墾丁陸蟹數量大減 環團疾呼架高道路、拒絕再「路殺」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墾丁陸蟹數量大減 環團疾呼架高道路、拒絕再「路殺」

建立於 2016/10/19
本報2016年10月19日屏東訊,特約記者李育琴報導

墾丁國家公園陸蟹族群數量逐年銳減,環保團體本週在交管護蟹行動結束後,發出呼救,「再不作為,我們將會損失全世界最寶貝的陸蟹資源!」

屏東環保聯盟理事長洪輝祥表示,10月15、16日環團配合墾管處蟹調作業,在台26線香蕉灣和砂島進行交管及護蟹宣導,現場觀察到的路蟹數量不到100隻,其中有兩成遭路殺。相較於過去幾年有上千隻的調查個數,墾丁國家公園內的陸蟹族群減少非常明顯,再不救恐怕回不去了! 

墾丁香蕉灣陸蟹遭路殺。圖片來源:屏東環保聯盟

同樣在台26線上的港口溪陸蟹棲地,15到18日正是林投蟹下海釋幼的高峰期,數年來持續進行港口蟹調的解說員古清芳也說,當地陸蟹數量減少相當多,而且每一年越來越少。

「路殺」是陸蟹數量減少最主要的原因,原本完整的棲地被台26線給剖開,古清芳說,社區志工平日就持續進行護蟹,近日高峰期更加派人手,但現場路殺太嚴重,林投蟹體型又小,就算被車壓過民眾也沒感覺、無所謂。「不管要如何救,趕快做!不然族群量一旦不穩定的話,就回不來了。」

珍貴陸蟹族群數量減少  「路殺」是主因

根據墾管處歷年的調查資料,8至10月是香蕉灣、砂島一帶陸蟹出沒的高峰期,2014、2015年各進行約8天的調查,路殺比分別有13.04%和22%。不過墾管處保育研究課承辦人員郭筱清指出,由於歷年調查統計的方式不同,近幾年只針對出現在馬路上的個體進行調查,因此路殺比看起來有升高的趨勢。

實際上陸蟹減少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因為交通量的變化,以及氣候變遷,像是今年颱風橫掃整個恆春半島,或是棲地水文受到人為影響等。不過,「陸蟹逐年減少是事實,因為每年的路殺會影響到後續整個族群的狀況,」郭筱清說明。

8~10月,是香蕉灣、砂島一帶陸蟹出沒的高峰期。圖為成群的抱卵奧氏後相手蟹。圖片來源:營建署墾管處。

建生態廊道可行? 墾管處今年進行試驗

環保團體認為,路殺已是明確事實,不能再忍受政府不作為。古清芳表示,港口社區持續三、四年調查,已把該區各種陸蟹的熱點和種類找出來,墾管處說要研究做生態廊道,但是一直都沒動作。

生態廊道是國外幫助陸蟹過馬路的方法,但是古清芳指出,即便是聖誕島的陸蟹生態廊道也不太成功,小型陸蟹根本不走廊道,做了廊道還必須搭配燈光引導。不管如何,他希望墾管處趕快做就是了。

對此,墾管處表示,今年預計要在港口溪一帶進行兩條生態廊道的試驗計畫,目前已經發包,等陸蟹繁殖期過了就會施作,但是生態廊道的效果如何,只能等下一次繁殖期才能進一步觀察。

每年只護蟹八至十天  環團:無法解決數量逐年減少問題

香蕉灣棲地的陸蟹以毛足圓軸蟹和印痕仿相手蟹居多,在5到10月間的傍晚,經常可見舉著雙螯、拳頭般大小的陸蟹媽媽急著過馬路。

洪輝祥表示,香蕉灣和砂島一帶的陸蟹熱點分散,且總類有40多種,墾管處只選擇明星物種出沒的高峰期進行調查,且天數只有八、九天並不夠,因為並非所有陸蟹都喜歡在月圓時下海釋幼。墾管處沒有出動志工進行調查的日子,陸蟹媽媽只能靠自己橫過四線道馬路。

另一方面,目前陸蟹數量越來越少,個體也越來越小,也就是說,族群中能當媽媽的越來越小,還沒成熟就要當媽媽產卵。即便下海釋幼成功,陸蟹寶寶從海中洄游時又如何橫過馬路回到棲地,更是沒有做調查研究。

辛苦邁向海邊的抱卵母蟹。攝影:蔡乙榮。

洪輝祥認為,以墾管處目前人為護蟹和交管的方式,無法改善陸蟹數量逐年減少的情況,環保團體早在三年前就提出希望把台26線的道路架高,以完整保護陸蟹棲地。

保護陸蟹完整棲地  環團將發起聯署

洪輝祥解釋,墾丁陸蟹種類多,沒有哪一種生態廊道能夠適合所有陸蟹,為了保護墾丁陸蟹的多樣性,讓42種陸蟹產卵和洄游都不受干擾,存活下來,公路架高是救陸蟹的第一個步驟,未來也希望同時檢討棲地內的農業利用和水源污染問題。他還表示,將發起保護陸蟹棲地的連署行動,訴求交通部和公路總局還給陸蟹完整的棲地,避免路殺造成珍貴的族群數量再也回不去。

香蕉灣是墾丁陸蟹保護區,四線道的台26線造成陸蟹下海釋幼困難,族群數量逐年減少。攝影:李育琴

墾管處則表示,道路架高的方案仍需評估其效益和負面影響,未來會先進行可行性研究。此外,也持續加強棲地保育,以及和社區合作來進行護蟹。對於環團將聯署發起保護陸蟹棲地的行動,墾管處也樂觀其成,希望讓更多人關注陸蟹保育。

洪輝祥強調,這條路如果沒有架高,墾丁要成為最珍貴的陸蟹保育或生態觀光區是不可能的。「過去為了便利而開路,危害了多少生靈,現在已經知道問題所在,就不能不作為,公路總局或交通部應負起改善責任,著手做出一條友善生態的公路。」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