族 500人

10公里 屏東縣牡丹鄉牡丹村 排灣族 400人

10.5公里 台東縣大武鄉尚武村古庄 排灣族 200人

10.6公里 台東縣大武鄉大武村 漢族 排灣族 1000人

10.6公里 屏東縣獅子鄉草埔村雙流 排灣族 300人

13公里 屏東縣獅子鄉丹路村伊屯 排灣族 200人

13.6公里 台東縣達仁鄉新化村 排灣族 400人

13.8公里 台東縣大武鄉大鳥村 排灣族 1300人

13.8公里 台東縣大武鄉大竹村加津林 排灣族 300人

15.6公里 屏東縣獅子鄉丹路村 排灣族 1000人

17.6公里 台東縣大武鄉大竹村富山 排灣族 100人

18公里 屏東縣牡丹鄉石門村 排灣族 1500人

18.1公里 屏東縣獅子鄉新路村 排灣族 1000人

20公里 屏東縣獅子鄉楓林村 排灣族 1000人

20.5公里 屏東縣獅子鄉獅子村 排灣族 600人

21.4公里 台東縣達仁鄉土板村 排灣族 1200人

21.9公里 屏東縣枋山鄉枋山村 800人

22公里 台東縣大武鄉大竹村愛國埔 排灣族 200人

22.8公里 台東縣太麻里鄉多良村大溪 排灣族、漢族 500人

24.2公里 台東縣達仁鄉台板村 排灣族 800人

24.8公里 屏東縣獅子鄉南世村 排灣族 800人

25.2公里 屏東縣獅子鄉內獅村 排灣族 600人

25.7公里 屏東縣車城鄉車城村 漢族 5000人

27.2公里 屏東縣枋山鄉佳路堂村 漢族 1500人

28.8公里 屏東縣春日鄉古華村

您的論點蠻引我認同

您的論點蠻引我認同,
然現今落勢族群往往是被犧牲的一群人,
也許台灣政府該想想民主,
不是少數服從多數,
而是多數尊重少數。

國民黨政府的毒計

26號公路旭海至南田段的修築以欺騙的說法

強調是提昇觀光與經濟效益

背後的惡毒目的是要運送核廢料儲存在這美麗但無人煙的寶地

借分享喔!! 希望阿朗壹古道不要被破壞~

借分享喔!!
希望阿朗壹古道不要被破壞~

借我分享 感恩

最早知道阿朗壹,是看大愛台單元介紹的,那豐富的物種和自然的海岸線,真希望不會遭到人為的破壞

加入專頁,隨時關心地球脈動

看熱門討論/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