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留高崗上 環團籲戶外品牌淘汰PFCs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毒」留高崗上 環團籲戶外品牌淘汰PFCs

建立於 2015/12/02
本報2015年12月2日台北訊,特約記者黃小玲報導

台灣登山環境得天獨厚,超過3000公尺的山峰就有268座,登山運動盛行。進入冬季後,山上濕冷氣候凸顯登山用品防水保暖的重要,但無論是登山外套、帳篷、登山鞋等物件,卻會為環境、動物及人類帶來重大的健康危害。

全氟化合物(polyfluorinated chemicals,簡稱PFCs)是一種有害的人造化學物質,已存在世界使用超過50年。由於可防水、防油,而被許多戶外品牌廣泛使用,甚至只要是防水功能性的物品都有可能使用。

綠色和平過去多次檢驗戶外運動服裝或鞋子,皆發現PFCs的蹤跡。但其無色無味,消費者無從察覺。若時常穿戴是否會因直接接觸對人體有影響?對此,綠色和平污染防治專案主任陳玲瑤表示,這需經過研究才有確切的數據和證明,現階段以殘留於空氣、水的比例最多。她呼籲,戶外品牌廠商應儘速淘汰PFCs,使用替代物質,做到真正友善自然、守護人體健康。

探查10國都發現有PFCs,其擴散威力不容小覷。圖片來源:綠色和平。

PFCs引發多種疾病  室內室外都受害   

陳玲瑤表示,PFCs具備了環境持久性和生物累積性兩大特點,一但PFCs釋放到環境中,難以被分解,存在環境中的時間可能是數個月,更久可能達數年。更因環境持久性之特點,會透過生物累積不斷存於環境、生物體內,例如北極熊肝臟已發現殘留PFCs,證實其會不斷在生物鏈中循環。

不只戶外累積嚴重,PFCs也進一步入侵至都市的室內中。陳玲瑤進一步解釋,PFCs在生產過程中,倚靠氣體與空氣懸浮微粒、大氣循環散布及降雪降雨這三種方式傳遞,目前已有研究發現,母乳、嬰兒臍帶血中都曾發現PFCs,部分PFCs對生殖系統會產生影響,並刺激腫瘤生成,影響荷爾蒙系統,破壞體內甲狀腺。

林口長庚醫院毒物科顏宗海醫師則曾表明,在 PFCs這類化學物質中,PFOA和PFOS屬環境賀爾蒙,在人體的半衰期可達數年,不僅傷害肝腎,還增加心血管疾病機率、提高罹癌風險、也會導致甲狀腺功能異常。

陳玲瑤手拿採樣瓶說明,同一地點會採樣兩次,檢測數值證實受污染的淡水也會危害生物、人類健康。攝影:黃小玲。

毒物散播全球  台港韓全中標

過去綠色和平組成八支探險隊前往智利、中國、義大利、北歐、俄羅斯、斯洛伐克、瑞士和土耳其等地調查,都證明PFCs是存在的。透過生產、使用與丟棄的過程,PFCs已散落到世界各地,擴散程度相當嚴重。

也因此綠色和平在2015年7月,派出三個在地團隊,分別探查台灣、韓國、香港共15個探查點,韓國偏遠地區的河川、香港水庫各五個探查點皆有驗出PFCs,至於台灣採集點包括鎮西堡部落的泰崗溪上游、慕谷慕魚的清水溪上游、里龍山的大石盤溪上游、太平山的翠峰湖、墾丁的南仁湖等五個偏遠山區,所化驗的淡水樣本是針對19種PFCs物質進行檢測。

在同年12月1日,綠色和平公佈區域調查報告結果,有3個探查點是發現有全氟辛酸(PFOA)與台灣已列毒性化學物質的全氟辛烷磺酸(PFOS)。屬於生態保育區的南仁湖、翠峰湖,前者驗出PFOS(0.297 ng/L、0.324 ng/L)、PFOA(0.903 ng/L、1.138 ng/L),後者驗出PFOS(0.075 ng/L、0.059 ng/L)、PFOA(0.558 ng/L、0.435 ng/L),最後大石盤溪則驗出PFOA(0.028 ng/L、0.048 ng/L)。

而溪水、地下水,是當地居民賴以維生的用水,無論是飲用或是灌溉都受害,PFCs殘留帶來的影響難以估計。

台港韓總共15處探測點,多達13處被驗出PFCs。圖片提供:綠色和平。

台灣有3處被檢驗出PFCs,但當地居民卻仍飲用,無法避免受污染的水和空氣對人體之危害。圖片提供:綠色和平。

呼籲廠商用替代物質   加強管制法規

陳玲瑤認為,雖然戶外品牌營造友善大自然的形象,但實際上卻持續使用像PFCs這種有害化學物質。市面上產品目前沒有標示,不對等的資訊讓消費者無法有綠色選擇權利,政府對PFCs也尚無法規可規範使用劑量及產品,所以無法對工廠嚴加控管,讓生產仍無法抑止。

對此,她呼籲,戶外品牌必須訂出明確時程,使用更安全的替代物質,從生產鏈中將PFCs淘汰使用。進行於2015年10月的產品測試投票結果,將會在2016年1月底公布PFCs的含量濃度,屆時也提供消費者在選購前的依據,並支持戶外去毒,由消費端來改變生產端,讓戶外品牌達到綠色產品的目的。

投票的市售商品綠色和平會在明年公布PFCs抽驗數值。圖片提供:綠色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