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環境卻「被失蹤」 挑動中國敏感神經的環保青年:劉曙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捍衛環境卻「被失蹤」 挑動中國敏感神經的環保青年:劉曙

建立於 2016/10/13
作者:董劍
編按:中國環保組織「湖南環保曙光」發起人劉曙11日忽然失蹤,消息在網路瘋狂流傳,由於中國在習近平上任主席後,公益圈逐漸被收攏,社會瀰漫著不安氣息;今天中午,根據一份流出的行政拘留決定書,劉曙因涉嫌「洩露反間諜工作的國家秘密」,違反《反間諜法》規定,被判予行拘10日的處罰。事發過程可參見本報轉載的新聞 〈披露污染資料 中國環保NGO負責人劉曙被捕〉本篇則轉載中國環境公益人董劍的文章,主要談劉曙及「湖南環保曙光」從2013年創辦後,從事土地和水污染檢驗及防治工作,如何撼動湖南群眾與環保部門。

劉曙是誰?

劉曙,湖北咸寧人,環保組織湖南曙光環保的理事長、發起人,90後公益人,所帶領的機構參與了湖南諸多環境污染問題的調查,是國內從事污染防治工作的一支銳利的先鋒力量,然而就在2016年的10月1日之後,她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突然失蹤了……

年紀輕輕,敢作敢為

在民間環保界,劉曙才算上是為數不多的我經歷相似的人,因為我們都是 90 後,都發起了一個環保組織,都敢於走到最危險的環境現場,面對最嚴重的環境問題,並成功地推動了多起污染問題的改善,因此在過去幾年,劉曙沒少和污染企業打交道。 

2013年環保專業畢業的劉曙和自己的幾個大學同學一起,創辦了環保組織長沙市曙光環保公益發展中心,創辦之前,劉曙在一家醫藥公司打工,收入還不錯,但是當她面對湘江水被重金屬污染、農田因污染而影響糧食安全、老百姓因飲用水污染而身患絕症時,她不忍心就這樣離開她熱愛的環保事業,所以年僅22歲的她拿出自己打工存下的2.6萬人民幣以及一些好友的資助,把曙光環保註冊了下來。

劉曙和曙光環保的90後年輕全職團隊。圖片來源:董劍

機構一註冊下來,劉曙便馬不停蹄的開始開展長株潭飲用水安全調查、土壤重金屬污染調查、鎘大米超標調查等一系列污染相關推動工作,為什麼機構一成立,就要去碰這麼敏感和嚴峻的環境問題,用她的話說「我們不是年輕和魯莽,有些事情必須去做、去說、去推動。」,你很難想像會把這些事和一個22歲的外表溫柔漂亮的小姑娘聯繫在一起。

艱難的環保公益創業

開展工作畢竟是要花錢的,而創業之初的劉曙並沒有太多資金來源,所以一開始,曙光環保的幾個同事沒有工資,辦公場所也很拘謹,租了一間 60 平米的房,客廳用四個電腦桌拼在一起變成辦公桌,供 6 個人辦公,而唯一的房間則是她們三個女生的起居室,房間裡也沒有空調,冬天實在太冷了,她們就買了一個小太陽圍在一起取暖。 

和資金困難相比,環境保護的工作的困難要大得多,2013年年初劉曙和同事高亮等一起,去湖南的一個村莊做調研,剛剛取完環境樣品,結果被企業發現, 6 、 7名工人把這個小姑娘團團圍住詢問身份,劉曙一時心急,想要推開他們,結果拉扯之下,把手腕扭傷,劇烈疼痛無奈之下,只得報警才得以離開。

2014年11月,劉曙和同事們走遍湖南多個村莊,取得了土壤及稻穀等164個樣品,進行了重金屬檢測,編制一份詳細的湘江重金屬污染調查報告,在當時組織的環保主題論壇上,她們披露了作為民間獨立調查的一些數據,其中有一處土壤重金屬超標715倍,引起了在會媒體的關注,因此一篇名為《湖南 湘江流域重金屬砷超標達 715 倍 》的新聞報導隨之而出,報導出來後,一下引發了軒然大波,很多媒體進行引用和關注,而這也給曙光環保帶來了成立以來的最大危機,湖南省環保廳立馬發來了正色厲聲的公函,指出調查數據不科學,並語氣中要取締組織。 

曙光環保高亮在進行重金屬污染調查取稻穀樣品。圖片來源:董劍

得知消息的劉曙終於忍不住大哭了起來,在報告的發布會上也邀請了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副院長劉陽生、北京科技大學教授姚俊等重金屬治理領域大師級人物作為顧問指導,並非環保廳口中的不科學不專業的數據。 當然事後,她們還是和環保廳達成了和解。

時任湖南省人大環資委監督處處長劉帥也認為「 他們調查得出的數據本身沒有問題,只是從不同身份來看,理解有所不同。」劉帥說,目前政府環保部門對環境監測採取的是網格式檢測,取樣不一定能完全反映當地情況,民間環保組織按區域集中採樣,恰好可以彌補官方採樣中的空缺部分,兩者互補可以形成較完善的數據庫。

湖南石門毒地

而 2014 年開始到 2016 年,曙光環保還在參與一件非常嚴重的環境傷害案件,那就是湖南石門雄黃礦的污染傷害村民健康問題。

2014 年過年期間,著名公益人士、免費午餐發起人鄧飛回到自己湖南老家的時候,意外得知在常德市石門縣白雲鄉有一個雄黃礦,因為常年採礦,環境設施簡陋,造成 8000 畝農田和 9 平方公里的水和土壤遭嚴重污染,而更為揪心的是,常年生活在礦區的退休工人以及村民因為污染導致身體砷中毒,皮膚長黑斑或者白斑,伴隨著痛、癢、全身無力等症狀,後期為潰爛,化膿,數以百計的人因砷中毒直接或間接死亡,還有幾百人仍然活在砷中毒的病痛中苦苦掙扎,隨時面臨死亡。 

曙光環保在湖南石門雄黃礦廢氣尾礦廠進行環境取樣。圖片來源:董劍

得知此消息後,鄧飛立馬組建了微信群,呼籲公眾關注,救救這裡的村民,而長期關注重金屬污染的曙光環保自然首當其沖地成為了此事的主導機構。

然而事情並她們想像的還要復雜,因為她們發現這里村民很多已經難以排砷治愈,所以她們首先通過網絡籌集了一筆錢用於治療減緩她們活著的痛苦,同時也在進一步推進政府環境修復工程的進展,希望能盡快恢復這裡的土壤和水,雖然她們也知道這對村民來說也是杯水車薪,在過年的2年裡,她們看到以往的村民因砷中毒一個有一個的死去,這給劉曙及她們團隊的伙伴帶來了不少的打擊,但劉曙始終沒放棄堅持跟進下去。

劉曙失蹤了?

說了這麼多,我再來講講劉曙失蹤的事情,但是這幾天開始,我就一直聯繫不上她,因為我們約好的十一之後要來北京找我一起聊聊工作的困境。

平時我給她發微信,她都是秒回,她也聲稱,她最佩服的人就是我, 但是這幾天我打她電話發微信都不回,她們機構的人也一直找不到她,這似乎是失蹤的前兆,我十分擔心,所以想請你幫我一起轉發這篇文章,讓更多人來一起尋劉曙!在這裡拜謝了!(編註:環資刊出本文時,已有相關資料表示,劉曙應是遭到中國政府拘留。)

劉曙。圖片來源:三小姐隱於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