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are what we do! 全球護雨林的綠行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We are what we do! 全球護雨林的綠行動

2010年04月07日
作者:陳品潔

你怎麼能買賣天空,買賣大地?...人類並不擁有大地,人類屬於大地。人類並不自己編織生命之網,人類只是碰巧擱淺在生命之網內,人類試圖要去改變生命的所有行為,都會報應到自己身上。

- 印地安酋長西雅圖,1954年

拜網路科技突飛猛進之賜,在資訊快速流通之下,愈來愈多人理解了全球暖化、天然資源短缺、與氣候變遷和雨林的消失有著密切的關係。然而對大多數的人而言,如同觀看電影「阿凡達」時,在戲院裡唾棄著掠奪星球資源的霸權者,但出了戲院,則還是繼續過著消耗大量資源的生活。這一切,是來自於「生活中可以做些什麼」的不理解,又或是面對現實世界的無能為力呢?面對全球環境危機,拯救印尼雨林的具體行動有那些?又有哪些行動是可以從自身做起的呢?

巧克力殺了雨林?
「Kit Kat」巧克力包著紅猩猩手指,上班族啃著這塊「手指巧克力」,竟還滴下鮮血。這是一部由綠色和平(Green Peace)組織所製作的短片,片中控訴雀巢公司無視印尼雨林和紅毛猩猩的命運,向破壞雨林的元兇--金光集團(Sinar Mas Group)購買棕櫚油以做為製作巧克力的原料。除了瑞典綠色和平發動紅毛猩猩快閃活動外,英國、德國、瑞士、中國等地也有綠色和平組織的成員向雀巢公司遞交公開信,並有全球的連署行動。其實,在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ENP)2007年發表的一份報告中早已指出,油棕種植是目前導致印尼雨林破壞的首要原因。

許多生活用品、食品加工物與生質柴油,都需要大量使用棕櫚油,而使棕櫚油的市場行情看漲,在此商機之下,更助長投資業者大量砍伐雨林,轉作棕櫚油農場。棕櫚產業大規模砍伐原始熱帶雨林,釋放鉅量溫室氣體,加劇氣候變遷效應,除了地上物實體消失,如水源涵養、水土保持、棲地和氣候調節等功能也都隨之消失,更引起一連串生態保育、原住民與社區權益和森林相關的氣候議題等。雨林行動網( 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 )在2008年特別設置了「棕櫚油的問題」 網站(The Problem With Palm Oil ),蒐集全球環保團體對棕櫚油的指控,並規劃一場環境行動,動員民眾帶著不良商標貼紙到超級市場,貼在不合格的商品上,以提醒其他的消費者不要購買這些貼有雨林破壞貼紙的商品。

綠色消費 保護雨林
消費者有權利知道市場機制的真相,並做出明智的選擇。透過市場合格認證機制,來推動雨林及生態保護,是綠色消費的初衷,也是許多國際環保團體支持的作法。以紙為例,印尼截至2005年為止,已有至少83.5萬公頃的天然雨林是為了製紙而被砍伐,約73%是非法盜伐。台灣有些廠商會進口大量印尼生產的紙,再重新包裝後,甚至貼上不實的環保標誌誤導消費者。有鑑定於此,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綠色和平、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等國際環保團體要求消費鏈末端大型的公司或企業選購FSC(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認證合格之廠商與商品。FSC認證保障從栽種、收成、製作、到消費者中手中過程的高環保標準,在有公信力體系的指引下,消費者可以選擇購買良好經營森林的產品。

國際環保組織在印尼
有鑑於印尼雨林面臨的危機與其在生態環境上的珍貴價值,許多國際民間組織,很早就開始進駐印尼以協助資源調查研究與生態保育的工作。1960年代,世界自然基金會在印尼設置辦公室,透過全球網絡分享諸多研究報告,並串聯全球各地多項保護行動,同時更協助印尼政府建立森林保護區與國家公園。旗下東亞野生物貿易研究委員會(TRAFFIC)除了研究東南亞野生物貿易與政策外,也協助東亞各國政府建立野生物貿易管制系統及訓練相關執行與執法人才。
不過,保育議題常面臨人權和當地經濟發展的衝突,有許多組織也走向採取社區培力與公平貿易的策略。像是來自英國劍橋的國際野生動植物保護(Fauna & Flora International)從1995年開始支持印尼生物多樣性保育運動,與官方、學界,及傳統部落領袖合作緊密,訓練當地人保護物種、管理保護區和永續自然資源管理的能力,發展傳統與生態經濟結合的模式,以支持當地人保護對地方和全球皆很重要的森林,同時也確保森林生態系有效地永續管理。

除此之外,瓦拉西亞行動組織(The Operation Wallacea)在印尼南巴東(Buton)島上Lambusango森林發現了21種新的脊椎動物,吸引了全球環境機構(GEF)與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資助,投入一百萬美元在低地森林的保育管理。除了保育研究的目標,透過與當地社區簽訂森林保育協定,遵循「公平交易方案」與「野生動物保育產品方案」的原則,讓居民主動參與森林保育,並協助發展當地永續的經濟。由於此計畫相當成功,Lambusango森林計畫的模式也因此被推廣到印尼其他地區。

救雨林的唯一方法 停止砍伐
然而,面臨氣候變遷的急迫性,綠色和平組織認為,光是等待研究數據是不夠的,停止森林砍伐才是解決氣候變遷最快的方法。 2009年綠色和平組織在印尼蘇門答臘島上設立「氣候保衛工作站」,邀請多國綠色和平辦公室參與哥本哈根氣候會議會前密集的「氣候保衛戰」行動。來自全球的行動者直接走進森林砍伐的第一現場,在當地一起搭蓋工作站,建立一個阻斷焚林用水的水壩、接見英美大使與媒體記者、和當地住民進行交流,揭露毀林的現場等。透過行動豎起大壩、掛標語,告訴世界停止雨林的破壞是減緩全球暖化的最有效捷徑,而破壞天然雨林的不可逆後果,是現在可以馬上阻撓的,這些串聯全球與印尼的行動與傳播,都是哥本哈根會議中參與氣候談判的全球領袖們壓力來源。

西雅圖酋長曾說:「上帝只有一人,人類只有一種。不論白人或紅人都不應被區分。我們畢竟應該是兄弟。」相對各種排山倒海的環境壓力,或許有很多人會覺得自己的渺小。這時或許可以問問自己,我們是誰呢?「We Are What We Do!我們是我們成就的!」護雨林行動全球如野火蔓延,從自己出發的綠行動,人人都可以改變世界!

歸納綠行動方案與策略通讀者參考:
1.【行動方案】We are what we do!!
2.【行動方案】綠色和平個人行動方案
3.【行動方案】網路傳播綠色和平志願者團隊绿色和平煤炭博客我在乎所以我行動
4.【行動方案】雨林行動網:環境行動指南(英文)
5.【監測】哪個國家砍最多樹?Google Earth讓你一目了然
6.【策略】綠色和平要求雀巢停止向毀林公司購買棕櫚油
7.【策略】WWF編撰了這本「棕櫚油投資手冊」(英文版)
8.【策略】綠色消費以降低環境的衝突 再生紙利用的思考

※ 感謝翻譯無國界志工協助翻譯保育團體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