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碧恬:藻礁、珊瑚、能源與國家競爭力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李碧恬:藻礁、珊瑚、能源與國家競爭力

建立於 2017/06/28
作者:李碧恬(家庭主婦、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前理事)

過去這一個月來,桃園大潭藻礁面臨中油觀塘工業區(港)開發案衝擊的威脅,逐漸浮上檯面,成為環境保育與貫策小英總統2025非核減碳能源政策一個火車對撞的態勢。其中,藻礁生態豐不豐富、生物多不多、特有種珊瑚的發現與降級、以及替中油背書但卻在環評會議上豬羊變色生態學者。跳tone的國家整體發展說,更是焦點。

桃園藻礁的保育問題自從2007年中油在觀音海岸開膛剖肚,鋪設天然氣管線以來,雖有特生中心劉靜榆博士長期專業的調查研究支持,以及桃園在地環團大聲疾呼,卻一直得不到高層關愛的眼神。加上中油重金聘請國內權威的生態專家與學術團體,強力背書「大潭藻礁生態不好,可以犧牲」的論調,使得藻礁可以去犧牲並成就台灣能源政策的說法,幾乎成真。直到422地球日桃園環團面見小英總統之後,事情才稍有轉機,藻礁「油麻菜籽命」的真相也慢慢浮現。526的現勘、環團海洋日藻礁SOS、605的環差會議與626的延會,以及藻礁生態系零損失的論述,更讓許多觀塘開發案發背後的魔鬼一一現形。


有可能即將被觀塘工業港第一期工程判死刑的大潭藻礁。圖片來源:劉靜榆提供。

6/23桃園在地聯盟邀請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以及農委會特有生物中心兩位學者專家召開了記者會,公布在觀塘工業區基地發現到一級保育物種——柴山多杯孔珊瑚後,獲得了極多數媒體的青睞,爭相報導此一令人欣喜的好消息。面對此一重大的發現,先前以「生態狀況並不好,都是泥沙覆蓋,生物並不多」的台灣濕地學會林幸助特聘教授理事長的回應是「非常恭喜這個新發現」。但接著又搖身一變,成為能源與空污專家的身份給予建言。其實,大潭的生態豐不豐富,在過去數年參與過藻礁夜觀的朋友們都能很清楚感受到。個人曾在潮池中看到成群悠游的小石斑,身為家庭主婦的我在驚呼之餘,也感嘆重金屬太高不能食用。而看到疑似為細足頓額蟹時,也深覺真是太可愛了,怎麼會有螃蟹會像煮熟時一樣紅通通的呢?更不用說那常常看到的逹氏短槳蟹、以及多到四處亂爬的兇猛酋婦蟹了。就算是從一個不懂藻礁棲地生態系統,只有狹隘海鮮文化的主婦眼裡來看,也無法否認其豐富性。


大潭藻礁區發現的柴山多杯孔珊瑚。圖片來源:桃園在地聯盟。

而626當日以「中油顧問」身份進入會議強力背書的濕地學會陳章波監事,面對一級保育類瀕危柴山多杯孔珊瑚的出現,卻以幾近無俚頭的「降級說」來替開發案解套

一手透過桃園縣府拿取納稅人繳稅支付的上千萬委託案,一手高舉中油開發廠商的大刀,揮向藻礁,這種人格分裂的學會與學者所做出來的科學調查真的可信嗎?為何才涉入藻礁保育不到兩星期的學者可以馬上看到多杯孔珊瑚、未知名的章魚呢?

其實,為開發基地諮詢專家顧問之目的,不就是希望能在確實了解當地環境的狀態下,做出正確的判斷,決定後續採取的措施嗎?若都只以在大太陽底下、不對的季節、不對的時間所調查到的藻礁區樣貌來看,當然什麼也看不到。由此可見,中油所做的調查並未做一個完整的cycle,甚至是選擇性的在生物不喜出没的時間調查。說到這,也不免為中油的所託非人而替其感到可憐惋惜。

對於林理事長變身為能源專家的勇氣實感佩服,但是總令人有有一種馬穿短褲露出馬腳的困窘。筆者在拙作〈落伍的電力供給計劃如何前瞻:是否可以學學韓國和日本的「節電減核」計畫?〉一文中,已初探了國家競爭力的基礎,在此不再贅述。筆者要再次重申的是,環團從未阻止、反對讓大潭電廠承擔更多的責任(即使是這供給全國23.8%的電力規劃,明顯有國家安全的問題)。從一開始得知接收站的計劃時,就不斷地將基地現況告知當局,並給予建議,希望能找到更好的執行方案,例如:現今已使用多年,確定能穩定供氣給大潭電廠的輸氣管線,當初從動工到完成啟用也「只」花了一年多(台中到大潭管線約135公里。台灣用的船,每日最大鋪管速度為4公里。全世界最長的海底管線Nord Stream,俄羅斯經波羅的海到德國,全長1222公里,平行的兩條管線中,第一條管線費時6個月完工,第二條管線隔年完工。)若能在環團提醒建議之初,就開始舖設,我們早就有另一條管線可以備援,大潭電廠新增機組架設完成後,也立即可以使用。莫非是這種解決之道花的工程時間太少,所費工程金額太低,不值得去採用?而國家的競爭力就在這眜於事實的紛紛擾擾當中不斷消逝。

身為一個媽媽與家庭主婦,我們希望如大潭藻礁這樣珍貴的、世界級的生態系能夠健康存在;不僅是我們這一代,也希望世世代代的未來,都能享受藻礁提供給我們各種的生態服務功能。同時,除了希望我們的環境能受到保護,更希望在能源和國家競爭力的政策更透明、更實際,給予我們真正永續好生活的期待。