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誠面對動物園的悲鳴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真誠面對動物園的悲鳴

建立於 2013/08/11
作者:黃文欣(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

你曾經仔細算過,遊客停留在動物園的每一種動物前面觀賞,是多長的時間嗎?有45分鐘,這麼多嗎?如果我用45分鐘,只觀察一隻棕熊,你能猜出我要做什麼嗎?是看它吃什麼?還是問它想不想回家呢?

我在7月的某一天正午,豔陽高照下,來到高雄市壽山動物園阿拉斯加棕熊的前面。因為參加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舉辦的「動物福利教育生態營」,使得我有機會站在一種動物前面45分鐘,然後用福利指標評鑑它。

動物園裡的棕熊,圖片由Joachim S. Müller提供

2007年,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出版了一本「動物園哺乳類動物福利評鑑手冊」,可以讓老師在帶孩子參觀動物園之前先了解:何謂動物福利?為什麼動物也需要福利?從哪些檢查項目,可以知道動物過得好不好?拋開以往走馬看花式的認知層面,到動物園仔細看一看,用心體會一下欄柵內動物的生命跡象與生存條件,讓參觀動物園變成非常真實的一堂生命教育課程。

再回到我的阿拉斯加棕熊!45分鐘,我到底做了那些事?先說結論好了!45分鐘後,我們整小組6人,全部都帶著難過的口吻說:「走吧,實在看不下去了!」….. 阿拉斯加棕熊的悲鳴如何感染了我們?

它看起來明顯過瘦!不停的在泥地上來回踱步,完全沒有停下的時候。走完一趟,就會在固定的地方,將頭高高抬起向後微仰繞2圈,眼睛無神的望向天空,嘴巴略張,然後再慢慢放下,這樣的路線、姿勢、角度、眼神,在我的觀察時間內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改變。來回一趟大約1分鐘,不管遊客來來去去變換了多少,在我們俯看它的時候,一直都是這樣!

還有,它身上的毛不多,稀稀疏疏,在陽光下看起來像一堆乾枯的稻草。走路慢而沉重,步伐有些外八字,一看就覺得它是一隻無精打采的熊。換句話說,它的自由沒有被滿足!遊客平均停留觀賞棕熊的時間約20秒,其對話:「走來走去的棕熊不知道在做什麼?」「它也太瘦了吧!走路的樣子看起來像生病了呢!」「你看!它在走路耶!可是樣子好醜。」。我心裡開始想,棕熊在阿拉斯加應該是什麼模樣?有人會這樣形容馳騁在野地的熊嗎?動物園真的要成為它終身的家嗎?我們6個人,心裡痛到彼此默默不語。

「它到底過得好不好?它的行為正常嗎?關它在這裡是有必要的嗎?」,這些問題重不重要?從目的的合理性與正當性,到手段的適當性,到利益與動物受到的傷害,我們是不是都能創造一個考慮、討論、對話的開放空間?讓孩子在參觀前與後,體會出人與動物的相處,如何可以建立一個共善的可能,這是需要透過老師用心經營與引導的。

動物園甚至是海生館,有可能不對動物造成緊迫嗎?
有可能不讓動物出現刻板行為模式嗎?
鯨鯊的魚缸再大,大得過浩翰的海洋嗎?
動物園的場域再逼真,會比得上自然環境的舒適嗎?

如果我們成立動物園的目的,是為了讓下一代看到實體,或是為了背後更大的經濟利益,這些都可以成為課堂內的極佳思辯議題!我也很期盼在下一學期,能將這樣的動物福利觀念,帶進教學現場,實地操練一遍,看看孩子了解動物福利後,再去看阿拉斯加棕熊時,心情還會和以前一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