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白海豚】吳晟:只能為你寫一首詩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搶救白海豚】吳晟:只能為你寫一首詩

「多麼希望,我的詩句,可以鑄造成子彈,射穿貪得無厭的腦袋…」

建立於 2010/06/24
本報2010年6月24日台北訊,特約記者朱淑娟報導

這裡是河川與海洋
相親相愛的交會處
招潮蟹、彈塗魚、大杓鷸、長腳雞
盡情展演的濕地舞台
白鷺鷥討食的家園
白海豚近海迴游的生命廊道

名為「國光」的石化工廠
正在逼近,憂傷西海岸
僅存的最後一塊泥灘地
名為「建設」的旗幟
正逆著海口的風,大肆揮舞

而我只能為你寫一首詩

我的詩句不是子彈或刀劍
不能威嚇誰
也不懂得向誰下跪
只有聲聲句句飽含淚水
一遍又一遍朗讀
一遍又一遍,向天地呼喚....

只能為你寫一首詩

詩人吳晟念及鄉土環境惡化,一度哽咽。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詩人吳晟一早從彰化老家來到台北,帶著他的新作「只能為你寫一首詩」,第一次在公開場合朗讀,溫暖的聲音、一字一句都是對彰化海岸深深的愛戀。

當他讀到「而我只能為你寫一首詩,只有聲聲句句飽含淚水,一遍又一遍朗讀,一遍又一遍,向天地呼喚」,詩人哽咽落淚。

溫文儒雅的吳晟,一度擔心自己的詩句會不會太強烈了。他說自己的詩一向很溫和,但寫的時候卻忍抑不住激憤。「多麼希望,我的詩句,可以鑄造成子彈,射穿貪得無厭的腦袋。但我不能,我只能忍抑又忍抑,寫一首哀傷又無用的詩,吞下無比焦慮與悲憤...」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畝田

不只吳晟落淚,一直努力守護彰化海岸的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今天也哭了。當他講到他的老師陳玉峰在認股書中留言:「我今天認的不是一股,我認的是一股天地間的良知」時,熱淚盈眶,話再也說不下去。

國光石化開發讓許多人擔心流淚,人民又可以做什麼?蔡嘉陽說,人民要與財團搶地,集資買下彰化海岸,「因為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畝田,一人一股種下台灣永續發展的未來。」

國光石化牽動濁水溪的未來

圖片提供:彰化環保盟聯理事長蔡嘉陽

國光石化預計在彰化大城、濁水溪北岸的潮間泥滿地設廠,開發面積4000公頃,海岸影響面積達8000公頃。開發牽動未來濁水溪生態、海岸地型變遷、以及民眾可能面臨淹水、地層下陷、空氣汙染、食品安全的威脅。

另外,濁水溪口的泥灘地是國際重要的候鳥覓食濕地,更是彰化淺海牡蠣養殖區、白海豚覓食濕地。國光石化一旦開發,濁水溪口這片泥灘地將毀於一旦,鳥不來了,白海豚也可能因阻斷南北交流,導致族群滅亡

人民與財團搶地,把濕地買回來

蔡嘉陽表示,國光石化要將海埔地變更為工業用地,據聞國有財產局可能以一平方公尺100元,便宜賤賣給民間財團,超過2000公頃。國光石化一家公司可以向國有財產局買地,人民當然也可以跟政府買地。於是彰化聯盟號召民眾共同集資買下濁水溪口。

募股方式總計分三階段,第一階段先買下白海豚的迴游廊道(200公頃),每一平方公尺119元,需募集200萬股。白海豚的迴游廊道剛好從國光石化廠、工業港中間穿過,人民只要把這個區域買下來,即使國光石化最後設廠,但不准使用白海豚的迴游廊道,可減低白海豚的危害。

第一階段募款到六月,彰化環盟將民眾的認股書送內政部申請核准,核准後繼續開放民眾認股。如果第一階段募股成功,將繼續第二、三階的募資行動,將國光石化可能用到的1800公頃地買下來。

第一階段已有17000多人認股,蔡嘉陽表示他有信心人民可以把這塊地買下來。如果政府否決人民的信託申請,就是否定人民保護白海豚的心願。

為子孫留下最後一塊灘地

左起徐仁修、蔡嘉陽、劉克襄、吳晟、黛安‧威爾森

今天來到記者會的,還有荒野保護協會創會會長徐仁修、文學家劉克襄。這是近一年來,國光石化引發的風風雨雨中,第一次有文學界的人士站出來表達對台灣第一大河、濁水溪未來的憂心。來訪的美國環境運動人士、「卯上台塑的女人」一書作者黛安‧威爾森,也到場表達對濁水溪生態的關心。

徐仁修表示,如果我們對企業家的貪婪漠視,那是對所有非那個階級人的殘酷,如果對政府的不公不義不聞不問,那就是對我們自己的自孽。如果對大自然一切生靈漠不關心,最後受害的是我們自己跟子孫。

徐仁修說,台灣從彰濱以南一直到後勁,還有那裏是乾淨的、原始的?「那一塊美好的灘地,為何不留給那裏的千萬生靈、以及老百姓?」

※「搶救濁水溪口認股」詳細內容請參考網站 http://et.e-info.org.tw/node/119,民眾也可上網認股,每股119元,只需先認股,等到六月募股核准通過再付股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