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農藥毒害黑鳶 族群數難恢復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遍地農藥毒害黑鳶 族群數難恢復

建立於 2013/10/22
本報2013年10月22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秋冬的農田對黑鳶是危險的?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昨(21日)接獲通報,民眾撿獲一隻中毒的黑鳶,經消防隊以及屏東縣政府協助,輾轉送到動物醫院,施打解毒劑,目前黑鳶情況好轉,這一兩天是關鍵期;動物醫師更進一步抽血了解毒性種類,結果預計2周內出爐。

黑鳶就是一般習稱的老鷹,因為農藥濫用,黑鳶也間接受害。(攝影:謝季恩)

去(2012)年同期間,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孫元勳所主持的鳥類生態研究室同樣找到2隻病危的黑鳶,死後經過解剖才知道是農藥加保扶中毒,這次動物醫師蕭恩沛一收到中毒的黑鳶,立即施打有機磷解毒劑。

急救後的黑鳶已能站立。謝季恩攝。

一般人所稱的老鷹,指得就是黑鳶。黑鳶農地死亡之謎,今年首度獲得屏東縣政府補助,從10月開始在屏東縣崁頂鄉的農田進行調查,了解農田中黑鳶死亡之謎。在此之前,全靠研究室自力研究。

這個季節也是高屏地區的農民,秋冬裡作種植紅豆之始。只是短短幾天,研究人員就發現農地中農藥充斥之處,鳥類屍橫遍野,動輒數百隻到數千隻。

屍橫遍野。(攝影:謝季恩)

調查的第一天,研究人員在13公頃紅豆田中,尋覓1800隻鳥類屍體,包含麻雀、紅鳩、珠頸斑鳩、小雲雀、斑文鳥等,隔天,即看到黑鳶把毒死的紅鳩銜走,沒有立即吃,推測應該是農田有人進出不放心。調查第3天,9隻黑鳶前來撿拾屍體。黑鳶是群居動物有關,會集體行動,這讓風險更加集中。

「野鳥在農田中毒死亡的情事,相當嚴重。」研究人員林惠珊表示,短短幾天調查,發現很多的農田有劇毒農藥和死鳥;推論農田裡的毒鳥事件,並非單一個案,而是普遍、持續發生。「看似寧靜的農田,其實潛藏著濃濃的殺戮氣氛。」

鳥屍橫陳。謝季恩攝。

調查過程走過幾塊田地,以及訪談農地主人,例如13公頃農田主人自述,原來這片田是種植水稻,為了整理種紅豆,而灑了除草劑,導致鳥類誤食有殺草劑的稻穀,目的並非毒鳥。

不過林惠珊也觀察到,有些農地有米,周圍則為死亡的鳥。有些田則使用加保扶(俗稱好年冬),雖然每塊田操作方式不同,但都可發現很多死亡的鳥,而且還在持續中。這些死亡的鳥,原應成為其他猛禽的食物,在生態系扮演著不同的角色。

林惠珊解釋,黑鳶是猛禽中少數腐食性的物種,牠們吃剛死去、老的、病弱的鳥類,控制一個健康的生態系,扮演清道夫的角色。現在牠們面臨的卻是有毒的屍體,並因此而中毒、死亡,無法再擔負起清潔的工作,很多鳥類屍體沒有其他猛禽撿拾清除。

黑鳶。(攝影:謝季恩)

小型鳥數量減少,族群補充速度很快,但是黑鳶不能。林惠珊說,黑鳶只有在台灣面臨族群量稀少,其他國家,例如日本、印度,黑鳶的數量算是普遍。「台灣使用農藥的情形太嚴重了!」這些鳥類的處境正是台灣這麼多人罹癌、洗腎的縮影。

林惠珊雖未觸摸任何的鳥類屍體,也在短短幾天即出現中毒現象,必須就醫;只因天氣炎熱,農藥蒸氣太毒,吸入性或附著在皮膚上。

解剖後的紅鳩。(攝影:林惠珊)孫元勳說,之前只知道加保扶造成黑鳶死亡,以為是農民為了除害蟲混到土壤,造成黑鳶間接死亡;經過解剖了毒死的紅鳩,取出胃內含物,發現肚子裡有米糠,而這些米糠也散布在田埂,才了解農民為了毒鳥,而做了這道手續。本以為是針對害蟲,但若是針對鳥,問題就很嚴重了。

孫元勳也針對農地上用來毒鳥的農藥,進行檢驗,了解除了加保扶之外,還有哪些常用的農藥,這些藥劑是否造成黑鳶死亡。

這項研究,原本基於協助部落發展生態觀光資源,透過這一年來的研究調查,逐漸揭開台灣黑鳶族群恢復緩慢的謎題。孫元勳說,可以理解農民毒鳥是為了生計,不忍多加苛責;目前研究仍在摸索中,未來也將站在協助農民立場,謀求人、鳥與生態系的多贏。

【相關報導】

【參考資料】

※ 本文與農委會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