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願望為名的神秘沼澤——平安池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以願望為名的神秘沼澤——平安池

建立於 2017/03/06
作者:雪羊

記憶中的沼澤,多是密生水草、水色深不見底、蚊蟲環繞、野鴨成群,腳踩進去就會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的低窪之境,座落在平原、淺山、河口附近。但其實,在台灣的深山之中,也藏著為數不少的沼澤,有著不同於湖泊的狂野面貌。

今天的主角,在台灣眾多高山湖泊中,是數一數二神秘的存在。這座湖泊所存在的位置,是不管從任何角度前往拜訪,都需要整整三天腳程,才能抵達的渺遠深山之中。沒有任何學術研究、沒有任何系統性的調查、更沒有太多的文獻描述,有的只是登山者們行經此地時,對這個安詳的大水池,所按下的幾次快門、與筆記本上的碳粉痕跡罷了。

平安池,之於凡塵,就是一個如此神秘的存在。要了解它,首先必須從它的地理位置說起,那是一個既危險又美麗的地方。

太魯閣巨蠍,左臂的祖母綠

平安池藏在太魯閣大山北方的稜線上,是重要的水源,猶如黑珍珠一般深邃。圖片來源:雪羊。

落入凡塵的天蠍:奇萊東稜

中央山脈北段最險峻的分支稜脈,往東延伸盤踞在太魯閣峽谷的南方,猶如巨人手中所持,直指向太平洋的劃天戟一般;又像落入凡塵的天蠍座,高舉著尖銳的尾巴、平展著一長一短的巨螯,四平八穩雄鎮靜謐的後山花蓮。他,是台灣百岳路線中,數一數二、與其他三條路線並稱「四大橫斷」的最高級路線之一:奇萊東稜。

奇萊東稜,一般而言,始於合歡山松雪樓後方的小徑,下到最低點黑水塘鞍部後,路線急轉直上,來到了行程中的最高點,天蠍座的尾巴,台灣最雄偉的10座大山之一:十峻,海拔3607公尺的奇萊北峰。台灣大眾,不管登山還是不登山,最耳熟能詳的除了玉山雪山合歡山,當非「黑色奇萊」莫屬。所謂黑色奇萊,指的就是奇萊北峰,然而,站上奇萊北峰之頂,視野好得令人出神,往東直達太平洋、往北展望雪山南湖、往南與玉山群峰遙遙相眺、腳下還有開發的千瘡百孔的清境農場,簡直是君臨天下的澎湃。

在奇萊北峰的東面,則是一望無際的箭竹大草原,以波浪的弧線往下翻滾,一直到森林出現擋住綿延的綠海為止,從森林邊緣抬頭一望,眼前朝陽刺眼的東方,有著三座巍峨的大山,那是奇萊東稜的代表:太魯閣大山、立霧主山與帕托魯山。

沿著草原一路往東走,箭竹越長越高,行進方式變成在箭竹中鑽行,時而突然開闊成一片草原,時而進入樹林之中與倒木、亂石奮鬥。月形池大草原、磐石中峰大草原與驚嘆號水池,這些名字是這一段路上,最讓人驚嘆的景色。尤其是磐石中峰,那草原簡直是築在天空之上的步道,一條筆直的山徑通往雲海的盡頭、夾道的綠色箭竹中雜亂長著金黃色的禾本科,那是會讓人忘記什麼叫「前進」的地方。太魯閣大山的日出、立霧主山的白色大理石宮殿與帕托魯山擁抱太平洋的視野,更是令人動容的美好。但在這些美麗的背後,登山者們要克服的是是連山羌都會被圍困其中的擋道箭竹海、有著致命危險的斷崖、磐石山後榨乾體力的十九連峰、柔腸寸斷崩壁處處的研海林道、等著吸血的七彩螞蝗,還有最難以承受的無形風險——缺水。

是的,奇萊東稜早年在活水源被探勘發現之前,一直是一條缺水的路線。缺水,聽起來不怎麼危險,但要是要進行一整天都沒半滴水喝、背著超過20公斤的大背包上上下下的行進、量大的足以讓你甩掉一兩斤的肉的運動呢?那可真不是什麼好玩的事了。一般來說,不離開山徑,奇萊東稜只有「兩個」穩定的水池,一個叫做「驚嘆號」水池,是個不折不扣的黑水塘,撈起來就是天然咖啡、水鹿會進去打滾的那種,濃濃的鹿騷味要你喝一次就叫不敢。另一個便是今天的主角:平安池。

墨黑卻如心願般澄澈的珍珠

平安池,位在奇萊東稜從合歡山進去,第四天的路程中,太魯閣大山與立霧主山兩座大岳相接的稜線鞍部上,那是深藏在危險境地的美麗。海拔2780公尺的平安池,是個被森林環抱的大沼澤,整整比翠池大上一倍有餘,水深未知,池畔密生箭竹、池底腐植質豐厚,比較符合我們對於「濕地」的想像,不像翠池與一般的高山湖泊那般,岩石鋪底好像造景一樣,但也因為海拔過高太冷的關係,並沒有水生植物生長其間。而因為周圍森林的有機質幾乎都會落到平安池中,在水底經過漫長歲月的分解,釋出了紅褐色的單寧,將池水調和成了今天深邃黝黑的模樣。池裡倒木橫陳,因為高山氣溫低、微生物活性也不若溫暖的平地,這些鐵杉倒木也不知道在此陳臥了多久,洗去了自己的顏色,成為了與黑色池水強烈對比的純白線條。

因為是稜線頂端的窪地,平安池並沒有肉眼可見的活水源、亦無泄水的出口,卻因為林蔭的庇佑得以終年不涸。雖然因為長久累積的腐植質單寧而呈現深褐色,但將池水以透明容器撈起,並不會像驚嘆號水池那種一般小黑水塘一樣呈現天然咖啡的模樣,將鼻子湊近一嗅,也不會有水鹿獨有的騷味,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草味。對一個缺水路線來說,這真的是一個不可多得、取之不盡的寶藏,也由於前段路程的凶險、後段路途的不可測,百年來在此取水的過客們,滿懷著感激的心情,將這個稜線上的無名水池,以共同的心願,向山神為它許了一個名字——「平安」。

太魯閣巨蠍左臂上的黑珍珠。攝影:黃鈺翔。

深邃的池水中飽含著有機質,卻也能映著藍天白雲,化作美麗的湛藍。圖片來源:雪羊。

經過三天半的操勞,當來到平安池畔時,有一片約雙人帳大小的茵茵草地,將大背包卸下,坐在橫躺的鐵杉樹幹上、看著寧靜的池水與映照期間的藍天享用午餐,那是多麼舒坦的一件事,彷彿能將前三天的疲憊都化作煙塵。

黑得發亮的池水映著青穹、白雲繾綣,平安池就是墜入凡塵的天蠍座——太魯閣巨蠍左臂上所鑲的黑珍珠,以其神秘的身姿,清麗脫俗的隱身於深野之中,卻又無比真實的哺育著每個路過的登山者、那些奔馳於此地的水鹿、山羊、黃鼠狼,與一切渴望甘霖的芸芸眾生,無私的賜予山中最可貴的心願:平安。

※ 本文與台灣濕地網同步刊登

作者

雪羊

臺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畢業。從22歲那年登上了玉山開始,深受山林感動,遂縱身躍入登山的世界中,至今已帶隊攀登超過50座百岳。希望透過攝影與文章,影響更多的人,讓台灣的美麗與故事得以深植在每一位島民的心中,帶著對自己歸屬的驕傲走出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