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領台灣走向海洋國家 朱蔡宋誰夠格?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帶領台灣走向海洋國家 朱蔡宋誰夠格?

建立於 2016/01/09
作者:吳佳其、林育朱(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信託中心海洋研究小組)

台灣四面環海,但長久以來卻沈浸於陸域國家的身份角色中,對於海洋生態及資源的瞭解及規劃著墨甚少。幾乎是忽略不談。2016總統大選在即,誰的海洋政策,真的具有帶領台灣走向海洋國家的格局呢?

總統大選迫在眉睫,誰的海洋政策,真的具有海洋國家的格局呢?製圖:詹嘉紋。

三組候選人中,國民黨、民進黨雖有提出海洋政策,但皆為參加活動致詞時夾帶而出,例如: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是在出席去年(2015)7月的台灣海洋產業研討會致詞時提及了民進黨海洋政策;而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則是11月在澎湖參與當地民黨提名立委候選人競選總部成立時「順便」提出國民黨海洋政策。至於親民黨則未提出海洋政策。

以下嘗試以健全組織和制度、促進公眾參與、落實海洋保育、海洋產業永續和國際合作等五項指標檢視三黨的海洋政策。

一、健全組織和制度

海洋事務多元且複雜,經營管理權責分散在內政、外交、國防、交通、環境保護、保育、漁業、財政、經濟等相關行政機關中,雖然海洋委員會及其相關組織法已於去(2015)年7月通過,但依目前組織法,這個架構仍有很多不足之處,例如:並未納入對海洋資源有極大影響的漁業,顯示海洋多元事務與產業仍缺少整體面規劃概念。現階段的海洋委員會只能說是朝向海洋事務統合的階段性目標,但如何讓這個新的單位能有完善的組織結構和實質執法管理的能力,仍需投注許多關注與努力。

針對此面向,相較於國民黨未提出任何政見,民進黨提到了整合性的海洋與海域管理,但在這樣的大架構下,仍相當空泛且缺乏實質內容。

健全海洋組織、制度政策比較;資料整理:吳佳其、林育朱;製表:詹嘉紋

二、促進公眾參與

海洋提供人類多樣的生態系統服務政府機關、產業單位、民間團體和研究單位關注海洋的方向及與其互動的方式各有不同,但因為共用一個海洋,所有的互動都將彼此交互影響,完整及有效的海洋和海岸經營管理需要所有權益關係人和民眾一起努力,並藉由賦權和培力的方式落實公眾參與。

國民黨提出了尊重原住民傳統智慧與傳統海域使用權益,及結合民間力量維護海岸與海底環境的政見,雖然僅是原則性的提出,不過可看出尊重原住民是重要權益關係人,此外,也傳達出海洋環境需要政府與民間力量一同維護的概念。而民進黨在這個部分則未多做說明。

促進公眾參與政策比較;資料整理:吳佳其、林育朱;製表:詹嘉紋

促進公眾參與政策比較;資料整理:吳佳其、林育朱;製表:詹嘉紋

三、落實海洋保育

落實海洋資源保育是永續發展最重要的根基,海洋學者鄭明修提出保育行動需要透過親海、知海、護海等三個層次,讓大眾可藉由親進海洋、認識海洋,進而關心海洋並加入保護海洋行列。

親海的部分國民黨提出了修訂海域遊憩、娛樂漁業與港口管制法規,解除人民親海的限制。然而除去特別禁止的區域,在國家領土範圍內,不論是陸域或海域,人民應當享有自由出入的權益。國民黨雖提出開放管制,A港出、B港回,但相較於大多數鄰海國家出入港口不需報關,這樣的方式並無法稱上真正的自由出入。然而,在這部分民進黨並沒有提出相關政見。

知海的部分,雖然提出的方法略微不同,但可看出兩黨都強調海洋科學是海洋經營管理最重要的基礎。

護海的部分,國民黨零散地提及了幾項海洋保育工作,但缺乏整體規劃或以生態系統及生物多樣性保護為優先的內容,而這些才是海洋永續發展的重要根基。民進黨的政策則是提及保護海岸及海洋,並強調了水質監測與海洋污染防治等重要工作。

落實海洋保育政策比較;資料整理:吳佳其、林育朱;製表:詹嘉紋

落實海洋保育政策比較;資料整理:吳佳其、林育朱;製表:詹嘉紋

四、海洋產業永續

海洋提供的生態系統服務為人類帶來許多產業發展的可能,不過在此多元發展下,要如何永續發展則需要納入各種產業整體思考。分別就漁業、海洋交通運輸、海洋觀光旅遊、與海洋能源科技產業等來討論。

1. 漁業

全球變遷下漁業受到相當大的衝擊,包括氣候變遷、過漁、污染、棲地破壞、非法漁業活動,加上漁業勞動力短缺,漁業發展如何永續是項艱鉅的挑戰,在此政府單位扮演了關鍵角色。

在漁業政策上,國民黨提出建立沿近海、遠洋之友善船隊,但對友善船隊的具體內容並未說明清楚,對於目前的漁業問題並沒有明確的因應之道。民進黨則是提到劃設海洋保護區時需重視漁民權益、維護漁業秩序等。不過若仍延續過往將保育與漁民生計視為衝突的思維方式,絕非解決之道。

針對落實漁業資源管理的第一步可從推動責任漁業開始,讓生產者、運銷者、消費者一起成為永續漁業的助力,民眾也能享用永續又安心的海鮮。

2. 海洋交通運輸

台灣四面環海,透過海洋連結世界是先民就有的智慧,且台灣現有造船產業實力強大,具有良好條件可以發揮,未來發展應重視航運發展及管理、提升航港造船產業。

國民黨提出擴大推動商港和漁港獲得綠色港灣國際認證,可說是藉由改善港埠營運模式及港區環境,提升港口的國際競爭力。不過綠色港灣的目標相當多元,包含低污染、高生物多樣性、友善環境、港埠整體空間規劃、結合周邊社區利益等,仍需有更詳細完善的規畫。

而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雖然在談話中提到台灣海洋運輸業在世界名列前茅,但並沒有提出更進一步的政策。

3. 海洋觀光旅遊

海洋自然環境是海洋觀光旅遊的基礎,一旦環境破壞,就失去了發展旅遊的可能。因此,在海洋旅遊產業發展的同時,應兼顧環境承載能力,避免消耗、破壞式的發展。雖然海洋觀光旅遊產業在兩黨的海洋政策中佔據不少篇幅,是雙方都認為有發展的新興產業,但皆缺乏宏觀的視野及永續發展的策略。

4. 海洋能源科技

台灣有發展海洋再生能源的良好環境,相較於國民黨沒有提出相關的政策,民進黨則提出積極開發海峽風力及黑潮能源,並由政府進行整體規劃,對於海洋能源科技展業未來發展較正面且積極,但新興科技仍需要妥善評估對環境的衝擊,避免造成非預期的負面影響。

產業永續政策比較;資料整理:吳佳其、林育朱;製表:詹嘉紋

產業永續政策比較;資料整理:吳佳其、林育朱;製表:詹嘉紋

五、國際合作

海洋是與世界串聯的重要媒介,台灣未來應更積極投入參與國際漁業、海洋保育、氣候變遷等國際組織與協定,以研究資源共享、共同維護資源永續為目標,善盡海洋國家義務。
國民黨雖提出參與國際海洋相關組織、學術研究與合作的政策,但偏向延續目前已在進行的工作,沒有更進一步的投入,而民進黨的國際化政見則僅見於海洋觀光休閒產業中的投資經營亞洲郵輪旅遊路線。

國際合作政策比較;資料整理:吳佳其、林育朱;製表:詹嘉紋

國際合作政策比較;資料整理:吳佳其、林育朱;製表:詹嘉紋

總體而言,兩黨候選人發表政策的時機和方式,實有輕忽海洋政策之慮,親民黨甚至完全未提出。目前如何處理海洋問題的想法,仍缺乏整體規畫及更明確的行動方式。而台灣要邁向海洋國家,還需要很多努力,除了期待未來的執政黨有承擔、有魄力,在野政黨的監督也不可少。此外,在朝向未來公眾參與的模式之中,不僅民間團體,每個人的努力對海洋永續都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