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巨蛋移樹波及國父紀念館 護樹團提全區文化景觀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大巨蛋移樹波及國父紀念館 護樹團提全區文化景觀

建立於 2014/10/15
本報2014年10月15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國父紀念館」是國際旅客到台北必遊的景點之一,孫中山也將在明年度過150歲冥誕,但國館至今仍非受保護的文化資產。民間團體為了阻止大巨蛋開發波及景觀與老樹,提出了國館全區指定文化景觀的申請,14日上午由北市文化資產委員會小組到場現勘,結論將日後再書面通知。

「國父紀念館比中正紀念堂更值得受保護吧!」出面提報的松菸護樹志工們力陳。志工團提出申請的範圍除了國館本體與周邊行道樹,相連的光復國小與光復南路分隔島上的「木棉道」也在其中。志工團發言人游藝指出,此二者1964年當時也與國館興建一同規劃,會選用木棉樹也是為了呼應位於中國廣州的「中山紀念堂」景觀,之後又有民歌「木棉道」傳唱,讓其更具文資意義。

民間團體為了阻止大巨蛋開發波及景觀與老樹,提出了國館全區指定文化景觀的申請

相較於中正紀念堂早在2008年由台北市政府出面,指定為文化景觀,志工們直呼「國父」更偉大,「國父紀念館」落成時間更久,沒道理至今仍不受保,至少現在已由民間提出申請,北市當應從善如流。

但相較於民眾急切而慷慨激昂,當事的國館卻並無同樣積極的態度,僅表示他們長期都有妥善維護,不管有無列為文化資產仍會繼續。

護樹志工現為國館提出保護申請,與相隔忠孝東路的大巨蛋大有關係。游藝表示,姑且不論興建大巨蛋破壞了國館的天際線,大巨蛋計畫興建連通道,欲以地下道將人潮疏散至國館,但也因此需移走31株樹木,包括與國館一起成長的白千層、樟樹、楓香、豔紫荊、橄欖樹等。

游藝所指的大巨蛋破壞國館天際線

志工對此連通道大為不滿,指出在上月4日都審會大會時才赫然出現此規劃,當時他們一再表示已為國館申請文化景觀,此因素應納入考量。但大會主席邊泰明在仍有委員質疑此連通道必要性狀況下強力護航,並表示待文資審查結果出爐後「再說」。

連通道設計圖

游藝質疑,指出該連通道原應為80公尺寬,有疏散、防災功能的地下道,如今卻變更為20公尺、ㄇ字型。志工批評此又是大巨蛋想再設計商城、地下街,不顧老樹保存、國館景觀甚至人命安全。針對民眾意見,小組召集人李乾朗與委員辛晚教、張崑振也要求負責的捷運局釐清。

此連通道與捷運系統並無關連,但仍由捷運局負責規劃,捷運局土木建築設計處處長陳俊宏與蕭力仁建築師事務所代表澄清,表示此連通道為大巨蛋疏散用的其中一個出口,需求為每小時7000人次。由於大巨蛋目前與原先設計供教育部等機關使用以大不相同,雖然當時興建捷運時已預留了80公尺寬,不過現在認為僅需20公尺,故打算將其他部分封起來。

建築師事務所表示之前設計圖上出現「商用」等字眼只是誤會,他說此工程將有二期,目前並不知道日後會有什麼規劃,因此先以最高安全標準的商業用等級做規劃,但並沒有商城設計。陳俊宏強調上月都審大會中,已明確決定該連通道之後不可做商業用途了。

將遭移植的白千層,與人體相比,可知其高壯規模這樣的規劃讓志工們仍質疑此連通道的必要性,是否有需要為此花大錢、又移走這麼多樹木。在他們眼中,那些茁壯的白千層與國館一同走過歷史,應與建物一起受保護。但陳俊宏卻採不同態度,陳俊宏指出,由於樹木會老死,因此文化資產的認定,應著重在建物本體。

至於這些白千層,陳俊宏指出其生長過密,甚至已發生老化中空,移植到即將開幕的兒童新樂園才是「更好的環境」,而連通道完工之後,將會進行補植,另找一批白千層種回原地。

陳俊宏表示,由於一棵老樹移植兩次太危險,因此並不適合將這些白千層再種回,但既然公認白千層與國館有所連結,會再選用白千層,並改善樹木密集度。

陳俊宏透露,適合移樹的季節就是10月到春天,他們當然希望盡快處理,否則又得等1年。因此,在時間壓力下,護樹志工相當擔憂文資審查是否來得及救到老樹,甚至阻止北市砸錢興建必要性受質疑的地下道。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