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藝術家護土地 不只是杉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原民、藝術家護土地 不只是杉原

2011年07月11日
本報2011年7月11日台東訊,賴品瑀報導

依然施工中的美麗灣渡假村「我們只想好好的生活,住在這裡。」美麗灣渡假村的BOT案,在2007年因民間團體的介入與當地阿美族刺桐部落原住民的抗爭,開始受社會注目,此案由於台東縣政府強力護航,雖經兩次高等法院判決敗訴,廠商目前仍在大力趕工,這樣不公義的事情,使還有數十個大型開發案的東海岸居民都繃緊了神經,除了關注此案,目前原住民與藝術家紛紛為了守衛整個東海岸而串連起來,不再單打獨鬥。不但只為了美麗灣渡假村所傷害的刺桐部落、也不只為了阿美族、也不只為了原住民,而是為了整個台灣的土地正義。

東海岸的風景吸引相當多藝術家停留,他們以深刻的感受力愛上土地,其中以8年前去世的陳明才最為轟動。當時的他本是一個年輕的劇場鬼才,到都蘭之後全心投入部落戲劇發展工作,並爭取將目前非常受歡迎的都蘭新東糖廠閒置空間轉化為藝術家合力經營的藝術文化園區。然而因為都蘭鼻BOT開發案,在2003年跳海自殺,陳明才的犧牲喚醒了阿美族的長老們,展開了一連串爭取回復傳統領域的行動,開發案也因此中斷。

藝術家於「圍‧離」行動期間的創作。這次在杉原海灘從6月10日開始為期一個月的「圍‧離」行動,亦是由長居東海岸的藝術家所發起。裝置藝術家饒愛琴表示,身為藝術家,她的藝術創作的泉源是土地,台東一直供應她能量,然而目前它卻一再遭到侵蝕與污染,心思敏銳的藝術家們,比誰都感到痛心,然而他們不是社運份子,並不熟悉應該怎麼抗議,因此選擇用自己擅長的藝術,搭帳棚常駐在美麗灣渡假村前的沙灘上。饒愛琴提出屬於自己的藝術觀點:人類以自己的觀點看土地因此要求便利,然而土地要什麼呢?她希望政府、財團能一起傾聽人民、傾聽土地。

雄壯的那布(左一)近年與伴侶巴奈熱心參與公共議題的布農族歌手那布,在此次「千人牽手吼海洋」中帶領群眾牽起手,不斷對著美麗灣渡假村與海洋用歌聲表達心意。他希望這場活動到場的人數能更多,然而以他的經驗,對台東來說,能有近千人參與已是值得驕傲的事情,他提及430的反核遊行,台東能有2000人站出來,以人口比例來說,比台北更為積極。表示幾年的努力下,有更多的年輕人因為活動新鮮而好奇後,再願意瞭解,進而願意現身出面表態,值得欣慰。

巴奈這次大力號召原住民歌手參與晚會的巴奈表示「我們只想好好的生活,住在這裡。」她擔憂表示「這不是我們消失的最後一片沙灘,最後一片海岸。」如此的憂慮也是目前各地原住民青年的煩惱。近年因土地問題,部落青年覺醒的腳步努力追著開發的速度,如Pangcah阿美族守護聯盟在2010年11月成立,各部落互相串連團結,而不再獨自為層出不窮的開發案奮鬥。這場「千人牽手吼海洋」便出現了多個部落的代表,與其他原住民族的聲援。

卡布地青年會提出他們位於知本的部落,因莫拉克風災成為災區,而政府現在為了觀光,要遷走他們的祖靈。他們痛批,沒有祖靈便沒有了信仰,沒有信仰也就沒有了文化,那麼部落的意義也就蕩然無存。

太巴塱六勇士之前在大農大富國際藝術節開幕,當面以胸前的「還我傳統領域」大字嗆馬總統而名聲大噪的太巴塱六勇士,首先感謝當天到場聲援的各部落族人,並說明為何太巴塱部落會忽然如覺醒的猛獸,源自他們多年的柔性期待一再落空,換得了傳統領域將遭到大財團開發為六星級飯店、馬場、賽車場的計畫,實在忍無可忍。

來自屏東霧台的魯凱青年行動小組來自屏東霧台的魯凱青年行動小組,也有5位成員到場聲援,當中成員啦法告表示,雖然他們的家鄉目前沒有遇到類似情況,但不只是BOT,目前所存在對原住民的不公義,都是部落青年應該瞭解的,因此他們前往參與,更要把經驗分享給更多的族人。

來自三仙台的當地青年鍾家榮與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的駐點人員華宇芝提到基翬目前面臨的寶盛水族園區開發案,與美麗灣案相似。雖然他們並非原住民,也強烈表達不需要挖山挖海的觀光,更不願意為了工作機會出賣尊嚴與山海。

居住在東海岸的原住民與藝術家,用生命與身體實際感受著、愛著土地,青年覺醒與互相串連將會是對抗不當開發的關鍵,這將不只是守下傳統領域當中所涵養祖先的訓示與文化,更為台灣這座小島留下了該有的樣貌。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