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核,我們已經走了一輩子了! | 環境資訊中心

反核,我們已經走了一輩子了!

2013年05月24日
作者:陳玉峯(中部廢核行動聯盟召集人)

2013年5月19日早上11時餘,我驅車去高鐵站,抵台北轉捷運,直奔「國父紀念館」前,參與環保聯盟主辦的「2013終結核電大遊行」。然後,約下午3時出發,走到總統府前,在拒馬、列隊警察佈陣前的廣場上,進行「終結核電晚會」。我也上台講了10餘分鐘。回到台中家裡約晚上九點半,這天我花了1,700元。

正如預料,人數不多,約僅3千人,認識的老面孔也少。遊行隊伍帶頭主旗中,我的左側是施信民教授,右邊是張國龍教授,他們的年齡都已超過70歲,我也達耳順。我跟他們說:「我們都已經走了一輩子了!」而台灣正式反核運動大約超過28年,反核老將之一的粘錫麟老師,現今躺在加護病床上。

我講完下台後,三、四個歐吉桑、歐巴桑拿書要我簽名;三位「聖脈」的朋友過來問我認不認得她們;老朋友李仁懿女士跟我說些社運團體似乎不大能團結的感嘆;葉秋源先生堅持送我到高鐵站,途中他說:

「今天台北有一百多個活動,多是政府灑錢在辦的,誰來遊行?」

到車站,他拿出5百塊錢要補貼我的車資,他知道我已經「失業」5、6年,但我怎忍心?!他一個月才領6千多塊錢的勞退!

想起網路、電子郵件或各團體朋友的對話或吐槽。有人堅持拒絕「政黨」或政治人物的「染指」;有人抱怨某團體「自作主張」,因而「他們辦的活動,我們不參加」;有人主張別再走街頭,浪費資源又內耗,應該進行電子戰;有人忌諱被「領導」、被「收割」;有人擔心自3月9日的高人氣,到今天的「零零落落」,乃至以後必然「再而衰、次而竭」,會讓擁核者及執政者「看衰」……而今天的遊行隊伍中(或任何遊行),許多人愛搶鏡頭,有「市議員」指揮他的助理群及他自己,擠進我們的橫布條,要自己的人大拍特拍,我趕緊讓位讓他們拍個過癮……

這些都有其道理,只是人性或浮世繪,並非「是非對錯」的問題,似乎也不必在乎。

就在這一天,龐多台灣人親子闔家歡渡週日;許多人還在為生計打拚;小偷沒閒著;鶯鶯燕燕生意也興隆;政商依然酒池肉林;電視傳媒百多頻道,同樣的吃喝玩樂腥羶下流;藝人的雞毛蒜皮是「國家大事」;「菲」國大誤、辱罵那個「低能兒」的社會成本,代價仍然高昂;核一、核二、核三、核廢還好,今天似乎沒出差錯、沒死人;低頭族不斷按鍵,「我要去睡覺了」「讚!」,「我剛大大回來了」「讚!」,「我餓了」「讚」……

陽光底下沒有新鮮事?台北街頭的反核隊伍不過是龐多嘉年華會的小小攤,無人在意,「那是你家的事」而已?!

我沒有資格也無意勸別人什麼,我相信反核、廢核最好可以「超越黨派、無分意識、跨越世代、建構世紀藍圖」,這也只是我個人態度,無關他人。哪個團體、單位辦反或廢核,只要時間許可我都可參加,共產黨、國民黨辦廢核我更願意奉陪或打頭陣!

我全身汗水濕透,有點疲累,但我沒荒謬感,也沒無力嘆。

我上台時因燈光強烈,看不大清楚台下人。第一句話我說:「燈光很亮,我看不見大家,難怪坐在總統府內的人『目中無人』……」面對反核數十年的朋友或今天現場的參與者,我能講什麼?或許可以鼓舞士氣或先談know why,以後有機緣再論know how,以及如何擴大成世紀變革論。

註:六月一日週六下午四點,於【虎尾厝沙龍】舉辦雲林縣廢核行動聯盟成立大會,陳玉峰教授將發表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