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看右看 公益信託的NGO思考與政府考量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左看右看 公益信託的NGO思考與政府考量

2010年07月21日
作者: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信託中心整理

4月中旬,國際國民信託組織代表Mr. Oliver Maurice來台,其擁有英國國民信託組織30餘年的工作經驗,訪台期間本會特別規劃兩場焦點座談會,分別與民間組織代表與政府單位代表,以焦點座談方式針對國民信託國外經驗為主軸,進行公益信託在台灣深度討論。焦點座談最大特色是能夠針對研究主題,在短時間內收集到互動及對話之資料,參與會議之對象是有共同經驗或相同背景的人員,針對單一主題進行對談討論,並在與他人互動、腦力激盪之後,提出多元的答案。

兩場焦點會議過程中,不難發現民間組織討論過程偏向實際執行層面為主,而政府單位代表討論偏向國外民間組織之公益信託實際運作情形為主,雖然兩方皆以不同角度勾勒公益信託模樣,但也藉由討論凝聚公益信託之能量。

Mr. Oliver簡介國外運作公益信託實力

NGO的焦點:三方協力溝通 創造互信

在民間組織討論過程以實際執行討論為主,討論重點包含:如何建立民間團體支援網絡、提昇民間組織成為信託受託人之專業可信賴度、建立績效公開與檢視之規範等,期待提升大眾對民間組織之信任,進而增進民間組織擔任受託人之機會。

建立民間組織專業度-累積資料、相互支援

民間團體在專業的研究調查上,其實已具備有執行的能力,若可以發表論文報告並將民間團體所從事之研究調查工作以量化方式呈現,將有助於一般人了解民間團體之專業與能力。同時亦可與學界建立對等合作協定,除了培育民間組織的研究調查能力外,也可透過民間的參與讓學術研究的資訊公開和普及化。

與社會對話-議題持續、資訊公開

信賴感是需要時間培養的,民間組織需培養與社會對話的習慣,除了堅持當初建立組織之信念外,也要將組織所做的事情公開化,舉例而言,在棲地經營管理部分,可以出版關於復育的經營管理手冊或是書籍,讓大眾瞭解經營管理是怎樣做的,同時讓社會大眾初步瞭解民間組織的努力。

與政府單位的對話空間

除了民間組織合作、與社會大眾對話、建立本身信任度外,另一方面則是「與政府單位的對話空間」。民間組織與政府單位之間有著既是監督者有時也是合作者的關係,NGO可與政府建立對話空間,做為議題的發聲管道,雖然這樣的理念交流平台是需要許多時間進行,但除讓彼此知道互相的想法外,同時也是建立彼此的信任。

政府的焦點:公益信託是什麼模樣?

政府單位代表焦點論壇會議中,主要針對Oliver Maurice在英國國民信託及國際國民信託組織的經驗進行討論,包括國外在設立、管理公益信託之實務等。

國際上公益信託資產取得之選擇-特殊性、科學性或自然美景

國民信託在資產保護的選擇標準上,以資產之特殊性、科學性或自然美景等方向評估。所謂的特殊性,以建物為例,是必須具有歷史價值,或名人居處。舉例來說,英國國民信託就保存了披頭四兩位團員曾住過的房子以及彼得兔作者波特小姐的故居等。在土地的信託部份,若是具有科學研究價值或是為自然美景,往往也是受國民信託組織保護的範圍,以「海神計畫」來說,其由研究團隊進行英國海岸線的全盤調查,並列出哪些海岸區域是需要優先保存下來,然後再來執行信託保存工作。

土地權利-以溝通方式取得土地的永久保存權

在英國國民信託法條中,國民信託組織在購置資產有「優先購置權利」,其中,最特別的是所需保護的資產只能捐或是賣給英國國民信託組織,但這樣強制取得資產的案例很少發生,最常進行的做法是與地主「長時間溝通」,協調如何取得資產進行保存,法律的條文僅是處理後續問題,而非處理土地取得爭議。而這些土地權利取得皆是有合法的文件證明已權利轉移,讓土地永久受到英國國民信託組織保存。

維護管理之資金來源-財務評估、募款及會員挹注

當公益信託組織取得保存的土地或古蹟後,最讓人關心的是後續維護管理之經費來源。以英國國民信託組織的經驗來說,在取得資產前會先評估財務能力,過往也曾發生財務評估錯誤的情況,事後檢討時則將標準提高,甚至要求在移交資產時需要給予營運基金,但也造成意願降低、保存工作進展緩慢,因此對於較為重要的保存案例仍會發起募款行動。

此外,會員的力量也不容小覷,英國國民信託組織擁有380萬名會員,每人每年要繳50英鎊會費,而會員可以免費使用國民信託組織的設備,而在較合適的資產上,也會設置遊客中心、商店、咖啡店、飯店等,這些都是收入來源。然而在龐大資金運作之下,最受矚目的是財務管理,英國國民信託組織每年都會公布財報,也都會請會計師做簽證,讓公益組織財務情況透明且公開。

Mr. Oliver與與會之政府代表一同討論

結論:溝通再溝通 資訊要公開

綜合民間團體與政府單位對於公益信託的討論,可發現兩個主要的關鍵點,即是「溝通」與「資訊公開」。因為公益信託是建立在「互信」的基礎上,因此,不論是委託人或是受託人之間,還是公益信託本身如何取信於大眾支持,都需要有良好的溝通機制,並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將資訊公開更可讓公眾了解公益信託的實質內涵與成效,而增加公眾的參與感。民間團體、政府單位、一般大眾,這三者之間的合作與互動,正是公益信託所欲達成的共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