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灘‧寫詩三首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淨灘‧寫詩三首

建立於 2016/08/07
作者:曾文溪流域共學社團

沙灘上的海洋廢棄物,只是冰山一角。圖為台南社大海廢裝置藝術。圖片來源:曾文溪流域共學社團

淨灘前

當我們走在海邊時都會有一個共同的感受,就是,總是有各種的垃圾堆疊在那裏,看到垃圾時我總想著,為什麼會有這些垃圾,而這些垃圾又是從何而來,到底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垃圾不要出現在美麗的海灘上。

海洋廢棄物,又被稱為海洋垃圾,是人類創造的廢物是故意或無意成為漂浮在一個湖、大海或水道上的大型漂流物,海洋碎片往往積累在該中心的環流和海岸線,經常堆積在海灘,被稱為海灘垃圾。隨著最近塑料越來越廣泛被人類使用,這個問題越來越嚴重。因為許多類型的塑料無法分解,嚴重威脅魚類、海鳥、海洋爬行動物、海洋哺乳動物,以及船隻和沿海居住區。海水倒灌,垃圾沖進水溝,以及風吹來的廢棄物皆導致此問題。

海灘廢棄物長期監測簡單的說就是持續的去海邊撿垃圾,只是我們多了一個動作,將這些垃圾依使用來源做分類統計,經由長期的紀錄,就可以發現一些問題,並尋求解決的方法。

International Coastal Cleanup,簡稱ICC,垃圾問題不只讓居住陸地上的人頭痛,更嚴重的是在不知不覺中汙染海洋,例如:塑膠顆粒和塑膠碎片,會吸附水中的汙染物,而生物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吃進去,被生物攝取後,將影響生物族群結構與數量,進而影響整個海洋生態。除了看起來髒亂,海洋廢棄物對自然生態、人類健康、觀光旅遊都有致命的影響。正因為這些垃圾來自妳我,我們有責任停止用垃圾繼續傷害海洋,而淨灘監測,正是解決方案的一部分。

ICC國際淨灘行動除了號召大家淨灘外,也將各位收集到的數據統一公布,透過民眾教育、向公部門倡議和企業合作,希望改變大家既有的行為與習慣,真正解決海洋廢棄物的問題。

ICC國際淨灘行動是目前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志工行動,在台灣由清淨海洋行動聯盟舉辦,成員包括台南市社區大學、荒野保護協會、環境資訊協會、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海廢監測的位置是在四鯤鯓龍崗國小後面景觀橋旁的沙灘,我們利用每個月的淨灘活動,來統計垃圾的種類,經由長期的記錄,從垃圾的種類來追溯來源,從根本的問題,來解決沙灘上的垃圾。

淨灘前我們寫了一首詩:

海水輕輕拍著
彷彿能
聽見過去熱鬧的對白
一層又一層
閃著白色的波光
遠方一片蔚藍的寂靜
是 低沉的悲鳴

我們都是好人
不論白的、黑的、棕的
都是樂於分享的好人
動物園,總有樂於餵食的人們
野狗野貓,不會有餓死的一天
到了海邊
不忘
這種好習慣
保麗龍、塑膠袋、吸管、玻璃罐
這些寶藏
理所當然該跟沙灘分享

沒有人看見這一張張混入的臉
沒有人聽見你的悲鳴
容許我
以我一身微薄的力量
俯身搜尋你身上的傷痕,拾起
一行人來回磨亮這片陽光停駐的沙灘
在遼闊的晴天下
還你一片清白

淨灘過程

隨著里山里海的腳步,我們一群人來到了海邊。我們想像海邊的美麗與渴望在沙灘上的玩耍,我們一步一腳印,慢慢地靠近,卻也與夢想愈離愈遠,一開始我們想像的是可以跟情侶漫步地走在沙灘上那悠閒的午後以及浪漫的氣息,那涼爽的海風以及海的心情,都是用來轉化我的心中不愉悅的心境,而在我踏上沙灘一眼望去的同時,我的夢想碎了,我看到的再也不是我想像的那樣,沙灘被垃圾點綴得不像話,而在垃圾堆裡聽海的聲音、吹海的風,已經感覺不到那原本我所想的氛圍,心裡想著為什麼會這樣,那怎樣才能回到最初的沙灘?

回到我們來到海邊、沙灘的目的,我們是來淨灘的。我們要把那可誤的垃圾,討人厭的垃圾,不屬於沙灘的垃圾通通帶走,可惜那垃圾的量太多太多了,我們是不可能撿完的,甚至有太多柯架用完不要的保麗龍,長時間受海水沖打,有些已經破碎不堪,而那屑屑在沙灘上隨風起舞,但那一點都不漂亮,我看見的是它對沙灘的破壞,對環保的不重視,而我們更是束手無策,那麼細微的保麗龍屑我們根本不可能徒手慢慢地撿起,那聽起來是多麼的沒有效率,而我們人類也是多麼地渺小,也因此我們沒有什麼對策,導致垃圾量的累積愈來愈多,又加上洋流會帶來更多外國或是別的地區的垃圾而留在台南這附近,所以即使聽說社區大學每個月都會進行一次淨灘活動,但是垃圾量還是居高不下,我想就更別說是颱風天過後了,那慘不忍睹的模樣,不是我們一般可以想像的。

若是垃圾多到再也無法人為逐一撿起,那我們該如何解決?政策,減量,控管,都是我們想得到的,我想「確實」是我們必須做到的。怎樣才算是好的政策是政府人民雙方必須找到平衡,我們要有志工團隊、要有人願意捲起袖子陪我們共同愛護你我喜愛的地球的沙灘,讓環保減量的口號不再只是一個口號,而這些都是我們必須確實的把它們都做到位,那才能真正的逐年減輕垃圾在海邊沙灘上的放肆。

淨灘時,我們也寫下一首詩:

是瓶蓋,飲料杯
是鐵絲,打火機
是蚵架,便當盒
是吸管,玻璃瓶
是鞋子,保麗龍
啊 又是瓶蓋
上了岸,它們新的棲地
又是遼闊綿延的沙灘

它們如魚群般隨浪遷徙
也隨海濱植物安身立命
它們性格迥異
有的樂於見人
有的卻羞於露面
它們來自各地
從其他縣市來
也從大陸、菲律賓來

或許我們排斥它們
但好歹
它們也是因我們而來

淨灘後 訪晁瑞光老師

經過這三個月來三次的淨灘後,我們感觸確實非常多,淨灘後可以發現其實很多海灘並不是我們所想像的這麼美麗或乾淨,十餘個人僅僅一個多小時內就能夠撿到相當於一台貨車能裝載的量,這是非常驚人的,而我們更難想像晁瑞光老師說的「沙灘上我們能看到的垃圾僅僅只是冰山一角」到底是什麼概念?埋在沙子裡的垃圾量絕對是我們無法去計算的!

而這些垃圾的種類大多就是我們平常會用到的物品,像是寶特瓶、吸管、瓶蓋、飲料杯、打火機、便當盒等等的生活用品,而晁老師的團隊每個月在龍崗國小旁的海灘舉辦的淨灘活動並不是只有單純來把垃圾撿完載走而已,撿完垃圾後還要將其分類,把不同的品項分開後再計算數量,經過每次淨灘後統計的各類垃圾數量然後再去追溯這些垃圾的來源,從最根本的地方解決問題,但這個方面晁老師他們似乎還在努力當中,還有許多垃圾的來源是無從得知的。

而結束三次的淨灘後,因為要製作紀錄片的關係,我們前往位於台南市公園路上的台南社區大學採訪晁老師,採訪的過程中也得知了很多關於近年來海洋廢棄物的問題,像是在台南地區的海邊最嚴重的垃圾就是保麗龍,而這些保麗龍幾乎都是和浮棚式養蚵的蚵架一起漂流過來的,大塊的保麗龍要處理還不算麻煩,麻煩的是那些保麗龍碎屑,只要有鋒面或颱風過境,台南的海灘一定慘不忍睹,除了各種垃圾,就是堆積如山保麗龍碎屑,晁老師他們也把這樣的景象稱做海灘上的白色恐怖,而老師也有跟我們提到一個可行的方法,就是「統一把這些保麗龍汰換成另外一整塑膠發泡材質,這種材質是不會有碎屑的,而效果也和保麗龍一樣,就算會飄到其他地方也不會造成向保麗龍這樣恐怖的汙染。」

老師也大概算了一下如果要把全台南的浮棚養殖全部換成這種材質,雖然要花上幾百幾千萬,但這方法確實是可行的,老師他們也積極在呼籲政府,就只能看政府能不能注意到這個區塊然後去真正實踐這個方法了。

而晁老師他們更是非常特別的用這幾次在淨灘時撿來的各式各樣的垃圾,東拼西湊成各式各樣的裝置藝術,展示在台南社區大學的走廊上,有數百數千個瓶蓋吊掛成的豆腐鯊,也有用蚵架和鐵絲仿造蚵棚下真實的樣貌等等,非常特別!也讓這些撿來的垃圾,變成發光發亮、令人為之驚嘆的藝術品。

台南社大海廢裝藝術作品,模擬海面下的蚵棚景相。圖片來源:曾文溪流域共學社團。

我們以垃圾變成裝置藝術為出發點寫了這首詩:

家〉

阿,好燙。
阿,好冷。
家,我沒有。
依靠,不曾有過。
凝視著往來的人潮,
多麼渴望著,
一個溫暖又有懷抱的家。

阿,好燙。
阿,好冷。
日復一日。
我沒有家,
我也想要有一個家,
為什麼總是只能像個孤兒,
在這不停的徘徊。

起風了,
像飛翔一樣,
我俯瞰著這一片無際的孤兒院,
而我又只能回到原地,
忽冷忽熱,
恨不得趕快離開。

是夢嗎?
這次我真的可以自由自在的翱翔了,
像是天堂的樂園,
而我不再只是個孤兒,
有你們的陪伴,
讓我更加絢麗光彩。

關於 曾文溪流域計畫
由成大林朝成老師發起,並與成大王筱雯老師、鍾振坤老師及真理大學陳餘鋆老師、曾文社大、北門社大…等合作,共同倡議里山里海願景,並沿著曾文溪流域選定四個基地─曾文水庫、玉井、麻豆、七股,帶領學生投入當地進行服務學習,培養人文關懷與實踐精神。曾文溪流域共學粉絲頁的文章由李佳蓉小編主筆,並由曾文社大黃蕙敏小編不定時更新資訊。若想追縱曾文溪流域最新資訊,請鎖定粉絲頁「曾文溪流域共學社團」。

※ 文字創作:周心宇、丘振衣、吳國雄、吳維哲、施中山、卓昱良
※ 版權所有:成大中文系林朝成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