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鳩鴿科就撞了21次」 捷運月台大面積玻璃成野鳥殺手 | 環境資訊中心
台灣新聞

「光鳩鴿科就撞了21次」 捷運月台大面積玻璃成野鳥殺手

2023年01月17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廖禹婷報導

去(2022)年12月9日,民眾在臉書社團「野鳥撞玻璃回報」發文表示有白頭翁撞擊捷運月台玻璃後受傷倒地,當時正在巡檢月台的動物園站站長立即通知清潔人員前往查看,不過清潔人員到場時以掃具試圖挪移白頭翁,加上周遭聚集行人圍觀,最後白頭翁受驚嚇飛離現場。

鳥類高速撞擊建築玻璃結構而死亡的事件稱為「窗殺」。台北捷運窗殺早有先例,根據民間自發性統計,雙北地區捷運站中,窗殺數量最高的是動物園站。每一至兩週,就會發現玻璃上新鮮遺留的鳥類撞擊痕跡(鳥拓),「光鳩鴿科就撞了21次。」

捷運站月台常採用大片玻璃容易造成野鳥窗殺。此圖拍攝地點位在捷運動物園站二樓月台。圖片來源:Brian Lay提供。

「光鳩鴿科就撞了21次」 捷運月台大面積玻璃成野鳥殺手

哪些玻璃容易造成窗殺?「野鳥撞玻璃回報」臉書社團版主謝季恆指出,現代建築偏好採用大量採光玻璃、單反玻璃或鍍膜玻璃,這些材質過於平滑、透明,導致鳥類無法辨識成障礙物,相對容易產生窗殺。

遭遇窗殺後,部分鳥類會在玻璃上留下鳥拓、糞尿、體液或羽毛痕跡,台大地理環境資源所學生甘佳昀自去(2022)年4月起展開台北捷運站窗殺鳥拓調查統計。他受訪指出,北捷有部分站點週遭樹木多,且月台採大面積透光玻璃設計,一旦野鳥想穿越月台,就很容易發生窗殺。

在台灣,窗殺最多的鳥類為五色鳥,但最容易發現的則是鳩鴿科鳥類的窗殺。甘佳昀解釋,鳩鴿科的羽毛間存在著用來保持清潔、新陳代謝的「羽粉」,強烈撞擊後會在玻璃上留下痕跡,也更容易被觀察到。他指出,目前雙北地區捷運站中,窗殺數最高的是動物園站。每一至兩週,就會在玻璃上發現新遺留的鳩鴿科鳥拓,「光鳩鴿科就撞了21次。」

針對去年的動物園站窗殺事件,北捷表示已洽詢動物保護協會指導、加強工作人員認知,包含傷鳥緊急救護知識、如何妥善初步處理及即時救援通報等。同時承諾比照麟光站,評估動物園站以窗貼保護禽鳥的可行性。

鳩鴿科鳥類的撞痕特徵為羽粉多,常能形成明顯「鳥印章」(鳥拓)。圖片來源:甘佳昀提供

殘留的羽毛也是辨認鳥類撞擊玻璃的指標性特徵。圖片來源:甘佳昀提供

不只要貼防撞窗貼 捷運窗殺熱點、捷運人員鳥類救傷知識也須補強

捷運清潔人員效率高,有機會紀錄到的窗殺案例恐怕只是冰山一角。預防下一起窗殺事件,鳥類友善玻璃該如何佈置?台灣猛禽研究會經營的「野鳥窗殺博物館」分享不少窗殺資訊,包含友善玻璃的改造教學,教導大眾使用複合素材(如紙膠帶、各種貼紙、麥克筆或油漆筆)DIY改造窗戶,或製作動物剪影圖來佈置玻璃。

在玻璃貼上窗貼,雖然可以防止窗殺,但也並非貼一張猛禽貼紙就可威嚇野鳥。謝季恆無奈表示,由於貼紙呈靜止狀態,「鳥看得出來那是假的」。他強調,貼紙形狀不重要,間距密度才是關鍵,重點是「要讓鳥知道這裡有阻擋物,牠過不去。」謝季恆也建議,布置間距的長寬比至少要5×5(cm),且每個貼紙需大於5mm,才會有防治效果。

以麟光站為例,甘佳昀說,雖然北捷貼上部分窗貼後,已減少鳥類誤撞情形,不過他仍曾經在鄰近無窗貼的玻璃上發現窗殺。「不是把(發生窗殺事件的)玻璃貼滿就好。」他進一步建議北捷,也應著手調查窗殺熱點,在不同站點派駐人員、定期巡視,從容易發生窗殺的站點及風險玻璃開始,才能更有效率地改善捷運站窗殺問題。

北捷邀集台灣猛禽研究會專家,將野鳥主題的窗貼佈置在「麟光站」通行天橋的玻璃帷幕上,防止鳥類誤撞造成傷亡。圖片來源:北捷

此外,站務人員的鳥類救傷知識也有待加強。謝季恆提到,以此次動物園站白頭翁窗殺事件為例,當站務或清潔人員發現一隻野鳥出於不明原因停留在地上時,就應立刻察覺可能是傷病鳥。

【2023.01.17 更正】本文內文及標題更正,台北捷運站每一至兩週,光是鳩鴿科窗殺就撞了2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