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就在你身邊 原來我們與貓頭鷹這麼近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自然就在你身邊 原來我們與貓頭鷹這麼近

建立於 2016/05/29
作者:貓頭鷹(劉育宗)

張著水汪汪大眼、一副可愛模樣的貓頭鷹,竟然有個神秘封號:黑夜魔神仔?這相傳夜間才出沒的魔神,不禁激起我濃烈的好奇心。

領角鴞不會築巢,必須利用天然形成的樹洞作為營巢的場所。圖片來源、攝影:曾翌碩

為了探索貓頭鷹的真面目,從民國76年開始,我展開了夜間的探險生活,先後在墾丁及玉山國家公園服務。夜路越走越能聽見貓頭鷹的叫聲,牠們似乎在回應我的追尋,讓我找到看見貓頭鷹的機會,一路上的過程十分驚奇。

離開玉山國家公園後,我參加了大武山成年禮,山神給我一個特殊的命名:貓頭鷹。這番的巧合讓我感到訝異與驚喜,既然山神在冥冥之中連結了我與貓頭鷹的特殊關係,似乎代表這命中註定的緣分,讓貓頭鷹與我有十足的默契與豐沛交流情感,也增加了日後深入研究貓頭鷹機會。

經賜名為貓頭鷹後,除了感受到大自然與我相連,我更清楚此生要以貓頭鷹為研究對象與題材;至今仍以貓頭鷹自詡,也有許多人給我貓頭鷹王子的外號。幾年來在大武山調查的貓頭鷹,除了領角鴞、日本角鴞、鵂鶹及褐鷹鴞,還有偶爾遇見的褐林鴞及灰林鴞等。我在課程中分享給學員們、透過建構家園環境與生態營造等多樣的環境教育,翻轉以往我們對黑夜的恐懼與印象,成為大武山下豐富的環境生態教育場域。

那瑪夏領角鴞。圖片來源:劉育宗

貓頭鷹與人之間的距離?

貓頭鷹所需要的環境,每一個種類、分佈、習性、棲地及喜好,都不相同。大都不外乎是公園、學校等環境及綠地,以領角鴞為例,在各都會環境皆可看見牠的蹤影,如高雄壽山、鼓山國小,台北101 附近的中強公園、內湖國小、台中太平國小、后里國小,台南小東門公園、新化口埤國小等60多處。

然而有逾八成的民眾從未接觸過貓頭鷹,很多年長者小時候曾目睹過,但僅僅停留於記憶中。如同93年時我拜訪台南的獼猴爺爺,他說僅在7歲時看過貓頭鷹,在烏山獼猴園區活了70多歲都未再看過。當時我請他等待一個小時,在猴群回去睡覺後一定可以很快看到貓頭鷹,獼猴爺爺果真在停車場親眼看見小時候記憶中的貓頭鷹。

之後,日本VHS電視台來台錄製猴子遇到貓頭鷹的故事,我受邀分享環境教育,也意外勾起很多人的童年往事。90歲的魯凱族耆老夫婦,在夜裡裹著棉被一起走出溫暖的房子,等待許久不見的貓頭鷹,果不其然在他們家屋前熟悉的芒果樹上發現牠們的蹤跡,讓他們十分感動。這是貓頭鷹環境教育的神奇與獨特之處,帶領民眾感受與自然親密的關係。

有一次,住在高雄巿鼓山區的學員認為壽山沒有貓頭鷹,因為每天傍晚他都在壽山散步,但未見過牠的蹤影。當天晚上,所有高雄鼓山學員都到壽山參加了戶外課程,不但在停車場就立即目睹,更感受到貓頭鷹的活潑親切,意識到原來家鄉就有這麼多樣的生物樣貌,人與貓頭鷹之間其實並無距離與隔閡。

星空下 神秘的夜間生態

這幾年不僅在高雄壽山有八成機率可以觀察到貓頭鷹,還曾有一次,抬頭一望,左上方一隻領角鴞停在台灣欒樹上,右上方則是流星畫過壽山的黑夜,在光害如此嚴重的壽山,還能看到流星,真是不簡單。很多人遇見貓頭鷹就如同看見流星般,都是生平第一次的經歷,看著流星畫過天際,當天幸運參與夜觀的二三十位學員,皆對眼前的景象驚豔不已。

不僅如此,只要低頭便可見溪流中的鱸鰻,也許很多人都不相信壽山區域竟也有這般魚類,讓人不敢相信原來這就是家鄉的生態環境。曾經在某天晚上,學員們在樣區中的停車場看見一窩領角鴞,有著二隻親鳥餵食四隻雛鳥的溫馨畫面;甚至,還曾有一年連續好幾週,觀察到領角鴞雛鳥在停車場追著親鳥飛,尋求乞食的行為。除此之外,也曾看過盤踞枝頭的赤尾青竹絲、停棲樹洞的五色鳥,在帶領學員們的觀察與探索中,每一次遇見任何物種,都像挖到珍貴寶藏似的讓人驚艷不已。

貓頭鷹其實不難尋找,在全台各地只要環境良好就有可能遇見,甚至在夜間觀察過程中還可能巧遇飛鼠、白鼻心或虎皮蛙等等,這些都是夜間觀察的驚奇;記得有兩次當皎潔的月亮高掛山頭時,貓頭鷹正好出現在旁邊,當月亮與牠重疊在一起之時,就宛如插畫一般,美麗的讓人不敢相信,這樣浪漫的回憶讓我至今都無法忘記。這些觀察的經歷讓很多民眾很感動,體認守護環境的重要,才能讓貓頭鷹與我們共存。

猜看看,我們又遇見什麼了呢?圖片來源:劉育宗

沒錯,這就是我所努力想分享與推廣的環境教育,除了揭開黑夜中貓頭鷹神秘面紗,讓民眾看見牠既可愛又充滿靈性的一面,藉由帶領民眾使用結合枯枝、落果、瓶罐、竹材或木料等環保素材,親手製作出貓頭鷹鳴罐、排笛、裝飾品或藝術品等,把貓頭鷹與生活結合在一起。

今還有屏東縣貓頭鷹公路綠廊的計畫、高雄巿貓頭鷹城巿綠廊、及南二高貓頭鷹高速綠廊的夢想,還在逐步推展與落實中。當民眾開始關心貓頭鷹,重視每一處的環境狀況與其影響,期盼友善農業議題能得到更多人認同與支持,讓自然環境歸來,貓頭鷹與棲地生物多樣性也才能回來,成為人與萬物共同生存的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