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蔽的天際線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遮蔽的天際線

建立於 2015/11/23
採訪、撰稿:張岱屏;攝影、剪輯:陳忠峰

這裡有台北最古老的記憶,有城市裡僅存的自然風貌。當開發腳步進逼,一棟棟高樓豪宅矗立,成就的是誰的風景?犧牲的是誰的環境?

開發腳步進逼,景觀是否能受到保護。攝影:陳忠峰。圖片來源:我們的島。

你可能很難想像,台北市竟然有這樣一個地方,婦女們每天來到山腳下的湧泉,一邊洗衣服、洗菜,一邊聊天。轉進陽明山與芝山岩之間的小路,彷彿走入時光隧道,看見台北最樸實的容顏。水圳、筊白筍田、古厝、唭哩岸石砌圍牆,深藏著許多老台北人的童年回憶。

芝山岩保留許多台北人的回憶。攝影:陳忠峰。圖片來源:我們的島。

這裡不只保有台北人的童年記憶,也埋藏著古台北最重要的遺跡。千萬年前,當這裡還是一片沼澤,芝山岩就像座美麗小島,吸引人類在此定居、漁獵維生。地底層層疊疊的史前遺址,完整記錄當時的生活。此外,芝山岩也是漢人移民來台北開拓時的心靈支柱,山坡上的惠濟宮與萬華祖師廟遙遙相望,是漳州人在台北的兩大信仰中心。

半世紀以來因為軍情局進駐,芝山岩周邊始終維持低度開發。近年因為軍事管制鬆綁,各種高樓豪宅建案蠢蠢欲動。有建商花了17年的時間,逐步收購原本一兩層樓的老社區,計畫在這裡興建兩棟14層樓高的豪宅。少數不願被收購的居民被圍困其中,夾在兩棟高樓中間,進出還得經過工地。有些居民受不了干擾,只好搬到外面租房子住。

芝山岩發現史前遺址。攝影:陳忠峰。圖片來源:我們的島。

今年8月,豪宅開始動工,生態跟著被破壞,溝渠裡再也見不到黃鱔魚和小蝦,常常下山到社區覓食的白鼻心跟鳥類,也跟著消失。

對許多老一輩的居民來說,芝山岩是他們的精神支柱。居民陳先生30年來,每天早上都朝著惠濟宮虔誠敬拜,然而高樓即將拔起,芝山岩將被遮蔽。

民國89年,台北市政府委託學者陳亮全等人做的「芝山岩史蹟公園資源維護展示計畫」中,曾經對周遭開發從近到遠,訂出18公尺、24公尺、30公尺的高度管制建議。但是市政府認為,學者建議的高度管制,對周遭地主與建商權益影響太大,多年來始終無法落實。

目前芝山岩周遭的都更案件就有十幾處,居民擔憂在巨大開發壓力下。未來,老房子、溼地,甚至原本軍情局的用地,都將被高樓取代,環境與景觀將難以挽回。民國102年居民發起連署,要求市政府訂定管制條例。市府則在102年底承諾,未來周圍開發案必須進入都市設計審議委員會審查。

因為對建商跟地主權益影響太大,市府始終訂不出明確的法規,對開發案的高度與容積做管制,在遲疑拉鋸過程中,由建商主導著整個城市的天際線。其實類似案例正在各地複製。當超高建築矗立在七星山,破壞了大台北最重要的稜線;當海岸蓋起超高豪宅,遮蔽宜蘭的精神象徵龜山島,讓人不禁懷疑,究竟是建商的開發權重要,還是公共的景觀權重要?多年來環保團體與景觀學者不斷催促制定景觀法,希望台灣的景觀不致於因為開發而失控。

希望景觀不致因開發而失控。攝影:陳忠峰。圖片來源:我們的島。

其實所謂景觀或是地景,不僅是主觀認知上的美醜,它的基礎是對生態環境整體性的考量。世界各國包括日本、美國、中國、韓國等,都訂立景觀法以維護景觀生態。台灣從民國91年推動景觀法至今,草案在立法院進出多次卻始終沒有結果,導致重要景觀一一淪陷,居民的環境品質也得不到保障。

芝山岩史蹟公園資源維護展示計畫。攝影:陳忠峰。圖片來源:我們的島。

今年11月18日,景觀法終於在立法院完成初審,若能順利三讀通過,或許可以為台灣景觀保護立下新的里程碑。而芝山岩這座充滿記憶的小山,未來能否繼續被看見,或是被高樓所遮蔽,還要看政府的態度與決心。

※本文轉載自我們的島【遮蔽的天際線】
11/23(一) 22:00首播
11/28(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我們的島

捐款支持環境資訊中心,加入打造優質環境媒體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