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福島核災】憲法明定的核災救助──福島罹癌兒童家屬會成立(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追蹤福島核災】憲法明定的核災救助──福島罹癌兒童家屬會成立(下)

建立於 2016/09/14
作者、編譯:宋瑞文(舊名宋竑廣)
作者前言:由於日本對車諾比核災、廣島原爆研究汗牛充棟的關係,在談到福島核災時,許多人都會比對前者,來評判日本政府的作為,而在〈311甲狀腺癌家屬會〉成立記者會上,(在場的記者等)自然也不例外。為讓台灣讀者了解脈絡,本文先簡介車諾比核災相關政策,比對福島核災現況,及家屬會最近所遭遇的困境。

關於車諾比核災如何救援、補償,NHK ETV(NHK教育頻道)在2014年8月製播的紀錄片「國家做了什麼補償?~車諾比法23年的軌跡」,有非常縱深的剖析;製作團隊考究了當年議事紀錄逐字稿、政策實行檢討報告,到蘇聯解體前的政府文件等等,並訪問多位政策制定的官員,與不同感受的民眾,呈現出核災政策的不同面向。

首先,烏克蘭政府制定的車諾比法規定,「國家要跨世代地守護災民的生活與健康,持續給予補償。」其中一大特徵為,「從災後五年的時間點起算,居住環境被曝劑量一年超過1毫西弗者列為補償對象。」內容包括:

每月發放補償金(加發一成薪水)、提早領取年金、電費等公部門服務費用折扣、房租折扣、給予大眾運輸免費票券、醫藥品免費、每年健診、配給非污染食材、追加帶薪休假、往療養院的旅行券、大學優先入學、學校營養午餐免費(參見下方影片、圖片)。

紀錄片「國家做了什麼補償?~車諾比法23年的軌跡」(本文第1、2、4、5、6張圖皆出自該片)截圖,烏克蘭科羅斯堅市民集會,要求政府,若蘇維埃政府不管,自行處理車諾比核災。

烏克蘭科羅斯堅市民集會,要求政府,若蘇維埃政府不管,自行處理車諾比核災。圖片來源:紀錄片「國家做了什麼補償?~車諾比法23年的軌跡」截圖。

但即便如此,距離車諾比核電廠120公里遠、年度被曝劑量在1~5毫西弗的科羅斯堅市,仍有4000人決定移居(可以選擇留下或移居),一位受訪居民說:「即便對大人沒影響,但(對輻射敏感的)小孩或許會有。」對於移居的居民,政府會提供就業、居住、搬家費用,以及因為移居所導致的財產損害補償。1996年烏克蘭獨立後,新制定的憲法規定,對於車諾比災民的救濟,是國家的責任與義務。

如此完整且具有高度的核災救助政策,並非自始即有,相反地,它是經過犧牲者的努力發聲、人民大規模的上街抗議、政治人物的積極任事,與學者的專業建言之後,才得以問世。

車諾比法救助項目之一部份:每月補償金、提早領取年金、電費等公家服務費用折扣、租屋折扣。

車諾比法救助項目之一部份:每月補償金、提早領取年金、電費等公家服務費用折扣、租屋折扣。圖片來源:紀錄片「國家做了什麼補償?~車諾比法23年的軌跡」截圖。

日本政府目前的核災救助政策大要,有兒童健康活動、兒童保健、兒童生活環境改善(高速公路免過路費、避難住宅),但近年有縮減的傾向(來源:內閣府)。

日本政府目前的核災救助政策大要,有兒童健康活動、兒童保健、兒童生活環境改善(高速公路免過路費、避難住宅),但近年有縮減的傾向(來源:內閣府)。

首先在受害國之一的烏克蘭,收拾善後的警察、軍人、消防員等80萬人,陸續罹病、向當時蘇聯政府書記長戈巴契夫投訴,而後,這些善後的工作人員,和民眾團結一心,在流行病學醫生、烏克蘭綠黨黨主席的Yuri M. Shcherbak率領下,要求公開污染資訊,開啟了一連串的市民運動與災後措施。1990年6月,烏克蘭國會議長決定制定專法,組成12人委員會,經8個月的討論與工作,制定了車諾比法。

車諾比法規定,一年1~5毫西弗以上有避難移居權利(棕色部份)。右上輻射標誌處為車諾比核電廠/チェルノブイリ,其下是距離110公里遠的首都基輔/キエフ。

車諾比法規定,一年1~5毫西弗以上有避難移居權利(棕色部份)。右上輻射標誌處為車諾比核電廠/チェルノブイリ,其下是距離110公里遠的首都基輔/キエフ。圖片來源:紀錄片「國家做了什麼補償?~車諾比法23年的軌跡」截圖。

烏克蘭獨立後,於1996年制定新憲法時明訂,救助車諾比核災為國家義務。

烏克蘭獨立後,於1996年制定新憲法時明訂,救助車諾比核災為國家義務。圖片來源:紀錄片「國家做了什麼補償?~車諾比法23年的軌跡」截圖。

討論的爭點之一,是決定補償與否的被曝劑量標準,當時估算,若把標準從年度5毫西弗降到1毫西弗,官方認定的災民人數,將膨漲到100萬人以上,對補償規模的影響不容小覷。對於核災補償標準,擔任過白俄羅斯車諾比核災最高委員會委員、物理學博士、核工所院士、放射線研究所院士的Mikhail V. Malko說:「核災歷史,就是輕視放射線防護標準,因而悲劇重演的歷史。車諾比核災後五年,政府才把標準改回年度1毫西弗,但即便如此,受害已很嚴重,福島核災需儘早回復原標準(目前為年度20毫西弗)。」

以2014年為時間點,烏克蘭被認定為核災災民的人數高達人口的5%、213萬人,若照法律規定,災民約需總預算的40%、800億烏克蘭幣(以當時匯率換算約2200億台幣),但實際上只編了110億烏克蘭幣(以當時匯率換算約300億台幣),以致於每位災民的餐費補助只有新台幣5元左右、薪水加給只有新台幣30元左右。烏克蘭政府也承認,車諾比法落實程度從1996年的57%一路下滑到14%(參照下圖)。

烏克蘭政府出版的車諾比核災25年報告書指出,由於種種原因,車諾比法的落實程度一路下滑。

烏克蘭政府出版的車諾比核災25年報告書指出,由於種種原因,車諾比法的落實程度一路下滑。圖片來源:紀錄片「國家做了什麼補償?~車諾比法23年的軌跡」截圖。

面對這樣的窘境,對烏克蘭政府來說是非戰之罪。往昔還在蘇聯體制下時,原本中央(蘇維埃)政府預定投入103億盧布(在當時約7000億新台幣)救災,然而世界局勢丕變,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1991年8月、車諾比法制定後的半年,烏克蘭宣佈獨立,蘇聯也在同年12月解體,新的俄羅斯聯邦廢止這項援助,告知核災關連國家今後須自籌財源。而後歷經經濟危機、反政府革命,每下愈況,儘管新政府表示,會持續救助政策。

作為核災前例,烏克蘭經驗也影響到關於福島核災的看法。福島醫大教授山下俊一曾表示,烏克蘭補償預算壓迫到國家財政,導致全體國民受害,不希望日本如此。另一方面,在日本為奧運投入鉅額預算、大興土木之時,也有不少為福島感到不平的聲音,著名動畫導演宮崎駿便是一例,他不但拒絕為奧運製作影片,也在接受法國媒體訪問時明言,比起2020奧運,福島核災更值得全國投入資源

儘管有投入更多資源的呼聲,但〈311甲狀腺癌家屬會〉最關心的未成年人甲狀腺癌檢查(福島縣民健康調查)卻傳出可能縮小規模的消息。據日本各媒體報導,2016年8月25日,福島縣小兒科醫學會會長向福島縣府要求縮小檢查規模,理由包括「會讓縣民不安」、「過度診斷(不嚴重的病被提早發現反而不利)」等(在本系列〈上〉〈中〉篇已辯證過的爭議)。

白俄羅斯甲狀腺癌人數在車諾比核災前後十年的統計,小孩增加72倍餘,大人3倍左右。在家屬會的記者會上,一位公民記者暨廣島原爆災民指出,就像他們當初一樣,大人也該追蹤調查(來源:京都大學原子爐實驗所)。

白俄羅斯甲狀腺癌人數在車諾比核災前後十年的統計,小孩增加72倍餘,大人3倍左右。在家屬會的記者會上,一位公民記者暨廣島原爆災民指出,就像他們當初一樣,大人也該追蹤調查(來源:京都大學原子爐實驗所)。

2010~2013年日本東北地方甲狀腺癌手術數統計(不分大人小孩),在2011年後有增加傾向。(來源:放射能から子どもを守る企業と市民のネットワーク)

2010~2013年日本東北地方甲狀腺癌手術數統計(不分大人小孩),在2011年後有增加傾向。(來源:放射能から子どもを守る企業と市民のネットワーク)。

福島縣在心臟、腦血管等疾病方面的死亡率,災後2014年比災前2009年,超出全國平均更多。

福島縣在心臟、腦血管等疾病方面的死亡率,災後2014年比災前2009年,超出全國平均更多。

另一方面,家屬會則召開記者會,呼籲「檢查不但不該縮小,還應該擴大。」代表人河合弘之說,車諾比經驗顯示,災後4~5年病例將會激增,自然應該擴大;陳情書也寫到,之前有不少病例復發、移轉,或者必須治療,不像坊間傳言,是「容易治療的疾病」(參照前回醫師牛山元美說法),早期發現早期治療有其好處。事實上,去年2015年2月發表的福島縣健康檢查會議中間彙整報告也認為,既然有車諾比的前例,加上推測被曝劑量最高的兒童,理論上有可能增加罹癌風險,檢查有再充實的必要。

所謂擴大或者充實,意涵究竟為何呢?由於面向多端不易說明,但,不管是記者(就廣島原爆經驗)對家屬會的提問,或者福島縣醫師會副會長木田光一(於福島縣健康管理專家會議上)的發言,大體上可以說:目前針對核災的福島縣(甲狀腺癌)健檢,有三個面向:福島縣、甲狀腺癌、未成年人,相關數據只能建築在這個基礎之上,反過來說,縣外(他縣或避難到他縣的福島縣民)、甲狀腺癌之外的疾病、成年人等面向,則有程度不等的缺漏,未來如有需要進一步的了解與分析,檢查體制的完備不可或缺。

2013年5月8日,在日本眾議院震災復興特別委員會上,南相馬市立綜合病院副院長、廣島大學客座教授及川友好報告(中文字幕),在有限的數據採集狀況下,發現腦中風比率驚人地增加,「是非常可怕的數字。」(來源

※ 本單元大部份稿費,係作者往年於3~4月間,透過「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提案,向公眾募款而來,有興趣實際支持且需要在刊出時以mail寄送的,請聯絡作者(jethwai@gmail.com)加入讀者郵件群組。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