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讓煉油廠蛻變為生態公園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重生,讓煉油廠蛻變為生態公園

2014年03月06日
作者:王敏玲(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

煉油廠轉型生態公園競圖比賽,圖:地球公民基金會。

2013年7月10日,「鳳屏ECOPARK」、「油然新生」、「孩子們的鳳梨田」等生態公園概念圖擺放在後勁社福基金會的會議室,每一幅都是夢想與希望。那天,地球公民與後勁社團公布了生態公園競圖比賽初選名單,鼓勵大家在第二階段交出更棒的立體模型作品,催生後勁生態公園。

記者會後,我們舉辦一場重要的座談會,討論如何具體推動煉油廠轉型生態公園,多位競圖比賽評審參與,本文節錄精彩發言如下...


洪曙輝(高雄市都市計畫技師公會顧問)

日本人在高雄的四大要務:左營軍港、煉油廠、高雄港、小港機場,如今煉油廠的任務也完成了,很多資料顯示,台灣的石油甚至是流血在出口,成本比別人高,但經濟效益不高。高雄煉油廠這附近沿線有四個捷運站,比夢時代附近三個捷運站還多,很有機會發展。我認為一個國家不宜把土地當成資產去處分,而應視為資源來有效運用。

鄭先祐(台南大學生態科學與技術學系主任):

這個活動是台灣歷史中重要的里程碑。生態公園對生態的定義應更清楚,生態跟經濟其實不是對立的,我認為生態學就是生活的經營管理。自然界中,所有生物都要合乎經濟原則,否則會被淘汰。我們反對的是短視的、短命的經濟發展或建設,長期來看是不經濟的。就像中油,到期以後已經沒辦法再壓榨下去了,這個經濟發展是不可持續的。

生態學在研究自然經濟的原則上有兩個很重要的功能,一是物質要循環再利用,才不會產生很多垃圾、消耗更多的資源;二是能量要循流,生命才有可能生生不息,假若人類經濟要健康持續下去一定要與這兩個功能符合。太陽是地球以外唯一給地球能量的來源,我們應善用,設法讓人類生活與自然的生活重新整合,這是生態考量。

謝宜臻(台灣濕地保護聯盟秘書長):

後工業時期如何做大地的療傷?在污染整治的同時,可能為文創產業的空間,以綠能、低碳的方式來運作,連結半屏山、後勁溪,甚至成為高雄未來的新都心。但此次競圖比賽中,我們的共識反而限制了創意,我試著找出突破我們想法的亮點,例如我給分比較高的有一個是有空中廊道的概念,還有一個有油管藝術的創作等。

現在的經濟已不是過去那種工業的經濟,文化、生態可能是更好的生意,例如四草保護區業者靠著竹筏載客人遊紅樹林,一年營業額超過一億元。未來的都市與經濟發展不要侷限於傳統概念,請盧局長規劃時也能促銷我們的創意。

第一名作品──Colourful Giant -「SHIELD」團隊(台大園藝暨景觀學系)
第一名作品,Colourful Giant -「SHIELD」團隊(台大園藝暨景觀學系)

第二名作品,油然新生 -「是十四隻石獅子」團隊(高雄正修科技大學建築系)
第二名作品,油然新生 -「是十四隻石獅子」團隊(高雄正修科技大學建築系)

第三名作品,五元素生態體驗公園 -「CxC.[D]工作室」團隊
第三名作品,五元素生態體驗公園 -「CxC.[D]工作室」團隊

煉油廠延役是不可能的!

盧維屏(高雄市都發局局長):

有一次我跟中油董事長說,你們不要再想延役這種事,不可能的,因為後勁人是用生命跟你拼的!大家做人要公平,污染完了,換我們享受了,這沒什麼好客氣的。

我們現在希望這塊地回到當年比較乾淨的、生態的環境,但也不是說這塊土地都不能再利用,也有人在說,怎麼不試著上面做太陽能發電,下面做除污,各式各樣的想像目前還沒有很多研究,除污技術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只要有多重循環就有機會,這套除污技術說不定可以技術輸出,時間放長,是有經濟效果的。

一百多公頃也不完全只能做一種用途,都發局有一個「中油煉油廠土地使用規劃」的計畫,根據研究才會產生最後都市計畫。未來一年,大家要增加溝通。不過基本原則不會變,我也代表市政府,我們正式跟中油講104年的關廠是沒有在討論的,從行政院講到中油總公司都講了,但我認為中油還沒死心,還在講油槽。不過市政府跟中油是建立在不完全對抗的關係,要找出更靈活的策略。

林燦銘(高雄市環保局綜計科科長):

中油這塊土地最大的問題是土壤、地下水都被公告為污染管制區,連很小一片土地都要5年、5年這樣處理。這一片170多公頃的土地,5年、10年、20年處理得完嗎?中油這塊土地要如何活化,污染管制、法令等問題要先解決。

生態公園是兼顧經濟的

沈建全(高雄海洋科技大學海洋環境工程系教授):

地下水污染會移動,中油行政區與宿舍區要趕快調查。中油有些土地是污染整治場址,有些是控制場址,可以慢慢整治,慢慢分區開發、開放。

生態公園設計四個主軸:生態濕地公園、煉油廠工業遺址公園、文創產業中心、污染整治教育中心,有兼顧經濟,但不用像遊紅樹林那樣收費。文創的部分,可以向台灣富人募款,成立設計界諾貝爾獎,讓全世界的人每年都來比賽。歐洲有些教堂可以數百年,非常美,我們可以慢慢規劃,把它做得更好。 

黃石龍(高雄市議員):

我們初步的想法是做生態公園不是在開發,如中油二輕拆掉以後都種樹綠化,我們比照這個方式,等中油都拆掉就種樹,目前的整治可以繼續做。中油的污染差不多是在3.5米到6、7米之間最嚴重,如果挖1米或1.5米深,做為生態池就沒有開發不會違背法令,再將文創產業或煉油遺址結合做觀光,與法令有無抵觸需要釐清。

中油目前想要把油槽留著當轉運站,我們不能接受!油槽區若繼續留著,會繼續污染,污染也會隨地下水繼續擴散。

誠如座談會主持人李根政執行長提到的,高雄環境運動歷史中,如前仆後繼20年催生了衛武營都會公園、柴山國家自然公園等,居民顯然對親近自然有期待,這是由下而上的社會力,驅動社會的轉變,不管誰執政都要尊重這樣的傳統。筆者呼籲中央及地方政府,重視地球公民與後勁社團催生後勁生態公園的運動,積極協助落實,讓後勁/也讓高雄蛻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