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不可能 紐約女孩的零廢棄生活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別說不可能 紐約女孩的零廢棄生活

建立於 2015/03/22
文字:陳芷慧;編輯:吳碧霞;攝影:陳永威;美術:古慧盈

一位居於紐約的年輕女生Lauren Singer,於網上自稱這兩年來沒有拋掉一件垃圾,更從網上籌得超過約台幣120萬,成立公司The Simply Co.,售賣自家製的天然日用品。以電郵聯絡上她,我故作幽默,問了一個幼稚的問題,「你是不是那種吃人不吐骨的人?吃魚有魚骨,怎麼你2年來一件垃圾也沒有?還有防曬霜、乳酪、大部份市面上有售的產品,甚至標榜環保有機的,都有塑膠包裝,你怎樣做到零垃圾?」Lauren故弄玄虛說:「這是絕對有可能的。飛過來,你就明白了!」好!我勇於接受挑戰!

Lauren將垃圾(waste)定義為「你明知它在掩埋場中不能分解,依然堅決把它拋掉。」找遍她全屋,連沙發底也找過,我也找不到一個垃圾箱。她立即從廚櫃裡拿出一個玻璃瓶說:「這就是我這兩年儲下來的廢物,用來記錄並了解垃圾的來源。」倒出這兩年儲下的廢物(trash;未處理的垃圾),包括起初難忍口吃了一包零食的包裝、新衣上的標籤塑膠圈、吸管、防腐劑、舊信用卡……「你看!這大部份都是一些沒有必要的廢物;那些吸管更是店員強行給我的……」Lauren大嘆。


Lauren Singer(23歲),於紐約獨居,紐約大學環境科學系畢業。

如何可以做到?她簡言之:「Refuse(拒絕)、Reduce(減少)、Reuse(再造)、Recycle(回收)。」即是怎樣?

我企圖闡釋,意思是CHANEL、Dior、H&M等各大品牌的產品從此在你生命裡消失。甚至好一些標榜環保有機的護膚品,都有用塑膠包裝,這樣被丟在掩埋場裡,就會產生毒素;基本上,超級市場架上的都不能放進購物車,即使生果上的塑膠標誌貼紙都是一種「滴水可成河」的垃圾;偶爾想煮一個出前一丁泡麵,甚至是健康的能量棒都不能吃;那些電器傢俬就要好好善待了,因為只要你丟在垃圾房裡,你就成為製造垃圾的元凶;現代人長期地被消費主義洗腦,要做到零垃圾的生活,相當不易。

登機一刻,想起那出前一丁的麻油味,家裡的高床軟枕,的確閃過一秒的念頭,「明知自己做不來,這趟零垃圾精修班,是否自討苦吃?」唉……

不丟垃圾 生活就快樂

可是,甫踏進Lauren的家,葡萄的酸味就打從我心裡滲出來。攝影師「嘩」的一聲讚嘆,「這麼漂亮?」

我倆露出心虛的眼神,我心想「還以為她的家像一個空置的房屋,家裡物品少得能裝在一個行李箱裡。」非也!她的家以白色為主調,寥寥數件設計簡約的家具,簡潔的風格中完全地表現出主人同時講求生活品味。

大廳沒有燈,晚上亮起一點燭光;日間,冬天份外溫暖的陽光從四面落地玻璃窗瀉下,映照着白色餐桌旁正在喝咖啡的Lauren,桌上還有一束自然風乾而成的乾花作點綴,同樣是這兩年零垃圾生活的一個「見證」。Lauren一臉自豪地說:「我媽媽和姨姨都有功勞,我在二手店買了一張復古的椅子,媽媽替我把原來殘破的綠色椅墊換上白色的;姨姨總能在別人的垃圾房裡找到美麗的家具而賣得好價錢,我的飯桌也是她找給我的。」

甚至舊卡板車當成的茶几上,她永遠工整地擺着一本雜誌、一束乾花、蠟燭,感覺擺放的角度都像是設定好的;廚房裡用來盛食材的玻璃瓶和工具,又是工整地排放,拉開抽屜要小心翼翼,否則工具就不能有致地擺放了。

她就是給我一種強迫症的感覺,難道只有她這類執着的人才能做到零垃圾的生活?她說:「我沒有強迫症,但我是一個很堅定的人。我從前也是愛消費,但只要你有決心,就有一個清醒的腦袋,實行零垃圾的生活,都是輕易而舉。因為我發現,只要我不丟垃圾,生活就快樂了!」

對!零垃圾生活不是沒可能,關鍵是,你有多認同這種環保生活。

Lauren浴室裡放了一棵葱,「它只需吸收水蒸氣就能生長,太奇妙了!」Lauren從小到大,對環境充滿好奇,大學時就讀環境科學。

「某天我在學校裡看到一位同系同學買了一個外賣飯盒,隨手將塑膠盒、塑膠瓶、塑膠吸管棄掉,令我很沮喪。回家後,我打開冰箱,才驚覺裡面全都是塑膠包裝。」Lauren說,「決定實行零垃圾生活,我沒有一秒掙扎,但總有『毒癮』發作難耐的時候。」最難戒的「毒癮」就是零食,全都是塑膠包裝。

然後就是時裝,「從前我會花費數百元買一條牛仔褲;又是H&M、Forever 21的忠實粉絲,喜歡買各式各樣鮮艷的衣物,買了一大堆回來卻難於配搭有點浪費。」Lauren打開現在的衣櫃,全都是黑色的,灰色已是最獨特的顏色了,「這樣隨意配搭也可。」

幸好,布魯克林到處都是古着店,為她零垃圾的生活踏上最容易的第一步,「多逛古着店,漸漸忘卻H&M。現在數十元就買到一條牛仔褲,還找到CHANEL的二手鞋,而且二手衣服就不會有那掛名牌的塑膠圈了。」Lauren分享。

徹頭徹尾與塑膠絕緣

零垃圾生活來到第二階段,就是從此與「塑膠」各行各路。Lauren擔心無人願意實行零垃圾生活,口裡說得輕鬆,但作為旁人的我看在眼內,卻在冒汗。她在網上找到環保生活部落客 Bea Johnson,一位在加州實行零垃圾生活家庭的女主人,「她一家四口都能做到,何況我獨居,於是我參考她的做法。」

除了家具是二手;廚具都是香港常見木製和金屬製的,她說:「這兩年來,我竟然在紐約找不到一個全金屬的磨皮器。」她補充說:「我還要找一個以循環再造的塑膠造成的家用蒸餾水器,因為自製清潔用品時多會用到蒸餾水;我從不用保鮮紙,數個生果就這樣赤裸裸地放在冰箱裡,這一點也可不是人人都能接受;我不用筆記簿和筆;器皿全玻璃,買菜也帶上幾個玻璃瓶和布袋。」

我還以為她平日會駕車,她卻單手抽着幾斤重的食材,行逛半天也沒呻半句辛苦;最後她網上自學製作清潔用品,每週不用花上一小時就做好洗衣粉、清潔劑、潤膚乳、牙膏等用品。洗潔精用有機的橄欖油皂液(Castile soap),「這在美國很普遍,一般有機店都有售。我甚至用來洗手、洗澡、洗頭、洗廁所和衣服,因為它既不傷皮膚,又幫我省去找尋無包裝清潔用品的時間。

另外,有很多有機店售賣的清潔用品,不是加入很多不知名的成份,就是隱藏部份資料。當你親手做過清潔劑,就知道光靠產品成份表上的3種材料,沒可能製成像奶油狀的沐浴露,成份有可疑的我就不會買。」Lauren娓娓道來。

辭政府工自立門戶

不過,城市人的通病就是貪方便,亦解釋到何以Lauren能籌得超過4萬美元開公司,「不少網友留言,她們沒時間自製清潔劑等用品。有點諷刺,我自製的洗衣粉、乾衣毛球等,其實全都在網上自學的。」可惜,Lauren爸爸並不欣賞她的改變,還把她罵個狗血淋頭,「因為我原本在政府裡工作,收入可觀,才能在布魯克林租住一個約2,500美元(約台幣8萬)租金的房子。現在自立門戶,也許不久就租不起這美麗的房子。」

無包裝的食材,是Lauren遇到的另一個大難題。「一般食材都能在農場買到。但我竟然找不到沒包含塑膠包裝的番茄汁。怎辦?我實在很愛吃,於是自己學煮,漸漸成為烹飪高手。後來,母親發現一間有機店,大部份食材如米、意大利麵、核果類、調味料、咖啡豆等都可以自攜器皿購買,令我如釋重負。」Lauren說。

她最害怕浪費食物,所以冰箱裡放了一個大碗用來盛載廚餘,每逢週三用紙袋包好,她就拿去城中的回收站,給別人作堆肥之用。」她說。她甚至把每天掉落的頭髮、指甲也放進廚餘器皿內。

我禁不住露出一個噁心的表情,她說:「所有天然的東西都可以拿去堆肥的。」她沒有怪我,續說:「當你實行零垃圾生活,要有心理準備,周遭的人會覺得你很奇怪。網上有人質疑我在說謊,亦有人批評我的做法極端,但這卻反成為我的推動力。」

推己及人的零垃圾生活 連保險套也不放過

這趟去紐約,我帶了3對手套、5頂毛帽……我就像從前的Lauren,買一件衣服,再添百樣東西來配襯的女生。說實話,未認識Lauren前,有點擔心我的行為會觸動她的神經,所以背包早就收起塑膠用品,多帶幾個環保袋。

見面的第二天,我換上唯一一件黑色衣服;跟她一起午膳時,湯中的小椰菜全都煮焦了都照放進肚裡,免得她說我浪費食物,若在香港,我早就吩咐廚師再煮了。後來,我忍不住笑問:「朋友跟你一起,感到有壓力嗎?」她說:「不會啊!我不會強迫他們接受我的生活,這樣反而適得其反。」跟Lauren相處的數天裡,我覺得她每說一句話都小心翼翼,生怕別人會抗拒零垃圾的生活。

我曾邀請她教讀者製作香體露,她考慮一天後婉拒我的邀請,「我擔心做出來的味道別人不喜歡,反令讀者抗拒實行零垃圾生活。」為了影響身邊的人,她寧願以親自下廚,用美食循循善誘他們嘗試,「現在,好些購物狂的朋友也開始零垃圾生活了。我的父親會每週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他的垃圾量減了多少,就像要通報他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事實上,Lauren做的確實是一件偉大的事。

在這段相處的日子,我有時故意對她挑剔,「洗衣機、微波爐的組件都有塑膠成份,你如何處理?」她笑言:「租屋還有一個好處,這些電器都是屋主,而且租住前已看清楚她用的電器都是以金屬為主。」我續問:「那你的電腦、電話等壞了,你如何處理電子廢料?她回答:「我一向小心看待它們,真的壞了的時候,才拿去回收。」我問:「那睫毛膏和防曬霜呢?你吃乳酪嗎?這些很難找到沒有塑膠包裝。」

她得意地說:「兩年前買了一支睫毛膏,到現在還未用完。我打算自製睫毛膏,將它放進原本的塑膠罐裡;至於防曬霜,我向來不用的,因為我用椰子油等材料做的潤膚霜,本身已有SPF成份。」我問:「這算是因噎廢食嗎?」,「總之,只要有塑膠,我就不會用。」她強調。我問:「那興致勃勃欲與伴侶交歡之際,能趕及自製避孕套嗎?」

Lauren似乎早料我有此一着,即答:「老實說,我有性經驗的,而且安全性很重要。如果我把前男友用過的避孕套放在我的廢物玻璃罐裡,難道你不覺噁心嗎?直至現在為止,我沒有自己購買過避孕套,我做過搜集資料,美國只有4成女士會購買避孕套。後來我更訪問Meika Hollender,Sustain Condoms創辦人,她設計了以植物物料製成可重複使用的避孕套,這對我而言是一個很好的消息。」

居住篇


藝術家朋友棄掉的木碎,她拿來作擺設。


Lauren的家滿有藝術品味,舊卡板車做成的茶几,永遠工整地放上擺設、雜誌和蠟燭。大廳裡沒有燈,晚上只有一點燭光。


用天然羊毛繞成一個球,乾衣時放進洗衣機內,毛球吸水,加速乾衣,是其公司大賣的產品之一。


Lauren說:「二手店的老闆娘是一位年老的女藝術家,知道我實行零垃圾生活,送我一塊以運貨箱卡板做成的舊鏡

煮食篇

是日Lauren為我料理一頓豐富的「零垃圾早餐」,從購買到煮食的過程中全無浪費。家裏所用的工具都是以金屬、竹、木、天然毛髮、再造的環保物料製造。Lauren:「家裏原本有一個膠製的磨皮器,就沒有買新的。」家裏充滿大大小小的玻璃器皿,讓食材的色調作家居的點綴。圖片來源:果籽

是日Lauren為我料理一頓豐富的「零垃圾早餐」,從購買到煮食的過程中全無浪費。

家裏所用的工具都是以金屬、竹、木、天然毛髮、再造的環保物料製造。Lauren:「家裏原本有一個膠製的磨皮器,就沒有買新的。」家裏充滿大大小小的玻璃器皿,讓食材的色調作家居的點綴。圖片來源:果籽

家裡所用的工具都是以金屬、竹、木、天然毛髮、再造的環保物料製造。Lauren:「家裡原本有一個塑膠製的削皮器,就沒有買新的。」

家裏充滿大大小小的玻璃器皿,讓食材的色調作家居的點綴。圖片來源:果籽

Lauren總是害怕浪費食物,我笑指她的雪櫃給人有一種孤單的感覺,不用保鮮紙,讓食材赤裸裸地在冰天雪地裏。圖片來源:果籽

Lauren總是害怕浪費食物,我笑指她的冰箱給人有一種孤單的感覺,不用保鮮紙,讓食材赤裸裸地在冰天雪地裡。

她會把廚餘放在大碗內,放進冰箱儲存,不會發出惡臭,「就連頭髮也回收堆肥。」她說。圖片來源:果籽

她會把廚餘放在大碗內,放進冰箱儲存,不會發出惡臭,「就連頭髮也回收堆肥。」她說。

家裏有一部蒸餾水機,塑膠製部份是用循環製造的塑膠製成的。圖片來源:果籽

家裡有一部蒸餾水機,塑膠部份是用循環製造的塑膠製成的。

實行零垃圾生活,認識不少同道中人,這些自製的楓葉糖漿是製作手工皂的朋友母親送贈。圖片來源:果籽

實行零垃圾生活,認識不少同道中人,這些自製的楓葉糖漿是製作手工皂的朋友母親送贈。

我稱它為「萬能橄欖油皂液」,用來洗碗、洗衣、洗廁所、沖涼、洗頭都得。我以人頭擔保Lauren身上沒有異味,皮膚潔白無瑕!

我稱它為「萬能橄欖油皂液」,用來洗碗、洗衣、洗廁所、沖涼、洗頭都得。我以人頭擔保Lauren身上沒有異味,皮膚潔白無瑕!

打扮篇

浴室裏寥寥無幾的護膚品,包括芥花籽油作面部精華油,有抗氧化功效;生粉作為懶惰時免過水洗髮;法國海泥粉作面膜,能深層清潔和活化肌膚;非洲黑皂可作面膜和卸裝之用,有防皺功效。圖片來源:果籽

浴室裡寥寥無幾的護膚品,包括芥花籽油作面部精華油,有抗氧化功效;生粉作為懶惰時免過水洗髮;法國海泥粉作面膜,能深層清潔和活化肌膚;非洲黑皂可作面膜和卸裝之用,有防皺功效。

她在網上找到一間Brush with Bamboo的商店買到竹牙刷,用舊了就用來洗刷廁所。自製牙膏則以小量梳打粉、椰子油混合十滴薄荷精油而成。圖片來源:果籽

她在網上找到一間Brush with Bamboo的商店買到竹牙刷,用舊了就用來洗刷廁所。自製牙膏則以小量梳打粉、椰子油混合十滴薄荷精油而成。

在市面上很難找到一支沒有塑膠包裝的睫毛液。Lauren:「這支幾年前買的睫毛液快用完了,我將會學做睫毛液,加進去又可再用。」

自家製潤膚膏。圖片來源:果籽

自家製潤膚霜:材料:乳木果脂、椰子牛油、椰子油、杏仁油;將材料倒入器皿,隔水煮溶,放涼至凝固,或可於凝固前放入攪拌器,發打成cream狀即可。

食物採購篇

箱裏的花生,一壓出來就成花生醬,鮮製的味道特別濃郁。因保鮮期短,Lauren只會購買約兩餐的份量,而且不會浪費。319克的有機花生醬,盛惠40港元。

箱裡的花生,一壓出來就成花生醬,鮮製的味道特別濃郁。因保鮮期短,Lauren只會購買約兩餐的份量,而且不會浪費。319克的有機花生醬,盛惠台幣160元。

跟米舖買米一樣,Lauren自攜布袋購買通心粉。圖片來源:果籽

跟米舖買米一樣,Lauren自攜布袋購買通心粉。

部份食材無包裝出售。

家裏各種清潔劑,包括橄欖油皂液、非洲黑皂都能自攜器皿購買。圖片來源:果籽

家裡各種清潔劑,包括橄欖油皂液、非洲黑皂都能自攜器皿購買。

INTEGRAL YOGA NATURAL FOODS經理David說:「因為限於美國食物安全條例,所以未能做到全貨品無包裝出售。」圖片來源:果籽

Integral Yoga Natural Foods經理David說:「因為限於美國食物安全條例,所以未能做到全貨品無包裝出售。」

穿衣篇

她告別連鎖式等fast fashion shop,轉而在二手店裏尋寶,並且改變過往以顏色配搭衣着的喜好,現在買的不是全黑,就是灰白,Lauren說:「因為黑色隨意配搭便可,環保得多。」圖片來源:果籽

她告別連鎖式等fast fashion shop,轉而在二手店裡尋寶,並且改變過往以顏色配搭衣着的喜好,現在買的不是全黑,就是灰白,Lauren說:「因為黑色隨意配搭便可,環保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