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環保金人獎】護家鄉長河不竭 她無懼死亡威脅:博塔‧卡賽蕾斯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2015環保金人獎】護家鄉長河不竭 她無懼死亡威脅:博塔‧卡賽蕾斯

建立於 2016/03/13
作者:環保金人獎基金會(Goldman Environmental Foundation);翻譯:陳致睿;審校:蔡麗伶

身處長期社經不平等並忽視人權的國家,博塔‧卡賽蕾斯(Berta Cáceres)串聯起宏都拉斯的蘭卡族(Lenca)原住民、組織基層社運,成功對世界上最大的水壩建商施壓,阻止了阿瓜札卡(Agua Zarca)水壩興建工程。

2015年環保金人獎得主:Berta Cáceres 。圖片來源:PrachataiCC BY-NC-ND 2.0

2009年以來,宏都拉斯大量出現佔領原住民家園、破壞環境的大型開發案。近30%的國土被標示為採礦特許區,為了驅動未來新增的採礦設備。宏都拉斯為了取得更多廉價能源,批准數以百計的水壩建案,私有化河流及土地,並將在地社群連根拔起。

阿瓜札卡水壩也在這些建案之中,其係宏都拉斯的能源開發SA (DESA)公司,以及中國國有,世界最大的水壩建商──中國水利水電公司共同合作的建案。阿瓜札卡水壩預定興建於神聖的果卡利奇(Gualcarque)河,而且完全沒有徵詢蘭卡族的意見就通過建案,這違反了規範原住民權利的國際條約。水壩將阻斷蘭卡族的水源、食物及醫藥供給,且侵害他們永續經營並仰賴保護區維生的權利。

博塔‧卡賽蕾斯,蘭卡女性,成長於1980年代暴力橫行的中美洲的。她的母親,一位助產士兼社運人士,收留並照顧來自薩爾瓦多的難民,教導她的年幼子女支持權利受剝奪之人的重要性。卡賽蕾斯長大後則投身學運,1993年,卡賽蕾斯與夥伴共同創設NGO組織「宏都拉斯原住民族議會」(COPINH) ,呼籲正視違法砍伐強加於蘭卡社群的逐步威脅,為他們的居住權奮鬥並改善其生計。

2006年,一群從里奧布蘭科(Rio Blanco)來的蘭卡族人來到COPINH請求協助。他們目睹大批建築機具湧進家鄉。要建築何物?誰主使建案?他們一無所知。他們只知道蘭卡人神聖的河流遭受褻瀆,在地群眾本身、自由意志和自主性受到侵犯。

在一步一腳印取得在地社群的授權之下,卡賽蕾斯開始投入反阿瓜札卡水壩的運動。她向政府當局提出申訴,並帶領社群代表前往宏國首都德古斯加巴(Tegucigalpa)。她組織一場當地社群成員正式投票反對水壩,並領導一場和平示威訴求居民在建案中也應享有發言權。

這些訴求傳至國際社會,該爭議被送進美洲人權委員會,針對該建案的資助者提出上訴,包括作為世界銀行私營部門分支的國際金融公司(IFC)。

無視於這些申訴,中央政府和地方首長則帶頭造假。他們竄改和原住民族的開會紀錄,企圖營造出原住民對水壩興建案無異議,或甚至同意水壩興建的假象,並提供現金給當地居民以作為交換在宣示支持的文件簽名。

2013年4月,卡賽蕾斯在居民的協助下組成封鎖線以防止DESA公司進入水壩位址。她運用精心設計的警報系統讓每個人都進入守衛輪值,到場的蘭卡居民均保持著沉重但平和的姿態,並一週一次和朋友和家庭成員換班。一年多以來,封鎖線經歷多次配備軍事化保全之承包商和宏都拉斯軍隊的攻堅及暴力襲擊。

宏都拉斯的暴行風氣係眾所皆知,但少為人知的是受害者也包含了環境和人權運動人士。湯瑪斯.賈西亞(Tomas Garcia),一位來自里奧布蘭科的運動領袖,在反水壩和平示威的過程中遭到槍殺。其他社群成員則曾遭到開山刀襲擊、侮辱、非法拘禁或拷問。而肇事者至今仍逍遙法外。

儘管面對這些艱難,在卡賽蕾斯與蘭卡族的努力下,成功地阻擋建築機具進入水壩預定興建地點。2013年末,中國水利水電公司終止了和DESA的契約,公開提及居民的持續抗爭及湯瑪斯之死引來的憤怒。而IFC基於該案違反人權而撤回資金十,阿瓜札卡計畫再次遭打擊。到目前為止,建設案進展已經確實停下。

然而死亡威脅並未為卡賽蕾斯停下腳步。關於她的謀殺威脅並不讓她的同事們感到驚訝,儘管她們都已準備好悼詞,但希望永遠不要用到。儘管有這些風險,她仍舊維持出席公開場合以繼續她的工作。在一個有著世界上謀殺率最高的國家,卡賽蕾斯希望在阿瓜札卡取得的勝利,能夠讓鼓舞社運人士在宏都拉斯與整個拉丁美洲對抗不負責任的開發。

※ 編按:2016年3月3日凌晨,博塔‧卡賽蕾斯遭不明歹徒闖入臥室,身中四槍喪命,卒年45歲。3月6日禮拜天,逾千名民眾參加博塔‧卡賽蕾斯的葬禮。警方說法係死於遭到闖入住宅搶劫;其家人則認為這是一起政治謀殺案,因為她長期堅持原住民的「環境生存權」,並且無所畏懼對抗大型採礦業,因而惹禍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