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毒鳥 還老鷹一個安全友善的農村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停止毒鳥 還老鷹一個安全友善的農村

建立於 2015/10/07
文字: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洪孝宇;圖片:謝季恩、胡恆雄、洪孝宇、魏心怡

注意:本研究室絕不支持抵制或拒買紅豆,這樣只會逞罰到多數不毒鳥的善良農民,並且造成農民和研究人員之間的關係緊張,對解決問題並沒有幫助。田裡會有死鳥是因為少數農民刻意放置毒餌,並非紅豆本身有毒,所以毋須恐慌。支持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才是解決問題的長久之計。

兩年前,屏東縣崁頂鄉一處18甲地的紅豆田被發現有大量野鳥屍體,經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統計田裡的死鳥超過3000隻,怵目驚心的景象還記憶猶新。此事件也解答了研究人員心中的疑問,為何近年來陸續發現多起俗稱老鷹的黑鳶農藥中毒?結果在黑鳶和紅豆田的死鳥體內都驗出了相同的劇毒農藥—加保扶。

紅豆田裡大量野鳥屍體。攝影:謝季恩、胡恆雄、洪孝宇、魏心怡。圖片提供: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研究室

每年秋天高屏地區的二期稻作收割之後,有不少農友會接著種紅豆,在國慶日前後就是最佳的播種期。但是當紅豆播種後會有許多野鳥啄食這些紅豆,農友和野鳥的人鳥大戰就會上演,旗幟、彩帶、鞭炮、稻草人都是常見的趕鳥手段,但是少數農民為了省成本或是沒有心力趕鳥,就直接把稻穀浸泡加保扶之後製成毒稻穀撒播在田邊餵食野鳥,吃到誘餌的野鳥相繼死亡,結果就引發了屍橫遍野的慘劇。而黑鳶是環境的清道夫,經常會撿拾小動物的屍體為食,所以也跟著遭殃。儘管劇毒用藥並非直接使用在作物之上,但作物的種植及收成,卻可能是千千萬萬隻野鳥生命所換來的。

田裡刻意撒的毒餌,和中毒死亡的麻雀。圖片提供: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研究室

一小片毒鳥的紅豆田,麻雀斑鳩等死亡的數量就如此驚人 。圖片提供: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研究室

間接遭到毒害的黑鳶。圖片提供: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研究室

其實這種毒鳥法並不是南部紅豆田的專利,臉書社團「寂靜的秋天-農地毒鳥回報」在過去一年內接獲155筆的毒鳥事件回報,統計死鳥隻數超過1900隻,作物種類包括水稻、玉米、甘蔗和紅豆等,幾乎全台各縣市都有案例。查詢文獻更發現早期(1990年代)農改場就是教導農民利用加保扶防治鳥害,因此這樣的毒鳥法可能已經深植在某些農民心中。

2014年10月至今,毒鳥回報社接獲民眾回報的全台毒死鳥隻數。圖片提供: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研究室

2014年10月至今,毒鳥回報社接獲民眾回報的毒死鳥隻數。 圖片提供: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研究室

加保扶是一種系統性的農藥,農作物吸收之後全株都會有毒,防護病蟲害的效果非常好,長期在台灣農藥銷售排行名列前茅,但因為其劇毒的特性對人和環境可能造成危害,美國和歐盟都已經禁止使用,結果在台灣卻成為少數農民用來對付野鳥的工具。我國的農藥主管機關防檢局已有計畫逐步禁用劇毒農藥,高濃度的加保扶(37.5%以上的粉劑和水懸劑,不含3%的粒劑)就在下一波的禁用名單,但仍需等到2017年才會全面禁止販賣及使用。

高濃度的加保扶水懸劑屬於劇毒農藥。圖片提供: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研究室

這兩年來已有許多的政府和民間單位攜手合作,試圖破除少數農民的毒鳥觀念,並宣導對環境友善的驅鳥辦法。崁頂18甲紅豆田的地主在屏東縣農業處的輔導之下,與民間企業及地方農會合作,已準備成為友善紅豆的示範區,並將推出「老鷹紅豆」採用契作方式,希望以友善環境、不毒鳥、不用落葉劑的栽種,讓消費者不但可以吃得安心還可以保護野鳥免於被毒殺的風險。而台南市也推動綠保標章的菱角仁、菱鄉米、菱鄉凍等,試圖透過有機耕作打造友善大地。

黑鳶是早年台灣鄉村風景中不可或缺的角色,台語叫做「來葉」,老鷹抓小雞的景象還留存在許多老一輩台灣人的心中,你可以試著詢問家中長輩小時候是否看過來葉,也許會驚奇的發現原來黑鳶曾經離我們這麼近!但如今台灣卻成為全亞洲唯一黑鳶大量消失的國家,這對我們的環境健康是一個很嚴重的警訊,而農地毒鳥很可能就是罪魁禍首之一(還有另一個禍首是老鼠藥)。

根據以往經驗,秋冬季是農地毒鳥的高峰期,倘若您或您的親友有在務農,請跟他們分享友善環境的觀念,也請多留意住家附近的田地,如果出現不明原因的大量死鳥,請到毒鳥社團回報。希望集眾人之力,讓毒鳥行為從台灣消失,黑鳶能夠再次翱翔在我們的農村田野之中。

留一片讓老鷹安心飛翔的田野。圖片提供: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