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經濟? 我們真的想要的未來嗎?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綠色經濟? 我們真的想要的未來嗎?

建立於 2012/06/15
作者:鄭紹鈺(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成員、台大外文系學生)

綠色經濟恐怕只是烏托邦式的理想,綠色工作(green job)大概也只是資本主義的全新包裝。今天在會場中,討論的題目從青年就業討論到了綠色經濟。

來到巴西,6月12日帶著滿滿願景的我,參與Major Group for Children and Youth(MGCY)裡有關綠色經濟的工作坊,但有點失望,因為MGCY提供的綠色見解當中,其實沒有包涵太多的定義與見解。就MGCY提供的青年觀點來看綠色經濟,強調的是青年的就業問題。在國際上,共有12億的青年,但其中光是在已知的統計數據上,就有7500萬的青年失業,更有1.5億青年生活在絕對貧窮線底下。第三世界國家的青年,許多都有工時過長,不平等的工作契約,甚至是薪資過低的問題,就連歐洲許多的國家,更在最近的歐債風暴中成為青年失業的代表國,MGCY希望各個政府把青年當作資料,而非問題。透過政府的幫忙,讓就業市場與教育不脫勾,同時讓青年創業的阻力下降,活化青年的就業市場。

而在之後的討論中,我們可以激烈的爭辯起綠色經濟的定義與內涵。這是一個非常不一樣的經驗,因為在場有美國人、德國人(代表了歐美國家),以及巴西與波利維亞(代表長期受壓迫的第三世界國家),對於綠色經濟來了一場大辯論。之前在聯合國的文件上看到,歐美方認為綠色經濟是一種方法(approach),而第三世界國家則認為則是一種工具(tool),之前在網路上看的時候,有看沒有懂,今天親自參與辯論的時候,才真正明白這兩個字的差別。

首先,必須要知道綠色經濟的官方版定義。根據聯合國永續發展大會的定義,綠色經濟乃是一種可以取代現在出口導向經濟體的新經濟,並可以降低社會上存在的不平等現況。歐美人於是說,那太棒了,剛好我們最近景氣不好,需要個新方法來拯救我們不安的經濟現況,於是我們想透過新的綠色市場跟綠色就業,來重振我們的 資本市場。第三世界國家則驚覺,這又是一個資本主義加上帝國主義的新遊戲,不過商品從以前的咖啡、黃金換到現在的綠色產業,好比綠能產業等等,這不只是一個用來操控貿易不平衡的工具嗎?

一切問題又回到資本主義?

接著,我們迅速的來到了第二個爭辯,到底什麼是實質的綠色經濟?什麼又是真正的綠色工作?一切都又回到了資本主義帶來的經濟模式造成的問題。

波利維亞的青年大聲急呼:「這太烏托邦了!為了永續發展,聯合國提出了綠色經濟的口號。永續的經濟發展是我們的方向,而綠色經濟是我們的路徑,但是社會福址呢?環境保護呢?這些會不會都只是順便提到?」今年的主題是永續發展,而綠色經濟成為了聯合國主打的口號,但是確切的定義,聯合國永續發展大會則留由大家來討論,一切都保持模糊不清。而綠色工作更是撲朔迷離,到底什麼是綠色工作,近來新聞常常提到德國因為開發再生能源,所以創造數萬名的綠色工作機會,內容好比像說幫大家的天花板裝上太陽能板的工人。

但是一名美國女孩提出疑問:「難道綠色工作就只是在我家天花板跑來跑去?」好,那就讓我們先假設,風力發電或水力發電是綠色經濟的一種,建設風力發電風扇的工人是綠色工作的一種,儘管如此,這在很多國家仍會遇到實行的困難。

波利維亞的青年表示:「我們的國家沒有資本,人民也沒有錢,人力、技術、器具,沒有一項是我們有的,這需要很多的教育、科技發展、跟接受創新的文化。」

聯合國打著綠色經濟的口號,打算讓世界各國能夠在經濟發展的同時,解決許多社會與環境的問題。但是,這在每個國家都適用嗎?目前綠色經濟的表率,德國,以前便是帝國主義時期長期剝削他國以求發展的強盛國家,而波利維亞,則是深害資本主義貿易壓迫的國家,不像德國,有最新的技術、優秀的人才、花錢跟大陸或台灣買的太陽能發電用具,以及國家長期培養的文化,波利維亞在近代歷史上一直沒有時間栽培上述任何一項,這是歷史的一個傷痛,資本主義跟帝國主義在前幾個世紀不知道掐死了多少國家未來的發展,甚至在現在,歐美提出了新的綠色經濟,這些國家也沒有力氣去跟隨,難道是這些國家的錯嗎?我們要歸罪他們活該嗎?我想這是不公平的,尤其是擺在「要解決一切不平等」的綠色經濟跟前。

我個人也想看見綠色經濟讓全世界變的更好,但這真的聽起來太烏托邦了。1970年代,因為美金取消金本位制,同時因為石油危機,世界上多跑出來一筆大熱錢,這筆熱錢在世界資本世場跑來跑去,造成金融震盪,金本位制取消後,美金可以透過一次次的量化寬鬆(印鈔)來化解美國國內的經濟危機,接著會引起其他國家的大震盪,另外,還有緊密的世界產業鍊下的各個問題,舉例來說,幾乎台灣所有的高科技產業,都是在這大環境誕生的產物,十年來台灣員工的薪水被凍漲,出口的衰退,許多都這有關。各個國家都有其產業問題、金融問題,世界多少不平等是因此而發生,那些問題要如何透過綠色經濟這個新概念解決呢?失業問題只是這些大問題的下游,綠色經濟有辦法解決問題的上游嗎?想把這些都仰賴在綠色經濟上,聽起來有點像一次世界大戰之前的「A Paradise on earth」的觀念。一次世界大戰前,歐洲科學掛帥(台灣現在仍然是科學掛帥,詳見國科會的存在,這是其他國家少有的組織),認為透過新的科技跟制度面的改革可以解決一切的事情,在道德與文明的感化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都將變成沒有戰爭、天堂將降臨人間。

我們「真的」想要的未來?

想像世界上的問題像一條被污染的河,污水從上游一路排到下游,而綠色經濟被聯合國鄭重的推出來,當作清理這條被污染的河水的除污法寶。

在MGCY的最後一天,參加了一個工作坊,主題很巧的就叫「我們『真的』想要的未來」,我在其中參與了綠色經濟的討論。討論的內容不外乎是青年的empowerment(賦權),這當然是第一個要討論的,因為青年的聲音比世人想像的要薄弱很多,如果不能提高青年在決策過程中的影響力,那無論是我們在聯合國當觀察員,或是自己討論那麼多,到頭都是一場空。再來就是一場大激辯了,我們該不該把生態系標上一個價格?這樣的行為是保護還是破壞?消費者是不是該在綠色經濟中付出更多的責任?而綠色經濟的一大重點:貿易體系的改變,也被我們拿到桌上討論。

這些大議題底下的小議題,都可以討論的很細,但我想把這些議題拆解的這麼細,並不是我今天的目的。因為現在世界各國都跟卡到陰一樣的瘋狂的追求高成長,犧牲了很多社會、環境的福址,問題是,不追求成長更慘,失業、蕭條問題更嚴重,所以綠色經濟被視為一種解藥,可以同時發展永續經濟、社會共融跟環境保護。

我試著用一個比喻:有一條大河,從上游、中游到下游,都被污染了,而綠色經濟是一種清潔工具,試著把這條河的污染都給清乾淨。大河的下游是目前世界各地出現的大量失業、出口衰退等等的問題(全球經濟體系運作之下的結果),中游是全球貿易、產業緊緊相連產生的弊害(強國透過貿易與產業連鎖從弱國得到大量好處,像我們親愛的美牛議題,以及代工業的低毛利等問題),上游是資本主義的黑暗面(資本主義是全球性的,在全球各地尋找最高獲利跟最低成本,造就了貧富上的不平等)。上遊中游下游,環環相扣,而綠色經濟能夠清理多少部份?

我想,很多人認同,透過綠色經濟創造新的就業機會跟新的經濟利益,也就是下游的污染,這雖然不容易,但是有可能做到的,但問題是,當提到中游的問題,各國態度就不一樣了,美國不爽中國對太陽能產業補貼,所以跟中國說不要保護主義,這樣不「綠」,但同時又對自己的農業補貼,大量出口中南美洲,看看我們親愛的美牛議題,這很「綠」嗎?這很「平等」嗎?貿易的本身恐怕不是一個造成平等的好方法,但很多國家想現在世界上混口飯吃,貿易恐怕就是他們的主要飯碗,這貿易問題就很難談了。而到上游,那更不樂觀,因為資本主義一定就有勞方跟資方的存在,若講的難聽點,就是有剝削者跟被剝削者存在(台灣眾多爆肝的工程師們,以及領不到加班費的上班族們,你們應該能認同我說的話吧?),綠色經濟想繞過資本主義,直接處理資本主義製造的剝削問題,從個人到國家到國際體系,想透過綠色經濟去人類根本的平等問題?會不會綠色經濟只是另一種剝削人的方法?我並不是個社會主義者,我個人也想在未來賺大錢,我是很資本主義的一個人,我也希望綠色經濟能改變世界,但我不得不替反對綠色經濟的人說個話,當我看到綠色經濟被設計來想處理這個人類根本的問題(剝削與被剝削,以前叫奴隸,後來叫勞工),我也不免搖搖頭,為什麼要一直避重就輕,不去正式這世界上有那麼多窮人的原因呢?不就是有人是剝削者,有人是被剝削者嗎?

我深深擔憂的是,就算下游被綠色經濟清理乾淨好了,失業降低了,經濟狀況好轉了,但中游的水還是濁的,上游的水還是泥巴滾滾,好比是,你怎敢奢望在河川下游的整治工程,能讓整條污河變的清澈呢?問題不在河本身啊,而是污河的上游有很多工廠排放廢水,水才被污染了,你只清一清下游,過不久,水不是又髒了嗎?

早上看到了一個BBC的新聞,這次的大會,美國、英國、德國等國的政治領袖缺席,大國的銀行團對綠色經濟表示唱衰,日本、俄羅斯對聯合國的想法不買單,整體談判進度才到20%,整體情況不樂觀。綠色經濟到底能改變世界多少呢?打個賭好了,未來30年,世界上的窮人會變多呢,還是會變少呢?我賭一定會變多,但是我希望我賭輸。

後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這個概念在第一世界大戰的時候,死在堆滿屍體的壕溝裡頭。現在聯合國提倡的綠色經濟,聽起來很像是某種要來召喚另個人間天堂的某種法術,好像變一個綠色經濟出來,所有的不平等都解決了。

但真的是這樣嗎?現在大家提的這個綠色經濟,真的可以提供一個我們想要的未來嗎?我很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